[嘮叨Time]

真是好久好久沒有發文了啊!大家有想我嗎??

雖然...我好像也沒有消失很久就是了XDD

如果大家會擔心我這麼混自毀前程的話,那就先和大家說,其實我真的有在讀書啦!只是堅持不走偏激的讀書方式,那樣實在不適合我-3-

更何況,我怕大家太久沒看我發文會忘記我呀QQ

然後我會考前的發文應該都會像這樣,一次把累積的稿發上來(因為我是用手機寫文,但發文要用電腦,須要通過申請)

而且因為我已經封小說了,所以應該短期內不會有心得文~(電影也是,除非我抗爭取得去看分歧者的機會,不過希望渺茫...尤其我一段考好爛.....)

And...會考後最大的計劃就是要瘋狂啃小說,還有來寫心得文,

主文索拉菲還是會持續更新,而且我說過吧,我會考後要來寫迷霧同人!!!

名字我已經想好囉,叫做[血色天金]

各位期待嗎?我自己是好興奮啊XDD

有迷霧迷猜到我要寫誰的故事了嗎?想想看吧,應該是不難猜喔(以大家對我的初步認識,還有名字透露的線索~)

你們想想看吧,答案就公布在第二章(也就是我這次發文的最後一篇)裡面囉~~

那既然我這麼久才發一次文,搶到頭香得要來特別稱讚一下

如果搶到這三篇任何一篇的頭香,真理女神就會賜予你絕佳的考運喔!!(?!

好啦我考生思維發作XD希望搶到頭香的,如果是考生,都能考出超好的成績!!

如果不需要考運的...那就祝你擁有超多超多的好運!

那現在就...進入主文唄~希望改版後不會讓大家失望囉><

 

----索拉菲王國407年----

 

  「墜落,從天空墜落,妳溫柔的道別,送走我破爛的身軀。」

  「墜落,在風中墜落,妳溫柔的撫觸,留戀我溫熱的鮮血。」

  「墜落,朝地面墜落,妳溫柔的懷抱,承諾我最支離破碎的死亡。」

  「死去,兌現妳醜陋的背叛。」

 

  「這首詩有點讓人毛骨悚然,黎忒。」瑟緹爾隨性地坐在窗邊的沙發扶手上,斜倚著她那一派優雅且博學多聞的姐姐。她和其他姐妹一起窩在溫暖的書房裡,壁爐已經燃起,驅走初冬的寒意。房間裡一群年紀最大也不過十一歲的女孩正悠閒地打發晚餐前的空閒,窗外的夕陽已經接近地平線,為一整片的壇石屋子染上一層美麗的紅暈。

  從窗戶俯瞰下去的那座美麗城市,是索拉菲王國的王城,巴倫巴爾。瑟緹爾滿心歡喜地享受一天之中她最愛的時光,溫馨的石造城市和她所處的書房一樣,都充滿了家的味道。其他姐姐們各自在書房裡做著自己的事,美麗的菈亞正坐在一架白鋼琴前,快速舞動的手指奏出一串串華麗的音符。還有總是活潑大膽的夏,她正在和瑟緹爾的雙胞胎妹妹,艾絲特,一起逗弄著一隻灰色小狼。瑟緹爾望著夏和艾絲特快樂的神情,感覺一絲絲渴望想要離開讓人窒息的文字,放縱地和她們一起玩樂。

  但是她不能夠這麼做,至少,在她滿心欽佩的姐姐面前不行。太丟臉了,她早就不是小孩子,她必須證明自己的成熟和聰明,雖然小瑟緹爾超齡的記憶力早已在皇宮裡聲名大噪。

  「是誰背叛了詩中的主角?」她思考過後問道。

  「這個嘛,詩的有趣之處就在於此。」黎忒說道,露出一抹微笑。她的舉手投足總是百分之百地優雅迷人,是所有貴族小姐望塵莫及的典範。「作者在寫作時,並不一定是寫出一個有主角的故事,而是在表達一種情緒或境遇。因此主角可能是任何人——作者本身,作者身邊的某個人,也說不定會是讀詩的人。而這首詩提到的——啊,抱歉。我又開始滔滔不絕了,這些事要等你年紀大一些才能瞭解。」

  瑟緹爾的臉微微泛紅,不明白黎忒是怎麼發現她的精神已經開始恍惚。「我現在就可以瞭解。」她不服輸地說道。

  「妳才五歲,瑟緹爾。」黎忒含笑看著這個倔強的紅髮女孩。「這個年紀的孩子適合童話故事,不是這種艱澀的文學。」

  「我才不要聽童話故事——」

  「我要!」艾絲特蹦蹦跳跳地離開小狗,靠向黎忒和瑟緹爾的沙發,眼睛閃閃發亮,明亮的金髮在她身後彈跳。「我要聽童話故事!」

  「好,」黎忒說道。「夏和菈亞也要聽嗎?」

  「才不要,」夏吐著舌頭說道。「艾絲特妳這個叛徒!約瑟夫明明就比那些童話故事有趣多了!」

  正在彈琴的菈亞則是以一副不屑的眼神瞟了其他姐妹一眼,黎忒無所謂地聳聳肩,直接開始給身旁一對忠實的雙胞胎聽眾講起故事。

  「很久以前,在諸神合力創造出世界時,世界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生命。那是一個美麗與醜陋並存,感性和理性共生的世界。然而,諸神之王——掌管真理的女神瑪瑟,認為這個世界可以更好。於是創造了人類,來替諸神修飾這個世界,使其更加美好。」

  「沒有想到,人類來到世界後,被權力和利益誘惑,開始不擇手段地掠奪一切資源。他們選擇用理性主義掌控世界,而不是與世界眾生共存;他們為了圖謀更勝諸神的力量,排放毒氣,引發核戰,把世界變得醜陋不堪。」

  「世界進入了黑色紀元。」黎忒的聲音低沉而危險。

  「那是禁忌的時代。」瑟緹爾嚴肅地跟著低語,早在不知不覺中被故事吸引。

  黎忒點了點頭,「於是,諸神再也看不下去,祂們降下瘟疫,並冰凍這個世界。世上的所有生命都被毀滅。不過,仁慈的生命女神不願諸神一手創造的世界如此死氣沉沉,便請求其他神再給這個世界一次機會。

  「因此,新的紀元展開。人們學會尊重諸神,並且,在放棄愚蠢的理性主義後,他們發現了世上有另一種更強大的力量——」

  「『——魔法,只存在於美麗之處的力量。只要有美存在的地方,魔法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菈亞用傲慢的語氣接完故事結尾。「夠了吧,黎忒,妳到底是怎麼通過初級魔法測驗的?這些騙小孩的東西也講得出來。魔法才不是因美而存在,它是由魔法師觸動情緒引發的,美麗事物只不過是轉換力量的介質而已。我可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說那些那些可笑的謊言。」

  「對對對,」黎忒說道,皺起眉頭。「妳永遠都博學多聞,是最成熟的大人。太了不起了。」

  然而她旋即低聲以菈亞聽不見的音量低喃,「真的是一個很了不起的花瓶。」

  瑟緹爾聞言露出一抹淘氣的笑容,然而她的雙胞胎妹妹顯然沒有姐姐一半的語言造詣。

  「花瓶是什麼?」艾絲特大聲地問道。

  「花瓶?」菈亞瞇起那雙美麗的寶藍色眼眸。「那是什麼意思?妳在罵我嗎?黎忒?」

  黎忒無奈地翻翻白眼,趕緊岔開話題,「別管這個了,我們親愛的大姐跑去哪?怎麼沒有把夏抓去練劍?」

  「蒂亞說今天想要自己練。」夏說道,談起她們那武藝高強的大姐,眼神露出仰慕之色。「因為有秘密絕招,等練成了才能教我。」

  「秘密絕招?」菈亞噗哧一笑,離開鋼琴加入其他姐妹。「我看她是沒有把握,害怕在妳面前出糗吧。」

  「身為王室繼承人,妳得學習講話時別那麼刻薄。」黎忒說道。

  「就是說啊,」夏狠狠地瞪著這個膽敢瞧不起她心目中的偶像的傢伙。「要不然和我比一場劍,看看妳有多少能耐?」

  「我對那種打打殺殺的事情沒興趣。」菈亞兩手插在纖細的腰上,依舊傲慢地說道。「那種人的下場通常都是死在前線。」

  「但是純粹練習騎馬和劍術,好像也很好玩呢。」瑟緹爾若有所思地說道,她一直很想試試除了讀書和扮演優雅之外的活動,可惜大家總是期望看到她乖巧地學習、背書。期待有時是一種很沉重的負擔。

  黎忒嘆了口氣,「怎麼我們姐妹都老是喜歡往外跑?連小莉莉也是一樣,才三歲就把整座皇宮的密道機關摸透,我最近越來越難找到她了。」提到她們頑皮可愛的小妹, 瑟緹爾和其他姐妹都笑了,連菈亞也難得沒有說出什麼尖酸刻薄的話。

  「妳該開始找她了,黎忒。否則會趕不上晚餐時間。」夏提醒道,雖然黎忒不是姐妹中排行最大的,卻總是必須負責保母的工作。然而就當黎忒不甘願地起身時——

  一聲恐懼淒厲的慘叫貫穿所有人的耳膜,似乎來自和她們同一樓層的不遠處。

  驚嚇感化作實體,在書房裡掀起一陣微弱的風。那是黎忒和菈亞的情緒被脖子上的壇石項鍊轉換成魔法能,然而她們已經是初級魔法師,很快便能控制住情緒,熄滅魔法。

  瑟緹爾很羨慕她們可以配戴魔法師的壇石項鍊,魔法師必須要學會非常精細的情緒控制技巧。然而她知道,很快地,她就會替自己爭取到使用魔法的權利。

  「那是什麼聲音?」夏警覺地問道。

  「不知道,可是有點讓人毛骨悚然。」瑟緹爾回答。

  「看在諸神的份上,」黎忒皺眉說道。「希望別出什麼事才好。」

  「我去看看好了。」夏大膽地走向門口。瑟緹爾突然感覺某種奇特的情緒在牽引著她,要她拋下乖乖牌的束縛,跟著夏去一探究竟。

  反正不是什麼大事,她心想。如果無時無刻都當個謹守規矩的貴族仕女,我會變成一個無聊的書呆子的。

  「我也要去。」她從沙發扶手上跳下,跟著夏走出溫暖的書房。

  「隨便妳,」夏不以為然地瞥了她一眼。「但妳得跟得上我的腳步。」語畢,她拉上背後斗篷的兜帽,跑向剛剛尖叫聲傳來的方向。

  瑟緹爾趕緊跨大步奔跑,費力地跟上去。看著前方的夏以靈活流暢的步伐跑著,瑟緹爾不禁有些後悔自己平時花太多時間坐在書桌前讀書了。

  她們來到一座螺旋梯旁,這裡聚集了一群僕人,焦急害怕的低語散播在空氣中,人人都擔心地望著螺旋梯頂端。

  夏總算在人群外頭停下腳步,瑟緹爾氣喘吁吁地揉著胸口。她觀察僕人們擔憂的表情,突然有點好奇要是這些人都擁有魔法血統會發生怎麼樣的後果,各式各樣的魔法大概會一天到晚都在空中亂竄吧。這也是為什麼魔法能力只有貴族才行擁有,平民則只能使用儲存了魔法能的壇礫石提供生活所需動力。要是魔法能力泛濫,整個世界肯定會陷入混亂。

  「這是通往空中花園的樓梯,」夏說道。「所以僕人們才聚在這不敢上去。走吧,我們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夏牽起瑟緹爾的手,毫不遲疑地撥開人群往螺旋梯走去。

  空中花園是女王,瑟緹爾和其他姐妹們親愛的母親親手設計的。這座花園呈圓形,懸在整座城堡上方,周圍六條階梯連向圍繞著城堡的六座高塔。另外還有一座細細的螺旋梯,從花園中心的涼亭往下,通往城堡的頂樓,也就是她們眼前的這一座。

  按常理來說,這樣脆弱的支撐應該會導致整座花園掉下來砸毀城堡,它之所以能夠保持在半空中,靠的是全國最優秀的建築師們施了一個個經過精密計算組合的魔咒,在花園周圍設置盈滿能量的壇石浮雕,才把整個花園撐起來。而花園裡頭則充滿奇花異草和各式各樣的華麗裝飾,傳說中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在人民的口耳相傳中,這裡是個充滿魔法的奇蹟之地。

  但在瑟緹爾和其他姐妹眼中,這裡只是個精緻美麗的遊樂場。

  這時,王城護衛隊的隊長,斯坦·奈利凱從上面狂奔而下,他那張佈滿灰白鬍鬚的臉刻滿了驚慌焦急。

  夏立刻攔住了他。

  「發生什麼事?」她邊問邊拉開兜帽,露出臉來。

  「哪個混帳連我都敢……噢!對不起,小姐,小的一時沒看清楚,請小姐恕罪。」護衛隊長慌張的單膝跪下行禮。

  「沒關係,快告訴我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這……唉……」他盯著地上,吞吞吐吐的吐出這段話,眼裡盡是愧疚。「有人從花園……墜樓……墜樓身亡……。」

  瑟緹爾皺起眉頭,這樣的表情在她臉上顯得太過成熟。

  「怎麼可能?花園周遭不是都有保護咒語嗎?而且七個入口都有護衛嚴加看守,怎麼還會發生這種事?有護衛看到誰進去裡面嗎?」她連珠砲似地問道。

  空中花園是整個城堡最安全的地方。裡面放滿了奇珍異寶,因此有護衛全天看守,而且周圍防止墜樓的保護咒都有定期強化。發生了這樣的事,瑟緹爾很懷疑會是單純的失足墜樓。

  「除了莉莉小姐,今天沒有任何人進過花園。」奈利凱回答。

  「這怎麼可能……」夏喃喃道,然後突然睜大眼睛。「等等,你剛剛說——莉莉——不對,你剛剛說什麼?」

  夏緊抓著依舊保持行禮姿勢的奈利凱,胸口激烈地起伏。

  瑟緹爾感覺恐懼竄過全身,明白夏想到了什麼,她緊張地吞下一口口水,不願意相信這種可能性。

  不會的,不會是莉莉的。

  「小的真的很抱歉,小姐。都是小的的錯,小的願以死謝罪!」奈利凱的頭愈壓愈低,額頭幾乎要碰到地面。瑟緹爾感覺一陣不真實的恐懼瞬間纏繞上背脊,膝蓋不斷顫抖。

  怎麼可能?不會的,不會是莉莉。不可能是她,怎麼會有人想要陷害這麼小的孩子?

  瑟緹爾很懷疑,遇到這種情況時,再善於控制情緒的魔法師還會有任何辦法控制住那股如潮水般洶湧的恐懼。

  身旁的夏渾身一僵,然後跌跌撞撞地離開奈利凱身旁,瑟緹爾看見她毫無血色的臉龐。

  「莉莉……」夏喃喃道。

  然後,如夢初醒般,夏猛然睜大雙眼,直直瞪著瑟緹爾。「——莉莉!」

  無須再多說什麼,她們兩人同時拔腿狂奔。衝向往下的樓梯,像是沒命般瘋狂地奔跑。

  「小姐們——」奈利凱追了上來,抓住跑在後面的瑟緹爾,她猛力掙扎。

  夏迅速轉身,怒瞪著王城護衛隊長吼道:「放開她!都是你,都是因為你還有你那些沒用的部下,莉莉才會…才會發生這種事的,都是你!」

  奈利凱已經略微蒼老的臉龐突然被自責給填滿。瑟緹爾感覺到一絲絲的抱歉,他是很負責的好人,莉莉發生了任何事都絕對不是他的錯。然而看到夏這樣把怒氣發洩在他身上,竟讓她也得到了一絲絲的快感。

  奈利凱無力地放開了瑟緹爾,她和夏繼續拚命奔下樓梯,下了一層又一層,雙腿很快便麻木得失去了感覺。

  她奔跑。腦袋嗡嗡作響。

  她奔跑。鬧中閃過莉莉的身影。

  她奔跑。莉莉大笑,稚嫩的小臉天真快樂,我們姐妹們跟著她一起大笑。

  她奔跑。莉莉看著鏡中自己一頭濃密的紅髮,再看看瑟緹爾的頭髮,用尖細的聲音對她說道:「一樣?瑟緹爾姐姐?紅?一樣?」

  她奔跑。熟睡中的莉莉突然翻身,太靠近床緣了。瑟緹爾感覺喉嚨猛然緊縮——小心!

  她奔跑。伸手想抓住她——太遲了。莉莉墜落。

  她狂奔。

 

  似乎過了好久,她們才終於到達一樓。大門外的廣場已經聚集了一圈厚厚的人牆,夏牽起瑟緹爾的手,一起走上前去。

  「夏,不要。」人群中的一個黑髮男孩抓住夏,一身街頭打扮,不像是會出現在皇宮廣場的人。瑟緹爾認出他是夏的竊賊朋友之一。

  「讓我過去,雷恩。」夏平靜地說道,然而瑟緹爾從未見過她散發出如此恐怖的氣息。

  「相信我,夏。妳過去的話——噢!」街頭男孩驚訝地瞪大眼,不可置信地按著肚子上被夏揍了一拳的地方,痛苦地跪倒在地。

  「夏!」瑟緹爾忍不住驚叫。

  然而夏沒有猶豫片刻,再度拉起瑟緹爾的手往人群中央移動。

  接著她們就看到了。

  莉莉。

  她的屍體。

  雪地裡一片慘不忍睹的血紅,刺痛了瑟緹爾的眼睛。莉莉嬌小的身軀呈現詭異的姿勢,脖子歪成不自然的角度。

  不會的,不可能的。一定有什麼事搞錯了,這不可能是莉莉。瑟緹爾茫然地心想。

  然而那頭和血液融為一體的鮮豔紅髮,和張得大大的藍色眼眸,再再證明她就是她們曾經活蹦亂跳的活潑小妹。

  夏蹲在一旁,開始乾嘔。

  然而瑟緹爾沒有感覺到任何悲痛或害怕,還沒有。她仍然不能完全相信眼前所見。

  她想起了黎忒方才唸的那首詩。

  「墜落,從天空墜落,妳溫柔的道別,送走我破爛的身軀。」

  「墜落,在風中墜落,妳溫柔的撫觸,留戀我溫熱的鮮血。」

  「墜落,朝地面墜落,妳溫柔的懷抱,承諾我最支離破碎的死亡。」

  「死去,兌現妳醜陋的背叛。」

  是誰背叛了妳,莉莉?瑟緹爾心想。她不確定為什麼自己那麼肯定莉莉是被謀殺的,她就是知道。

  然而,還是好難相信……

  她走向面前可怕的屍體,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觸碰莉莉那如身旁的雪一般冰冷的臉頰。

  終於,一陣強烈的痛楚襲向瑟緹爾。她悲痛地蹲在莉莉身旁,痛苦萬分地意識到眼前的小妹,她唯一的妹妹,已經死了。再也不在了。

  她的眼前一黑,周遭的世界瞬間陷入黑暗。她感覺自己像莉莉一樣正在墜落、墜落、

  墜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Winnie
  • 真的是太棒了!
    頭香~等等去搶另外的頭香~
  • 天啊我好感動!!
    沒想到頭香這麼快就出現了QQ
    不過Winnie不留一點機會給其他人嗎?XD
    其實你搶到第一篇真的讓我很感動ˊˇˋ

    k.n.麵 於 2014/03/28 17:32 回覆

  • Winnie
  • 哈哈邪惡的我會這麼做嗎...
    都朋友計較什麼啊!
    話說我有加你臉書喔!前幾天~
  • 太邪惡了!沒想到你的本性是這樣XDD
    哦~所以原來張**是妳!
    我那時就覺得這名字有看過,應該是痞客邦的朋友ˊˇˋ
    不過……你是怎麼知道那是我的啊??

    k.n.麵 於 2014/03/28 17:39 回覆

  • Esme
  • fuck我太晚來了
    不能這樣算....我剛剛在打小說!!!
    (什麼時候我會在乎頭香了==
    拜託喔~~沒有人會忘記你啦!
    反倒是我自己那邊死氣沉沉0.0

    抱歉今天無法好好讀你的文章....因為我的眼壓已經到達上限了
    所以等我的影印稿吧(啊你是什麼時候要定稿???
    每次要寫新小說都很興奮齁!!!我也是!!
    但是PO完文都會很怕讀者不喜歡XDD
    有時候還是需要一點點自信啊!!(一再強調?!
    啊咧咧~~說到小說啊
    我有推薦你的小說給我同學....
    但是他說太長了不方便看(其實他根本超懶==
    所以小小建議就是....出版~~!
  • 哈哈沒有關係,
    I know, I know,你的Esme style是志在留言不在頭香的ˊˇˋ
    可是我覺得你的讀者群比較穩定啊~(應該是因為你發文比較穩定

    這個版本就是定稿了吧,我自己寫得蠻穩的
    我說要寄給你啦,等下次的信我一起寄去好了?
    沒錯!真的就是這種感覺
    希望不要寫到後來自己崩壞才好@@(同人最悲劇的狀況
    自信嘛,你等我,等到會考完我來當你的行銷顧問
    來想想怎麼推廣你那浪漫美好的小說(我很認真--+

    好吧,既然你一直和我提這件事……
    其實出版呢……我當然也想啊,那是一種夢想的境界
    可是你看看臺灣的出版業,要嘛是正統翻譯小說,要嘛是輕小說
    我們這種仿歐美的風格……沒什麼立足之地
    再來就是,如果要出版,就不能公開放上來了吧
    沒有大家的留言建議,我覺得我會撐不到最後啊QQ
    所以我真的覺得,還是先磨練自己的寫作技巧吧QWQ

    k.n.麵 於 2014/03/28 18:05 回覆

  • Esme
  • 我志在留言又臭又長的廢話XD
    我的讀者群比較穩定....有嗎?
    哈哈~~不過說真的啦
    不到10個人還要不穩定那我就真的死料料阿~!

    確定定稿了齁!!
    那我來幫你推薦囉~!!
    然後假日我也要來好好回信了!(雖然我有一大堆課業進度要趕==
    同人誌的定義到底是甚麼啊??之前有聽聞過..
    但是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你要當我的行銷顧問啊!!
    真是太好了!因為我自己也覺得身旁沒有什麼喜歡看這種小說的人?!
    我浪漫美好的小說~~所以《惡魔之眼》我應該來突破一下囉?!

    我是自己也很希望出版啦
    我有去找過出版社的訊息
    其實它們有些都有接受以公布的小說
    所以我想要把某一部作品全部完成後再去投稿
    當然我自己也有"暗砍"(台語)一些作品(其實only one..
    然後...我其實也很怕他們不能接受我們的作品風格
    不過說真的....我自己也在世是台灣本土的了
    我還是好好的去寫作吧~打算去投稿散文XD
    我才剛投稿學校的應中文學比賽-散文類的
    但我想應該沒什麼機會得名@@
  • 哈哈又臭又長?!不過你留言的篇幅都很有誠意是真的ˊˇˋ
    Well你看我這麼認真一次發三篇文,也只有你和Winnie發現而已@@
    你要不要跟我打賭,這個週末過完我的文都不會再有其他人留言了XDD(詛咒自己的意思?!

    呵呵謝謝你啦
    我想到明天要進入悲慘週間就好想撞牆……
    課業真的是………陰魂不散
    同人文就是,
    用現有小說的背景設定、世界設定,還有人物設定
    去寫讀者自己想像的情節
    有些是完全改掉原作的故事情節
    有些是原作沒有交代清楚的部分讀者自己想像(我打算寫的就是這種)
    還有些是一些角色保留,然後再自己添加自創的角色
    也有可能是只用世界觀設定,角色全部自創的
    總之就是讀者自己滿足想像寫的文,自由度很高
    通常規模大、配角多的故事比較好寫同人,因為讀者有很多可以自行腦補的空間
    像哈利波特、飢餓遊戲的同人文都蠻多的
    但其實我覺得要寫得好很困難,因為是寫自己的腦補,有時候情節會太過完美,或是為了滿足同人創作者的希望而改變原角色性格,導致角色崩壞==
    所以……希望我寫出來不會是這種的囉@@

    拜託告訴你我多才多藝(←我們好像都不太有謙虛這種美德?
    編輯還是行銷還是美工都Ok儘管交給我--+
    不過我身邊也不太有看這種小說的,而且也都沒有在用部落格@@
    So…我的想法是在網路上推廣
    只是初步概念,希望讓更多愛小說的人有機會發現大家優秀的作品
    Anyway,等我想好計畫了會再找你討論,如果要分享也會先爭取你同意的^^b
    惡魔之眼完全就是在突破你之前的風格啊
    多寫多練習,總會有寫出神作的一天(聽說迷霧的作者在出版第一本小說前,其實自己寫過了13本小說呢!!)

    這樣子呀0.0
    不過臺灣的閱讀市場真是很小
    我昨天去找過各個出版社的主要徵稿類型
    他*的@?$&#,言情、耽美(這啥鬼我完全不懂==)、BL!
    真的是……氣到快吐血
    明明也有出版翻譯小說的出版社,在國內徵稿偏偏就是只徵輕小說
    現在是…?!誰說臺灣人就只能寫輕小說啊
    而且字數限制也是,再再證明了臺灣讀者的口味就是偏向字少、簡單、看起來無負擔
    十萬字……我一章都大概8000,只能寫十幾章我還要怎麼混下去…?(絕望
    不行啊,這樣臺灣的年輕人閱讀能力真的會退步,出版社都一直出這種小說OAO
    真的很明顯的感覺到班上同學普遍都不愛閱讀…希望年齡增長可以解決這樣的狀況

    散文也很棒,很適合你這樣感情豐沛的人啊
    要對自己有信心點!= ]
    雖說我好像每次投這種短文的都會槓龜…@@
    不過你比我擅長這種的,一定沒有問題啦=)))

    k.n.麵 於 2014/03/30 09:19 回覆

  • 悄悄話
  • Esme
  • 再度開啟我的記事本模式XD
    下次記得通知一下才不會有遺珠之憾(遺珠是..?
    壓力應該是還好...我想其實也不是每個人看到都一定會來@@
    所以說啦@@一切隨緣

    唉我要深呼吸...吐氣
    怎麼最近整個人好無勁又嚴肅
    明明我應該要很high..壓力大啊
    學業真的很絆腳,想要玩可是卻又怕被當
    一被當我暑假就甭玩了QAQ

    欸我其實也很謙虛ㄟ
    只是有時候人一興奮就胡言亂語了
    別別別擔心!!!
    而且我的patch其實也不是什麼乖乖男
    (身受骸骨的傑斯吸引..原來我喜歡的都是壞壞男孩-自虐==
    我現在要限定我的休閒娛樂就是寫信寫明信片XD
    所以我就可以擺脫智慧型手機的方便了^^
    手機真的會扼殺人類的生活
    你放心我待會用完電腦去讀書就可以開始寫信了
    其實我也是很期待你的回信的!!

    我現在就很認真的在看一些生活雜誌
    看看那些旅遊文學是怎麼寫的
    然後還有一些小文章、社會議題...
    感覺都很有趣喔!!我也希望我的名字有朝一日能出現在那些專欄裡-////-
    工作結合興趣不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嗎XD
    所以我在尋找出路中.....

    我的小說有時候隨興到你們讓我很緊張
    因為我真的快把他當成日記在寫了
    可是你們的都好脫俗!!!真的完全就是"小說"啊!
    我最近也看到一些讓我哭的小文章QQ
    (其實光是我找不到我的"Ear"我也流淚了
    是有關於同性戀議題的(本人我是高舉彩虹旗的一方
    然後我之前好像有閃過一個會讓你哭的靈感..但我忘了@@
  • 哈哈好啦,不過我覺得,字數真的會影響大家看文的意願
    你看那篇重口味就很多人留言欸XD
    所以我可能真的太虐待大家的眼睛了

    這種時候最討厭了,壓力大脾氣就會很糟糕,很煩躁@@
    我這種時候完全都是低氣壓狀態,而且加上我又不是很會控制自己的脾氣,所以我身邊的朋友都超偉大的一直在容忍我~
    無論如何都要相信,負面情緒總有一天會離開我們的!!
    不可以讓小事情影響自己太久哦!
    課業就是要努力自制了,要逼自己讀書
    不然後果都很慘重(我現在只希望自己不要淪落到去考特招-.-”)

    哈哈是嗎?!所以自戀的只有我嗎??
    不過我對待剛認識的人也是非常謙虛的,至於熟人可就………AWA
    所以當我的朋友要練就一身高超的翻白眼+吐嘈技術,否則會活活被我氣死XDD
    壞壞男呀,我不太有興趣-3-(有人問你嗎?!)
    我喜歡強者,一種英雄相惜的對等相處模式(天啊這句話說出來連我自己都覺得好欠扁OAO)
    我得說你超有毅力的,我每次想戒網路都失敗,還是會趁空閒偷偷上線
    不過反正有把該做的事做好,應該就可以了吧ˊˇˋ

    嗯嗯,加油哦!我覺得你非常有靠這一行吃飯的機會
    又會寫散文而且感情又那麼豐沛~
    我自己的話,倒覺得不一定要以寫作維生
    第一是因為不確定自己有那個能耐,第二是因為我的興趣其實蠻廣泛的,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嘗試XD
    只希望以後的工作是能夠帶著我見見世面的><

    其實隨性沒有不好啊,這樣比較能讓靈感自由飛翔~
    不過我覺得,除非是像你靈感那麼多的人,否則隨性的想到什麼寫什麼很容易會半途而廢
    因為到後面故事常常會不受控制,掰不到結尾(我有看過不少斷尾故事就是因為這樣)
    But,你可是堂堂浪漫天后,靈感之神的化身欸!真的很少看到靈感這麼多的人XD
    完全藝術家風範!

    哈哈那你再重想吧XD
    我期待你讓我哭的一天哦~
    我發現雖然我看小說哭點很高,在人前也都不會輕易哭
    可是我的“想哭點”很低欸!
    常常遇到一些小挫折就覺得很想哭,抗壓性太差QQ
    不過好在我的自制力還好,不然我就要變成愛哭鬼了
    而且我的恢復力也不錯,所以才說是樂天派小毛頭啊XDD

    k.n.麵 於 2014/04/10 17:11 回覆

  • smilin★
  • 哈囉我來拜訪妳了~!!
    因為有點久沒有看這樣的小說(西洋類型的)所以我適應了一下...
    然後加上前面的姐妹們搞得我有點頭昏...
    不過還好還是有抓回來並且搞懂了!!

    哇賽好厲害!!!描述的好細緻,我彷彿可以感受到那些姐妹們相處模式
    好像可以感受到她們的親密、鬥嘴,甚至是部分角色的樣貌和特質
    很佩服妳的故事結構和劇情˙ ˙
    可能明天才會看真正的第一章和第二章
    很期待!!!
  • 哈囉,好高興你來=D
    還好你有搞懂(拭淚),我這部小說在改版前大家好像都說很難懂
    希望現在有好一點呀QAQ

    謝謝你稱讚!我好開心耶>//<
    親密……這只限這一篇而已喔0.0
    序之後就非常可怕了,你可能會覺得有點反差哦
    再次感謝你的捧場呀(鞠躬
    我會等你的~(是說…看完眼睛可能會很累…拜託不要罵我XD

    k.n.麵 於 2014/04/13 16:25 回覆

  • Ariadne
  • 覺得厲害!

    偷看上面的留言
    現在翻譯小說市佔率很高啊 輕小說怎麼會比的過
    我從小都是看這種小說長大的啊
  • 太謝謝你了!!!

    是嗎?可能是現在國中屁孩還是比較愛看輕小說吧?
    我們學校就是這樣子-3-

    k.n.麵 於 2014/06/07 1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