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圓形的強大保護咒擋住了風雨,卻沒擋下狂風的咆哮和怒吼,瑟緹爾努力和內心的驚慌奮戰。

  她緊緊抱住艾絲特,搖晃著她的肩膀,努力想要讓那雙被幻象咒控制住的棕眼重新對焦。然而沒有用,她的雙胞胎妹妹依然深陷幻象裡,驚恐萬分地喃喃自語著。

  「艾絲特!」瑟緹爾生氣地大吼。「無論妳看到什麼,那都不是真的。拜託妳平靜下來,否則妳他媽的快把我們給淹死了!」

  還是沒有用。

  瑟緹爾挫折地抬起頭,看向正施展保護咒阻擋暴風的凡教授。「還是行不通,你沒有辦法阻止菈亞的幻象咒嗎?」

  教授難得露出嚴肅的表情搖搖頭,「那是天賦,孩子。我沒有辦法阻止經過完整訓練的天賦魔法,它太強大了。我們只能等妳的姐姐玩膩自己停止。」

  凡教授剛說完,身子突然僵住,孩子般明亮的藍眼漸漸蒙上一層和艾絲特一樣的茫然。一陣冰冷的觸感攀上瑟緹爾的背脊。

  「菈亞·瑪琳!快給我停止這該死的幻象咒!」教授用僅存的最後一絲意識怒吼道。然而這依然阻止不了正在吞噬他的強大幻象,瑟緹爾看到周圍保護他們的屏障在緩緩縮小。

  我的天賦,瑟緹爾在害怕中心想。保護咒。我可以阻止暴風把我們吹走,可是我連保護咒的概念都還沒讀過,剛剛他為什麼不直接教我如何使用天賦?我該死的為什麼平常不看多一點書?

  暴風離她越來越近,教授的魔法眼看就要瓦解,瑟緹爾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她已經放棄把他們從幻象中喚醒的念頭,菈亞本來就是個強大的魔法師,在這種時刻想和她抗衡顯得不太實際。她寧可先想辦法自救——雖然眼看著可以在幾秒內把她吹離訓練場的風步步逼近,要克制住內心的恐懼真的好難。

  「元素咒、飄浮咒、控制咒……」她自言自語著,沒注意到雙手正不住顫抖。「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們不要被捲到空中,或是撞上看臺變成肉泥的?我應該可以用飄浮咒控制方向,但這樣一來凡教授和艾絲特要怎麼辦?該死——」

  保護咒瓦解,狂暴的風雨佔據整個世界。

  瑟緹爾壓低身子,感覺風雨無情地把她拖走,身上好幾處都在草地上撞出了瘀青,疼痛而寒冷。她拚命地抓緊嬌小的教授和艾絲特,這樣如果他們真的要撞上什麼東西時,也許她可以稍微控制方向救救他們三人。前提是運氣夠好的話。

  然而最有可能的情況應該是,她在暴雨中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所以他們還是逃脫不了慘死的命運。瑟緹爾瞇著眼,眼前卻只有一片白茫茫的大雨,絕望和恐懼就像狂風一樣襲捲著她全身上下。

  為什麼我才第一次接受訓練就遇到這種事?她悲哀地心想。難道這就是政治的危險嗎?因為妳成年了,而且沒有罪名可以當作誣陷的理由,所以妳的姐姐就在妳訓練魔法能時弄死妳?諸神啊,這絕對是我能想像最蠢的死法之一。

  不,等等……

  瑟緹爾張大眼,想要確認前方那個身影不是自己的幻覺。菈亞也用幻象咒對付她了嗎?怎麼可能有人能夠在如此劇烈的狂風中那樣自如地奔跑?

  當然有可能,是夏的話就做得到。

  希望在瑟緹爾心中萌芽,夏來救他們了,看在諸神的份上,一切終於要沒事了。

  不過,瑟緹爾立刻又看到某個像是看臺欄杆的東西,正被風捲起急速往夏的方向飛來,尖銳的一端直直朝著她,而她卻絲毫未覺,依然全力跑向他們。再這樣下去,瑟緹爾知道,她的身體會被那玩意直接刺穿。而就算是夏,這樣的傷害也絕對足以致死。

  她大喊,想要警告她,不顧自己和身旁的兩人在草地上不斷被拖行,就快要飛上空中。然而她的聲音一離開嘴巴便被狂風給吞噬,根本沒有作用。

  不——她在心中吶喊,為什麼在這麼短暫的關頭會有那麼多思緒塞滿她的腦袋?不——

  妳不可以出事,夏·瑪琳!

  一股陌生的能量從瑟緹爾身上爆發、擴散——是從她的身上,不是像一般的魔法能那樣從壇石竄出。她從未感受過如此強大的力量,彷彿全世界的重量她都擋得下來,彷彿任何危險都不足以傷害她一絲一毫。她是一面強大的盾牌。

  本能地,她操控這股新出現的能量,不需要特別專注就能夠完美地控制。她把能量向外推,推開了暴風和被暴風捲起的所有東西,半圓形的透明盾牌不斷擴大、擴大,直到籠罩整座訓練場。眨眼間,安全的寧靜回到了他們身旁。

  瑟緹爾不可思議地望著自己的傑作,這就是天賦嗎?

  感覺如此強大。

  「瑟緹爾!」夏喊道,衝到她的身邊。「妳沒事吧?」

  瑟緹爾笑著,瘋狂地跳起來抱住她,「妳剛剛差點死了,夏。」

  夏不敢相信地看著她,「妳瘋了嗎?剛剛身陷險境的人是你們。」

  「不,我是說真的。妳剛剛差點就死了。」

  「好吧,」夏困惑地皺著眉。「反正最後我們都沒事,妳高興就好。」

  瑟緹爾笑出聲來,一種解脫後的輕鬆感充滿她的心。接著她看到另一個熟悉的身影也奔向她。

  「小姐!」愛碧樸素的深色長袍在身後飛揚。「小姐,妳做到了!妳的天賦太不可思議了!」

  「愛碧!」瑟緹爾高興地揮揮手。「妳沒事真是太好了,我以為妳這麼小隻應該會被吹到天上才對。」

  愛碧精明地瞇眼打量她,「少來,妳比我小隻多了。我好歹也是北方的草原出身,身體比你們這些巴倫巴爾瘦病貓強壯好幾倍。」

  瑟緹爾不置可否地聳聳肩,已經習慣了這個外貌甜美但嘴巴犀利的侍女。

  她轉過頭,凡教授和艾絲特看見的幻象似乎已經消失了,但情緒受到的影響卻還在。艾絲特迷惘地瞪著空氣,而凡教授則閉起眼睛大口喘著氣,雖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卻無法要求他一百多歲的身體立刻恢復。而在他們後方,瑟緹爾看見一切的始作俑者正走過來。

  菈亞甜笑著,一面做作地鼓掌。「果然是我們最聰明的小妹,當初連黎忒都沒有辦法在未經訓練的狀況下靠本能使用天賦,妳真是太令人驚豔了。所以說凡教授,你應該要感謝我才對,我就說應該直接讓她們處在危機意識下才能夠展現最大潛力吧?你那老古板的教育思想該改改了。」

  瑟緹爾感到一陣憤怒。「所以妳那麼做都只是為了測試——」

  夏的動作之快,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前一秒她還站在瑟緹爾身邊,下一秒就已經衝上前去,重重賞了菈亞一巴掌,還殘存著幾絲血咒暴力的手勁十分驚人。啪的一聲清脆聲響,瑟緹爾摀住嘴巴,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不對,並不是所有人。

  蒂亞的反應不夠快,來不及阻止她妹妹左臉被打出一道血痕,然而也足以讓夏立刻為這一巴掌付出代價。她一拳揮向夏的肚子,夏悶哼一聲,踉蹌往後,然後很快地發現一把利劍抵住她的下巴。

  「不!」瑟緹爾喊道,比剛剛狂風肆虐時更加恐懼。一陣風竄出她的項鍊,可是她無法控制。

  夏當然不會乖乖任人宰割,她拔出腰間的兩把窄劍,揮開蒂亞厚重的寶劍。雙刀舞動的速度極快,因此雖然蒂亞的武器和體形都比她重上許多,她依然沒有處於下風。

  金屬相擊的聲音響起,她們的劍架著對方的,僵持不下。

  瑟緹爾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一切都發生在眨眼間。凡教授的狀況依然很糟糕,摀著胸口在一旁乾嘔,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事。而艾絲特的反應則和瑟緹爾一樣,都嚇壞了。

  蒂亞加重施在劍上的力道,夏咬牙想撐住,可是依然在強大力量的壓迫下後退了幾步。蒂亞突然大吼一聲,改變施力方向,把夏的劍往旁一壓,兩個人都因此失去平衡倒在地上,也都同時拋開在過近的距離內無法發揮功用的劍,直接徒手扭打成一團。

  夏的動作像蛇一樣迅速,很快地把蒂亞壓制在身下,抽出皮靴裡的匕首壓在她的咽喉上。

  「就這樣嗎,夏?」蒂亞說道,無視於自己處在下風,依然一派輕鬆隨意。「為什麼不割開我的喉嚨?妳以為當初我呈交妳的判決提案時有過任何遲疑嗎?」

  夏冷冷地看著她,眼神很複雜。「夠了,妳已經輸了。沒有必要再打下去。」

  「是嗎?」蒂亞輕蔑地冷笑道。「妳還是這麼心軟啊?我以為現在為了要保護瑟緹爾,妳應該要學會狠下心了。不怕今天沒有給我一個教訓,改天我會換成對瑟緹爾動手嗎?」

  夏的臉上浮現怒容,加大力道壓緊匕首。「妳夠了沒有?做這種事妳半點愧疚感都沒有嗎?親人間的關係,對妳而言還有任何意義嗎?妳知不知道我有多恨妳?」

  然後,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瑟緹爾最先察覺到一絲不妙,「夏,不要。快平靜下來!」

  接著夏自己也感覺到了,她的情緒已經失控,一絲黑霧從她指尖冒出來,邪惡的卷曲邊緣探向她身下的蒂亞。蒂亞立刻放聲大叫,聲音充滿痛苦。

  夏趕緊強迫自己拋下匕首,滾到一旁的草地上,離蒂亞遠遠的。她驚恐萬分地拖著自己後退,拉長她和他們之間的距離。瑟緹爾從未看過夏露出如此恐懼的神色。

  「夏,」她擔心地上前一步,卻讓夏更害怕地加速倒退,唯恐自己狂暴的力量會失控傷到她。「夏,沒事了,血咒已經停止了。」

  夏總算不再後退,遲疑地檢查著自己的手和身體,確認黑色煙霧已經消失,緊繃的肌肉逐漸放鬆下來,大口喘著氣。瑟緹爾知道壓抑住自己的情緒和魔法有多麼累人。

  可是事情還沒結束,一個高大的人影跨步經過瑟緹爾身旁,朝向此刻顯得精疲力盡的夏。猛地抓住夏胸前的衣服將她從地上拉起,重重地一拳摜在她的太陽穴上,又用膝蓋奮力一頂她的肚子,最後順勢放手讓她像個破布娃娃般癱回地上。

  「拜託——」瑟緹爾懇求道,衝上去想要阻止蒂亞,卻一下就被揮開了。「拜託,別打了!」

  她開始集中精神,想要像方才一樣喚醒體內的天賦,卻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她剛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重要了,現在蒂亞正好不留情地猛踹著夏,而夏也沒有反擊。其他人或許不會明白她為什麼要乖乖挨打,可是瑟緹爾曉得,並且也因此心痛不已。

  因為那是夏,她心想。她總是害怕自己會失控殺人,尤其當她面對的是蒂亞。

  「妳太軟弱了,」蒂亞咆哮,依然不停地痛毆著夏,拳拳都又快又狠,彷彿直到剛才為止她都只是不認真地隨便玩玩。「妳剛才就應該用血咒打敗我,而不是像個懦夫一樣荒了陣腳。我是怎麼教妳的?永遠不要對敵人心軟。看看妳,現在這就是妳的懲罰。」

  高大的將軍抽出匕首,像夏剛剛抵住她的脖子那樣抵住了她,眼神中殺氣氾濫。夏早已無力反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身上到處都是傷。

  「妳明明可以打敗我的,可是妳失敗了。」蒂亞說道,和平常漫不經心的模樣比起來好像換了個人似的。「所以,沒有膽子和我打,就別再自不量力找菈亞和我的麻煩。這一刀,是妳打了我妹妹必須付出的代價。」

  蒂亞的刀刺進夏的臉頰,這一刻,夏終於閉上眼睛,失去了意識。瑟緹爾痛苦地撇過頭不忍心再看下去。

  然而突然間,她感覺一陣強大的力量把她往後拋,蒂亞也和她飛向同一個方向,只有夏被反彈往另一邊,就像有一個透明的屏障在她們之間炸開來。

  瑟緹爾以為是凡教授終於從氣喘中恢復,阻止了這場鬧劇。然而當她回頭,看到的卻是一個穿著金邊白袍,如天使般優雅的身影。是黎忒。

  而且她看起來非常、非常不高興。

  「這是怎麼回事?」她開口,看了看虛弱的老教授和攙扶著他的艾絲特,又看了看嘴角掛著血絲的菈亞,最後又把視線拉回蒂亞身上,還有地上呈現昏迷狀態的夏。瑟緹爾意識到她眼中看到的,想必盡是一群狼狽不堪的傷者和一團混亂的訓練場。

  「我不過因為晨間會議遲到了一下,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子?」她怒道。

  「注意口氣,黎忒。」蒂亞恢復不可一世的樣子說道。「這裡輪不到妳負責。」

  「也輪不到妳,蒂亞。」黎忒瞪了將軍一眼。「想起來了嗎?這裡掌權的是凡教授,如果他的傷勢和妳那可愛的同胞妹妹有關,我絕不會感到意外。對了,還有一點,妳如果不想讓妳的寶貝軍隊在沒有將軍的帶領下出征,最好就繼續和我在這裡耗。我並不介意在這裡和你們共進午餐,順便可以聽聽你們整個早上精彩的……訓練。」

  蒂亞咒罵一聲,顯然沒有注意到時間已經快要中午。她瞥了受傷的菈亞一眼,便帶著她一起離開了,離去前還不忘惡狠狠地瞪了黎忒一眼。

  她們離開後,瑟緹爾整個人幾乎癱軟在地上。究竟見鬼的為什麼一個天賦訓練就可以弄出這麼多的血?她的侍女走到她身旁,蹲下並抱住她,看起來和她一樣狼狽且難過。

  黎忒先去確認教授和艾絲特的狀況,囑咐艾絲特攙扶教授到皇家醫院去,然後便轉過身打算檢查她們的傷勢。

  「我們沒事。」瑟緹爾搶先說道,聲音比她想的還要沒有說服力。「先幫幫夏好嗎?」

  黎忒仍然點頭答應了,蹲到地上那個包裹在斗篷裡的人身旁,手腳俐落地用隨身急救包處理幾處比較嚴重的傷口,用醫護人員特有的精準技巧縫合夏臉上那道鮮血淋漓的刀傷。

  「我現在沒有辦法用天賦治療她。」黎忒一面縫合一面解釋道。「對昏迷中的人使用治療咒語有一定的風險,最好先讓皇家醫院的人評估一下狀況。不過我想是沒有什麼大礙,夏的天賦不只可以加強打鬥能力,同時也可以在平時保護她讓她更耐打,自我痊癒的能力也會更好。現在只要讓她休息應該就可以了。」

  瑟緹爾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她說不出話來,看著夏滿是傷痕的蒼白臉龐,她覺得好無助。

  「妳沒事吧,小姐?」愛碧問道。

  「我沒事。」

  「才怪,」黎忒說道。「妳們倆看起來都糟透了。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不知道。」瑟緹爾說道,深吸了一口氣。「我不懂,她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害艾絲特失控,真的是為了測試我的能力嗎?還有蒂亞為什麼要那樣打夏?她明明沒有反擊了,為什麼還不肯罷手?我以為我們是姐妹。也許平時沒有很親密,可是還是有血緣關係。她們怎麼能這樣做?」

  黎忒無奈地搖搖頭,「我們是姐妹,但我們也是王室繼承人,這樣的身分讓我們總是因為很愚蠢的理由,用很幼稚的手段互相傷害。不過別擔心,」她輕輕地拍了拍瑟緹爾的肩膀。「事情會好轉的。她們現在能夠這樣囂張地欺負妳,是因為妳還沒有支持者。一旦妳開始參加晚宴,擴張勢力,她們就不敢這麼明目張膽了。」

  「支持者……」瑟緹爾喃喃說道。「我一定要有支持者嗎?妳知道我對王位根本沒有野心的,我只想安安靜靜地過日子。」

  「哦?」黎忒挑眉。「那麼我給妳一個良心建議——離開皇宮吧,最好乾脆離開這個國家。否則她們還是會把妳當作威脅,就算不認為妳會造成威脅,以她們兩姐妹那嗜血的個性,也一定不會讓妳好過。」

  瑟緹爾的心涼了一半。

  「我不想離開。皇宮是我的家,是我從小到大所知道的一切,我愛的人都在這裡。一定有其他辦法,黎忒,妳是個好人,但仍然在皇宮中生存下來了,所以這並不是不可能的。」

  黎忒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不要太信任我,我沒有那麼高尚。想要在政治中熬出頭並不容易,如果我真的是妳想的那種好人,蒂亞和菈亞還會怕我嗎?」

  「可是妳——」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黎忒打斷她,聲音依舊輕柔,眼神卻十分嚴厲。「她被送走時,我沒有投反對票。」

  「可是開票結果有一張反對票——」

  「那不是我。」黎忒再度打斷瑟緹爾。「我不知道是誰,但真的不是我。不要再這麼輕易相信別人了,瑟緹爾,妳不笨,應該能明白我的意思。好好考慮關於離開的事,但如果妳不想離開,最好趕快開始拓展勢力。這陣子蒂亞出征對妳而言是個機會,菈亞獨自留守,蒂菈黨的威脅力會大大下降。我估計一個月後,大概是妳的生日前後,蒂亞才會回來。等到那時,妳要不是已經離開,要不是就最好確保妳的勢力已經夠穩固。不要讓一切來不及,好嗎?」

  說完,黎忒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袍子。「另外,我這不是在幫你,只是在做我認為該做的事,所以也別奢望我會在妳的政治生涯上給妳幫助。現在,趕快帶夏回去休息吧。」

  她轉身離開。

  不,瑟緹爾心想。妳是個好人,黎忒,否則為甚麼你看夏的眼神總是充滿了後悔和罪惡感?

  妳還是個好人,妳只是害怕被別人發現。

  「我們回去了吧,小姐?」愛碧扯了扯瑟緹爾的袖子。

  「嗯,我們回去吧。」她回答,感覺比昨晚的會議結束時更累,更害怕。

  不過,也許有一天,她能夠習慣這種新的生存方式,能夠克服內心的恐懼,找到屬於她的生存之道。

  也許。

 

 ~~~~~~~

 

[你們都知道這是甚麼Time]

 

週更combo.1已達成!!!(歡呼)

請叫我考試不認真的瘋狂的麵~~~

哇哈哈哈哈!!!

是說...俺昨天去看Divergent了啊!!(上次才在該不能去看)

超讚的,無敵讚,讚到爆!!

雖然在我的反烏托邦小說最愛榜裡,它還是在HG和噪反後面

可是電影可以拍的這麼好真的是神級的非常不可思議

整部片就是一直飆腎上腺素XD

配樂也超讚!!(配樂大概是HG電影的一個大死穴)

不過...看完之後,對無畏派有點退卻了-.-

我想要勇敢,可是我不想這樣子玩命玩到掛啊OAO

想想哦,大喊著勇氣能夠讓一個人為他人挺身而出的理想

結果下場是手太短拉不到煞車一頭撞上牆壁變成肉泥.....OAO

不要罵我沒Sence,對我們這種不是主角的平凡人而言結局真的很可能是這樣...

ok不過看Tris在無畏派闖蕩還是很過癮的~~

Four真的很帥,but...看小說時不覺得,看電影時卻很深刻的感受到了他們是師生戀....0.0

 

好啦,沒時間寫正式的電影心得就稍微在這邊寫了

不曉得近期內還會不會更新索拉菲,我得要構思一下徵文的作品了OAO

雖然知道機會很小,而且時間超趕>.<

可是還是想試試看~(不然熱血的Esme可能會罵我浪費生命

然後還不知道這個活動的,可以去看一下喔--> 點我點我

那就這樣了,如果我的投稿靈感(麵粉)降臨,索拉菲可能就要休息一下了

我要拚那個有夠恐怖的截稿期限誒QAQ

一起加油吧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裘伊
  • 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ˊUˋ我是NO.1((這人肖肖欸
    你等等我被挖去吃飯了><等等來留心得!!
  • 哈哈我的頭香非常好搶的啦~~
    好噢我等你^^

    k.n.麵 於 2014/04/20 20:31 回覆

  • 筱喬
  • 哇噢 好熱血的一集ˊˇˋ
    夏真是的 直接把她們打死就好啦
    (可是這樣後面就沒戲唱了ww
    黎忒應該是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哈哈
    還有那個忒是怎麼唸呀(國文沒學好…
    那個誰離開前面有提到嗎? (看戲不認真的讀者
    -
    Divergent真的好棒ˊˇˋ(咦 我們好像討論過了
    我都還沒想過師生戀這回是欸
    畢竟他們也才差2歲(迦勒好像對此的看法不同XD
    妳買赤誠者了沒???
    好想討論劇情的說><
    話說迦勒蠻常出現在理化課本裡的
    就是迦勒(加熱)沒有反應 隔絕空氣迦勒(加熱)XD
    哈哈 但這不會讓我比較喜歡理化Orz
  • 哈哈,熱血嗎?
    我覺得我根本就是在欺負好人啊XD
    夏她太善良了,這個角色有點複雜-^-
    黎忒也不是多壞啦,她只是榮譽心太重了
    那個被送走的就是夏啊,我很努力在暗示她被送走的黑暗過往0.0
    所以她才那麼討厭政治,而且當時提出要送走她的就是蒂亞(可是她還是沒有把她打死,你說這種人奇不奇怪?)
    然後黎忒是大家公認的好人,當初送走夏時有一張反對票,大家都認為是她投的
    可是她說不是她-^-
    總之就是謎團重重這樣
    ps.那個字唸ㄊㄜˋ喔
    希望解釋後你可以看得比較懂囉= ]

    我看書時也不這麼覺得啊……可是電影就很有這種fu不覺得嗎?
    我買了哦,可是你好像忘記了……我還在封書哦XD(其實根本就是我表現出來不像個考生
    總之真的要等考完才能看了……真歹勢
    要不然我要讀書還要寫徵文……時間實在不夠>^<
    你就先找其他非考生討論吧XDD
    哈哈這個有梗XDDDD
    我都沒有注意到欸!!
    你太有才了啦XD
    唉不過其實我考試最穩定的好像是自然哪……-.-”

    k.n.麵 於 2014/04/26 18:09 回覆

  • 裘裘
  • 麵麵真的是神人ˊˋ
    文筆好字又多,人物個性也很鮮明w
    不像我的都混在一起(哈)期待看到下一章
    原本是想來給甚麼建議的(#)
    但是根本嘆為觀止阿w不過倒希望節奏快一點^^
    對黎忒很感興趣<
  • 哈哈謝謝你啊~~~
    我覺得我這篇就是一直在拖戲啊...@@"
    不過考完現在有點想開新坑XDD
    索拉菲可能暫時封稿吧,但之後還是會繼續寫ˊˇˋ
    YA!!黎忒又有一個支持者耶QQ
    總之謝謝你來看喔(抱

    k.n.麵 於 2014/05/18 15:02 回覆

  • smilin★
  • 哈囉我今天終於把目前你出的索拉菲看完了!!!(對不起拖了非常..久..
    非常的好看精彩,真的
    也許是因為第三人稱,和妳的好文筆,還有長篇幅
    在看這部的過程中我好像看到她們拿著劍抹著沾在嘴邊的血咆哮一樣
    所有細節都在眼前那樣演了一遍
    題材真的非常令我喜愛,怎麼說,這種鬥爭看了很爽!!!!!
    但是妳說因為太忙會把這部停搞(現在才理解那篇在說什麼˙ ˙
    然後現在才知道我應該很大聲的:蛤!!!!!!!!
    好吧,那我有空就先去看妳的同人
    很期待妳的新作♥
  • 哈哈謝謝~~~
    這樣讓我覺得我停文有點對不起你阿OAO
    我也是超愛鬥爭!!!!基本上我寫不出甚麼感人的東西只能寫這種血淋淋的吵架戲碼XDD
    真的我的角色不知為啥最後都會莫名吵起架來...我快瘋了...-3-
    真的很謝謝你啦~~~~~老實說我最近同人又沒啥靈感了QQ
    搞不好最後會變成兩邊輪流更這樣
    可是這樣就要很久很久才有可能完結........
    天阿該怎麼辦(跪.......
    整個放假頹廢的怠惰樣OAO

    k.n.麵 於 2014/06/25 19:46 回覆

  • Aphro
  • 看完了哈哈XD
    寫得很好啊(大讚
    不過封搞是什麼意思 想投稿嗎:D:D
    跳網下一篇>W<
  • 其實封稿的意思是暫時不寫了QQ
    因為我現在專心在寫另外一部壇城,
    完全沒有辦法同時寫兩部以上的小說這樣...Orz
    真是不好意思你看完了卻得告訴你這部短期內不會有更新QAQ
    萬分抱歉ㄚㄚㄚ><(鞠躬

    k.n.麵 於 2014/08/17 20:51 回覆

  • Aphro
  • 沒關係啦:D
    不過我覺得啊 友時靈感來了確不適合當下的小說
    像我寫超多部 舊可以找適合填空的故事把靈感填盡去XD
    雖然有時後手忙腳亂 但對於我這個容易膩的人 是不錯的方法XD
    志於速度就....(本人就是懶

    現在網誌那煙就是新的XD 改天以免太空曠更新個很古老的(欸
    孩友你不適說狼人天使西寫鬼神麼得很紅XDD
    舊的那部舊式綜合版本XDD
  • 哈哈對阿,的確是這樣XD
    一直寫同一部長篇真的會膩,但我沒那種自信再開新坑(會忙不過來QQ)
    所以頂多就是寫短篇換換口味吧
    因為我的腦容量如果同時寫太多部應該會搞混哈哈XD

    噢噢,那妳舊的那篇有寫完嗎?
    還是以後要兩部同時更新醬子?
    天阿,綜合版本的意思是全部都有嗎???XD
    也太精采了,甚麼世界設定居然全部都有啊?
    狼人跟吸血鬼會同時出現還挺合理,但天使也來參一腳我就蠻難想像了XD

    k.n.麵 於 2014/08/19 21:51 回覆

  • Aphro
  • 舊的那篇當然沒寫完XDD
    抬常態複雜 而且好久沒碰有點忘樂OAO!!
    還有其實我部只一部啦XD
    舊是因為自己太貪新哈哈XD
    綜合其實還好啦XDD 也斗點部知道怎麼解釋XD
    下次在PO好了>W<
  • 真的很抱歉這麼晚才回你留言啊啊><(90度鞠躬
    之前出門沒上痞客,一上來留言就被洗掉了...

    沒有寫完嗎?QQ那很可惜耶
    我很想體驗看看真的寫完一部小說的感覺ˊˇˋ我真的很愛長篇
    所以是有很多部,有的是狼人有的是吸血鬼嗎?XD
    這種埂我不太寫欸,因為我喜歡那種奇怪一點的奇幻設定哈哈(重度奇幻控
    期待看你PO文喔~~~

    k.n.麵 於 2014/08/26 21: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