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金髮女人走向他,髒兮兮的,看起來和街上的乞丐沒什麼不同,可是她的姿態看起來很堅決,有點害怕,卻仍然很堅決。很絕望。

  「妳要幹嘛?」奇拉維粗魯地開口,暗自希望一些食物可以快速把這女人打發走。

  「我想請你幫幫我的朋友,」女人說道。「她快死了。」

  「妳憑什麼認為我會幫妳?我可不是什麼善心人士。」奇拉維說道,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傲慢不屑,打開店門想要快點閃進去。

  「不!」女人驚慌地上前,奇拉維這時才發現她雙手橫抱著另一個女人。她的臉色蒼白得不可思議,深色頭髮以一種奇怪的節奏在空氣中飄動,奇拉維瞇起眼,停下動作。

  「只要你願意幫她,我什麼事都願意做。求求你了!」金髮女人繼續懇求道。

  「妳的朋友,她手中那是什麼?」奇拉維指著垂死女人手中的一顆寶石,在微弱的月光下呈現美麗的藍色。他認出那是一顆壇晶石。

  「那是 ……」金髮女人顯得有些猶豫。「我不知道 ……寶石吧。但如果你能夠救她,就都給你了。」

  奇拉維不屑地哼了一聲,「那玩意根本沒有用,都超過轉換限度了,我要它幹嘛?」

  女人一臉洩氣,似乎認為已經沒有希望了,恐懼開始在眼底蔓延。奇拉維皺了皺眉,不曉得為什麼突然有些不自在。

  「不過妳還是帶她進來吧。」他終於說道,女人臉上立刻綻放希望的光芒。

  “我這樣做純粹是因為那顆壇石,”他心想。“說不定那垂死的女人會是個魔法師。沒錯,就只是因為這樣。”

  他帶著感激不已的女人進入屋內,又用擊棍弄出了一些光源,奇怪的是,那女人在看到燈光憑空冒出時並沒有任何驚訝的反應。

  「讓我看看她。」奇拉維說道,接過了那個垂死的女人,依然不敢相信自己會做出收留垂死之人這類的事。然而接過那女人時他不禁感到一絲詫異。

  “人類怎麼有辦法輕成這副德行?”

  他抱著她走到後面的走道,進入一間起居室,把她放到一張沙發上。

  「她失去意識多久了?」奇拉維一面探測著她的脈搏一面問金髮女人。

  「至少半個小時吧,我回到巷子裡就發現她倒在地上了。」

  奇拉維咒罵了幾句,掰開女人的手指試圖取出那顆寶石。

  「你在幹嘛?」金髮女人突然懷疑地問道。「如果你是想搶走那顆石頭 ——」

  「別傻了,我說過我對這顆石頭沒有興趣。」奇拉維不耐地說道。「這是在救她好嗎?就是因為這顆壇石她才會變得這樣。」

  拿出石頭之後,他把它扔回給金髮女人以印證自己的話。接著他走到門口,對著樓上大喊:「萊恩!你下來,我有事找你。」

  片刻後,一個男人穿著邋遢的衣服,頂著一顆明顯剛被吵醒的頭下樓來。

  「發生什麼事了,奇拉維?」萊恩好脾氣地微笑著。「我們有訪客嗎?」

  「不是什麼貴賓。」奇拉維冷冷地回答。「你有辦法治療這女的嗎?」

  「讓我看看,」萊恩走向沙發旁,熟練地檢查昏迷女人的狀況。「過度使用已經超限的壇石?」

  「八成是。」奇拉維回答。

  「可憐的小傢伙,再過幾個小時她大概就活不成了。我看看 ……」萊恩閉起眼睛,一手放在女人蒼白的額頭上,一手按著他脖子上的一條十字項鍊。

  一道閃爍白光的煙霧從項鍊中冒出來,進入女人的胸口。突然間,她微弱的呼吸變得穩定了些,雙頰也稍微恢復了氣色。

  「不錯嘛。」奇拉維挑眉看著他的治療師朋友。「你一直在進步。」

  萊恩溫和地笑著,轉身面對那位金髮女孩。

  「那麼換妳了,請坐在隨便一張沙發上好嗎?」

  「不用了,我沒事。」

  「哦?是嗎?」萊恩看起來並不同意,但還是尊重地點了點頭。

  「最好是,」奇拉維嗤之以鼻。「妳這個樣子等妳朋友醒來大概就換妳倒下去了。給我乖乖照萊恩的話做。」

  金髮女人狠狠地瞪著他,雖然又瘦又髒,看起來依然氣勢逼人。一旁的萊恩忍不住竊笑。

  「就照奇拉維說的做吧,妳鬥不過他的。」

  女人瞇起眼睛,但還是在她朋友身旁的沙發上坐下。萊恩用同樣的方法治療她,在眨眼間,女人的臉頰多了幾絲血色。

  「謝謝。」她對萊恩說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感謝,謝謝你救了我們。」

  奇拉維方才在他們治療的時候離開了房間,現在正端著從廚房拿來的食物走回來,聽到這句話立刻皺起眉頭。「妳難道不用也感謝我一下嗎?決定收留妳們倆的可是我欸。」

  女人點點頭,聲音卻有些僵硬。「也謝謝你。」

  奇拉維嗤了一聲,把一籃麵包和幾瓶水扔到桌上。

  「自己拿去吃吧。」說著他自己也拿起一塊麵包啃了起來。「既然妳們倆都已經沒事了,也許妳有義務該解釋一下為什麼大半夜的在我家附近埋伏?妳們是誰?」

  女人抓起一塊麵包吃著,動作有些急迫,顯然餓了很多天。隔一會後她才一面嚼著麵包,毫無氣質可言地回答道:「我叫作凱特,她是伊薇。我們倆從小就待在同一間惡劣的孤兒院,那裡的人會一直逼我們當苦工替他們賺錢,等到了一定的年紀不該還待在孤兒院裡時,他們就會把我們扔出去自生自滅。」

  「所以你們是被扔出來的?」奇拉維問道。

  「不是,我們是逃出來的。伊薇和我再也受不了那裡的生活了。」

  「妳該不會是要說,妳們還沒有到離開孤兒院的年紀吧?」奇拉維誇張地挑起眉毛。「妳看起來大概有二十九歲。」

  凱特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奇拉維。

  「不要理他,」萊恩說。「奇拉維的幽默都很白痴。繼續妳的故事。」

  凱特先仰頭喝了一大口水,「十五歲的伊薇和我逃出來後,」她瞪著奇拉維繼續說道。「自然就成了乞丐。然而在這段期間,好幾次我們瀕臨死亡時,伊薇總是有辦法救活我們。她可以用那顆石頭憑空變出火焰取暖,而且不只這樣,還有一些比較抽象的力量在保護我們,我感覺得到。比方說,那些街頭混混找我們碴的次數其實少得不太合理。」

  奇拉維勉強換上嚴肅專注的態度,「嗯 ……一個火元素師。」

  「而且說不定還有其他能力。」萊恩說道,不經意地搔抓著下巴。「雖然我對這點保持懷疑態度,畢竟這輩子我也只看過一個同時擁有兩種能力的平民魔法師。」

  「妳來找我們,」奇拉維向凱特說道。「告訴我們這些荒謬事,並且很有把握我們會相信,應該不是因為我們剛好看起來很迷信吧?」

  「不,」凱特回答。「我覺得你們是魔法師,就像,嗯 ……伊薇一樣。」

  「妳覺得?」奇拉維問道。「這種身分可不是我們會寫在招牌上的資訊,妳知道波克多家族最近在追殺平民魔法師吧?」

  「其實我不知道。」凱特皺起鼻子。「但是我在被逮到扔進孤兒院前曾在街上混了一陣子,他們教過我如何辨認平民魔法師。自從我發現了伊薇的能力後,就一直在留意,我知道這個能力會是她人生的希望,也許可以給她一條出路,讓她不用繼續當乞丐。」

  「然後妳就找到了我們。」萊恩說道。

  凱特點頭。

  「妳很好運,」奇拉維說道。「剛好找對了人。我可以收留妳的魔法師朋友,因為我的組織剛好就是元素師團隊。」

  「謝謝你。」凱特直視著奇拉維。

  「不用急著說謝謝,」奇拉維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因為我不會收留妳。」

  「我知道。」凱特平靜地回答。

  「你不需要這樣,奇拉維。」萊恩不忍心地勸道。「收留她對我們又沒有損失。」

  「不,」奇拉維冷冷地說。「留下她對我們沒有任何用處,而沒有用處的人在一群魔法師裡,你覺得她會遭受什麼樣的對待?」

  他向前傾身,認真地注視著凱特。「妳很勇敢,女孩。敢一個人帶著垂死的朋友,去求妳知道要是一個苗頭不對就會輕鬆把妳殺掉的魔法師。像妳這樣的人不應該待在一群魔法師中,像個下人一樣被使喚,這不是妳要的,對吧?」

  凱特沉默著,低頭凝視她那如今已經擁有歸屬的朋友,眼神帶著濃濃的不捨,似乎有一度紅了眼眶。然而她最後並沒有哭,也沒有崩潰。奇拉維總算不再用戲謔的眼光看待眼前這女孩。

  「我一直都知道,」她總算開口,聲音出奇地平靜。「在當初興起了想替她找個歸屬的主意時我就知道,我們一定得分開。可是能不能讓我留一封信給她?然後我馬上就走。」

  「妳不需要這麼急著 ——」

  她很快地搖頭打斷萊恩的話。「我必須趁伊薇還沒醒時趕快走,否則她不會讓我走的。」

  「好吧。」萊恩無奈地起身,「我去幫妳拿紙筆。」

  萊恩回來時除了帶著紙筆外,還細心地準備了一個背包,裡面裝著水、糧食、一些保暖衣物和簡易的紮營設備,甚至還有一些錢。

  「這些應該可以讓妳撐到找到去處的時候,」他把背包交給堅強的女孩。「妳有想到要去哪嗎?」

  她接過了背包和紙筆,感激地點頭。「我一直夢想能去巴倫巴爾看看,那裡的地下盜賊組織很活躍。」

  「好選擇。」奇拉維點頭說道。「妳在那裡一定能混得不錯,巴倫巴爾離皇宮那麼近,很缺有勇氣的人。」

  「那麼妳先寫信,好了再叫我們吧?」萊恩說道,便和奇拉維一起離開了起居室,給凱特一點私人的空間。

 

  片刻後,凱特安靜地走進前面的酒吧櫃檯,遞給奇拉維一封厚厚的信。

  「再次謝謝你們,」她說道,身披萊恩剛剛給她的保暖斗篷。「等伊薇醒來,請幫我把信交給她,麻煩你們了。」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禮貌?」奇拉維挑眉說道。「這樣害我突然有點擔心趕妳走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凱特翻了一個白眼。

  「說真的,」她突然嚴肅地說道。「我可以信任你們,對嗎?你們會好好照顧伊薇吧?」

  「我能不能被信任這有待商榷,」奇拉維回答。「但妳可以放一百萬個心,萊恩絕對會確保她平安快樂,還順便添個幾磅肉。」

  凱特露出難得的笑容,「她會是個出色的魔法師,我很確定。」

  「對了,這倒提醒了我。」奇拉維突然說道。「可以告訴我妳到底怎麼辨認出平民魔法師的嗎?我可不希望哪天換成貴族找上門,是吧?」

  凱特嘲諷地彎起嘴角,「這個嘛,你們看起來都太有自信了。無論是走路的神態或是講話的方式,一般的人民不會用那種高傲眼神看不認識的人,你知道嗎?」

  奇拉維詫異地搖搖頭,「是這樣嗎?」

  「好吧,」凱特深吸了一口氣。「我該走了。」

  「祝妳好運。」萊恩說道。

  然後她就離開了酒吧。奇拉維看著那瘦小的女人,目送她孤單卻堅強的背影走入黑暗。

  他幾乎要忘了,這些身處絕境的人們能夠多麼勇敢,多麼偉大。這種無條件為他人奉獻的精神,是他這種遊戲人間的渾蛋永遠都做不到的吧?

 

~~~~~~~

 

我真的該找時間來寫血色天金了。。。。

荒廢好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shley♡
  • 錒頭香(???)
  • 恭喜阿XD(史上無敵好搶的頭香好像也沒啥好恭喜的

    k.n.麵 於 2014/07/13 20:45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ortunia
  • 我一向都對那種魔法~~~咒語~~~巫師~~~的故事沒啥興趣
    但麵麵妳的自創反而頗勾引我诶OUO(雖然才看到ch2
    所以這裡是有人類和巫師兩種人嗎
    我繼續看下去應該就知道了哈哈

    然後然後我還頗喜歡凱特www以後她還會出現嗎
    好喇好喇我繼續看下去就知道了xd

    然後然後感覺那個壇石很漂亮的說:3
  • 噢Fortunia不喜歡奇幻嗎??
    我大愛奇幻耶~第二愛的是反烏托邦XD
    哈哈謝謝啊,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ˊˇˋ
    這個嘛..總之如果是貴族就一定是魔法師的
    平民的話就是看你夠不夠幸運啦ˊˇˋ

    噢我交出這章的時候看到的人都說喜歡凱特欸...
    不過她就算要出現也是出現在伊薇的回憶了吧-"-
    真是不好意思拉跟他say goodbye吧(毆飛

    對啊就是亮晶晶的寶石麻~~XDD

    k.n.麵 於 2014/07/25 19:34 回覆

  • 馬卡龍*Frences
  • 妳真的都沒有描寫萊恩跟奇拉維的外貌欸(瞪
    奇拉維感覺比較矮小 褐髮 眼睛是碧綠色很亮聰明很深邃不知道在想什麼 皮膚蒼白 頭髮捲捲有點亂 啊很帥
    萊恩感覺比較高大 像那種傻傻的哥哥(?) 黑髮黑眼 常露出微笑 沒那麼帥

    好啦我也不知道這些想法從哪裡冒出來的XDD

    啊啊凱特離開了好過分(不是) 我以為大家會一起戰鬥欸(才第二章就要戰鬥這社會也太迂腐了)
    會不會有愛情出現喇(耍賴XDD

    啊 那個二十九歲跟十五歲很白癡XD
  • 哎呀呀不要瞪我阿(掩面>//<
    後面還是有描寫的啦啦啦,不過看你這樣想像也很好玩XD
    奇拉維矮小???可惡我設定他蠻高的欸XD不過皮膚蒼白有猜對,阿髮色跟眼睛顏色太慘不忍賭了我們不要談,至於頭髮我也不曉得他是直的還捲的哈哈(被揍
    最後至於帥不帥嘛.........我不予置評-____-(歐飛
    萊恩就比較正常了,他的眼睛是黑色沒錯啊,頭髮...奇怪我也忘了他頭髮是甚麼顏色欸(翻找((欠揍

    哈哈我看到你想像的奇拉維真的很驚奇欸XDD

    對呀凱特去首都發展了(?)其實她跟奇拉維都是我另一部小說的人物,場景就是在首都,可是....算了別提那個,反正現在我是在寫壇城ˊˇˋ
    愛情齁.....有啦,第十一章有那麼...一點點.....(心虛)
    我有愛情障礙阿你知道嗎??????(淚奔

    對阿那邊很白癡,我前面幾章是當考生的時候寫的,壓力太大常常有一些很冷的點Orz

    k.n.麵 於 2014/08/11 13:37 回覆

  • Fei (緋)
  • 好吧,讓我來猜猜......
    奇拉維是金髮偏棕+碧眼,然後咧伊薇是棕髮藍眼。(不知道我有沒有猜對?)
    然後好喜歡這種充滿魔力的故事啊!!!跑去看下一章囉~
    (唉,我覺得我真的很不會說心得......)
  • 我真的不能想像長那樣的奇拉維啊拉拉XDD伊薇倒是都猜對了,好厲害!!
    其實奇拉維這角色.........就是很詭異,所以髮色也很詭異醬........
    (哈哈,其實緋有來看&留言我就超感動的了QUQ如果需要我教你如何在心得裡面練肖話請盡量說喔((並不需要!!#

    k.n.麵 於 2014/08/26 22: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