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死。”

  這是伊薇醒來時,腦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她沒有像那些擁有瀕死經驗的人那樣,以為自己到了天堂——畢竟,天堂叫人起床的方式,應該不是直接拿一杯水從你的臉上澆下去吧?是嗎?

  她費力地眨掉眼睛裡的水,趕緊閃到一旁,不讓水再繼續澆到她濕透的臉上。她用力甩甩頭,動作有點像狗兒要弄乾自己時的作法,然後又拿身上的被子再把最後一些水擦乾。

  ——等等,被子?

  她有多久不曾蓋著真正的被子,睡在真正的床鋪上了?

  她立刻抬起頭來,看看周遭陌生的環境,這裡是一間小而整潔的閣樓房間,頭上的斜頂天花板和橫樑是木造的,除了床之外唯一的傢俱是旁邊一個附有鏡子的小衣櫥。房門對面的窗戶被窗簾半掩著,幾許迷濛的晨光照了進來。

  也許在一般人看來,這房間太過簡陋,然而伊薇這輩子從未一個人睡在這麼大的房間裡,覺得這裡豪華得不可思議。

  然而她意識到此刻自己並不是一個人。一位高大的男子正站在床邊盯著她,手中拿著一個空的水杯,毫無疑問就是澆得伊薇一身濕的兇手。他穿著簡單的白襯衫卻依然顯得氣勢懾人,這或許是因為那雙銳利的深藍色眼睛正冷冷地掃視著她。他的髮色也很奇特,是和眼睛接近的藍色,並且還會以一種詭異的韻律微微飄動,彷彿周遭有靜電還是什麼的在吸引它們。

  伊薇就這樣和他大眼瞪小眼,不發一語地看著對方。

  「喔,諸神啊!」另一個棕髮男子衝進房間,拉住門框以減緩他原本的速度。「奇拉維,你一定要這樣對待這可憐的傢伙嗎?幹嘛不用正常一點的方式叫她起床?」

  名叫奇拉維的藍髮男子戲謔地抬起一邊眉毛,「她睡得太久了,再這樣下去會被餓死在夢鄉裡。」

  新來的男子比著無奈的手勢,「算了,你這傢伙真是不可理喻。伊薇,妳覺得怎麼樣?」

  伊薇在聽到自己的名字時嚇了一大跳,「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你們是誰?」

  男人露出關懷的溫暖笑容,「妳可以叫我萊恩,這個拿水潑妳的瘋子是奇拉維。妳的朋友昨晚帶著垂死的妳來請求我們幫忙。」

  「所以是你們救了我?」伊薇皺眉問道。「那麼凱特呢?她人在哪?」

  氣氛突然變得很不妙,溫和的萊恩撇過頭沒有回答,最後是那個怪裡怪氣的奇拉維回答了她:「她昨晚就離開了,去巴倫巴爾找尋出路。」

  「什麼?」伊薇感覺心好像挨了重重的一拳。「她為什麼要走?她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

  「是我趕她走的。」奇拉維冷冷地說。

  「是你?」伊薇激動了起來。「為什麼要趕她走?幹嘛不讓我跟著她一起走?」

  他翻了翻白眼,「我留下妳,是因為她請求我這麼做。妳知道自己是個魔法師吧?」

  「這和那有什麼關係?」

  「我的團隊就是一個地下魔法師組織,凱特希望我們能照顧妳,培養妳的能力。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對魔法的運作瞭若指掌,更何況最近波克多在追殺平民魔法師,妳不知道妳的處境有多危險。」

  「那你也不用把凱特趕走啊!」伊薇拉高音調喊道,儘管她其實根本聽不懂他剛剛的話——平民魔法師?太荒謬了,只有貴族才擁有魔法能力,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但這些在此刻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一頭藍髮的渾蛋趕走了她如姐姐般的夥伴,讓凱特去到巴倫巴爾自生自滅。伊薇絕不允許,不可以。她們倆從小相依為命,絕不能被分開的。

  「你這個渾蛋!告訴我凱特往哪裡去了,我可以追上她。」

  「不,」奇拉維似乎覺得她的怒火很有趣。「我的提議是,妳趕快起來洗個澡,然後下樓吃早餐。忘記妳的朋友吧,她替妳找到了出路,也選擇了自己的方向,她會希望妳乖乖待在這裡的。妳別想——」

  奇拉維猛然往前,抓住伊薇的手腕,阻止她試圖拿起床頭那顆魔法石的動作。伊薇憤怒地瞪著他。

  「別碰那顆壇石。」奇拉維說,冷酷的藍眼距離伊薇很近。「至少別試圖想用它來使用魔法,它已經超過轉換限度了,再用它只會讓妳更虛弱。」

  「壇石?」伊薇疑惑地問道,憤怒暫且被拋到腦後。「那就是壇石?採石場生產的那種壇石?為什麼用它會讓我虛弱?」

  「這就是為什麼凱特要把妳交給我們,」一直保持沉默的萊恩說道。「妳對自己的能力幾乎一無所知。但是加入奇拉維的團隊,妳能夠接受訓練,將妳的能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所以……平民魔法師是真的存在?」

  「妳到現在才肯相信啊?」奇拉維無奈地說道。「這個,是妳朋友昨晚留下的信,看完妳應該就會完全相信我們了。然後就拜託妳行行好,趕快去洗澡吃飯吧。」

  伊薇接過信,因為看到凱特的字跡而激動不已。奇拉維已經轉身離開房間,離去前還嘟噥了一句:「我到底惹了什麼麻煩上身啊?」

  萊恩也走向門口,「洗澡水和盥洗用具都已經放在對面的浴室了,衣服妳自己從衣櫃裡拿吧。我們待會樓下見。」

  伊薇低頭盯著手中的信,突然有點恐懼。

  凱特真的把我丟給這些人了嗎?她不確定地心想,同時緊張地攤開信紙。

“  伊薇:

  我親愛的姐妹,妳能夠原諒我私自做了這樣的決定嗎?

  我無意把妳獨自留在陌生的環境,可是我們對妳的能力還有很多未知,而這樣的未知差點害死妳了。妳能想像我在小巷裡發現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的妳時,心裡有多害怕嗎?

  所以,妳得待在屬於妳的地方,待在可以發揮妳的能力的地方。那些人——奇拉維和萊恩——他們都是好人,雖然我覺得妳可能不會太喜歡奇拉維,但他真的是個好人。從發現妳擁有這種能力時我就開始偷偷觀察他了,而我認為他和他的團隊是可以信任的。

  放心待在那裡吧!妳知道我的,要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我才不會讓妳置身危險之中。

  然而很抱歉的是,我不能陪在妳身邊。這點我一直都知道,我沒有魔法能力,和妳待在一起只會給妳添麻煩。而且,老實說,要我看著周遭都是強大的魔法師,自己卻又弱又普通,我真的受不了。因此,希望妳原諒我的自私。

  最後,祝妳往後的人生能夠過得像個偉大的戰士。要勇敢,伊薇。

  愛你的,凱特。”

  伊薇咬住下唇,獨自一人坐在房裡,眼淚止不住地落下,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堵住了她的喉嚨。

  “凱特……離開了……我卻連一聲再見也沒有說。也沒有謝謝她這麼替我著想。”

  她彎腰,把頭埋進膝蓋裡,身子不住地顫抖。

  “對不起……對不起……”

 

  伊薇梳洗乾淨後,便照著他們說的下樓去找其他人。她走在嘎吱嘎吱響的木樓梯上,很不習慣保暖又乾淨的布料貼在身上的感覺。

  「感謝諸神,妳看完信沒有在房間裡上吊之類的。」奇拉維叉起一片培根看著走向他們的伊薇。

  她瞪了他一眼,「真是謝謝你的善解人意啊。聽你這麼說我總算從離開好友的傷痛中稍稍恢復了些,太謝謝你了,大恩人。諸神祝福你。」

  餐桌旁的奇拉維和萊恩,以及另一位伊薇不認識的女孩都同時愣住了,接著萊恩突然爆出一陣大笑,女孩也忍不住摀起嘴笑了起來。只有奇拉維的臉色非常難看。

  「你們兩個,有這麼好笑嗎?」他不悅地喊道,儘管模樣十分嚇人,兩個夥伴卻依然狂笑不止。

  「看在諸神的份上,」萊恩一面勉強控制笑意一面說道。「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有人敢這樣和奇拉維對嗆,看來往後的日子可有趣了!」

  「有趣?」奇拉維高傲地說道。「你的幽默感還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萊恩。」

  「不用管他,伊薇,妳過來坐下吧。」萊恩一面遞給她一盤培根和吐司,一面說道。「順便向妳介紹,這是我們團隊的另一個成員,佩絲。」

  伊薇向坐在她對面的女孩點點頭,那女孩也微微點頭回應。佩絲有著一頭顏色極淺的金髮,身高似乎比伊薇還矮小,看起來文靜卻很有自信,此刻嘴角依然掛著一絲笑意。

  「她是電和水的元素師,」奇拉維補充說明道,但口氣不善,顯然還在氣伊薇方才的無理。「同時也是我們的格鬥教練。儘管從外表看不出來,但基本上是一個少惹為妙的傢伙。而萊恩妳已經見過了,他是治療師,幾乎每個魔法師組織都會配備一名像他這樣的人。昨晚就是他把妳救活的。」

  「我還是很難相信平民魔法師真的存在,而且還能發展出這樣規模的組織。」伊薇說道。

  「那妳最好快點習慣。」奇拉維歪了歪頭,藍眼始終緊緊注視著伊薇,另她感覺有些不自在。這個人怎麼那麼愛記仇啊?

  「平民魔法師不是不存在,只是很稀少,而且大部分人都只會擁有一種魔法能力。常見的平民魔法師有元素師、變形師、怒戰士、操偶師……當然也有比較稀有的魔法能力會出現。還有,我邊講的時候妳可以邊吃,不需要這麼有禮貌。」

  伊薇眨了眨眼,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拿起桌上的叉子,突然發現自己餓得可以吃下整頭牛。

  「待會我會再教妳魔法的運作原理,現在我先簡單介紹一下魔法師組織的結構。

  「壇城因為出產壇石,是索拉菲王國魔法師組織最活躍的封地。我們組織的成員都是元素師,擁有能夠操控自然元素的能力——反正等妳接受訓練時就會明白它是怎麼運作的。

  「而除了你現在看到的這幾位團員是住在酒吧裡,其他的元素師都散佈在封地裡各處,過著他們自己的生活,只有在有行動需要他們時才會使用他們的魔法能力。等妳完成訓練,通過公會認可後,也可以參與任務行動。」奇拉維一口氣說完了這些話,看著已經把食物一掃而空的伊薇,臉上似乎閃過了一絲錯愕的表情。「這樣子,還有問題嗎?」

  「有。」伊薇擦淨嘴巴後說道。「那你是什麼樣的魔法師?」

  奇拉維露出不屑的表情往後靠向椅背,沒有回答。

  「他是全能元素師。」佩絲回答了伊薇的問題,聲音就像她看起來一樣的文靜。「意思是,他可以操控所有的元素——冰、水、火、電、光、風……,任何妳想得到的元素。」

  「同時還是一個天行者。」萊恩補充道。

  「那是什麼?」

  「飄浮咒,可以飛的意思。他是目前整個壇城唯一擁有兩種魔法能力的人。唯一的貴族血。」萊恩回答。

  奇拉維在看到伊薇的表情時嘴角忍不住浮現了一絲冷笑。「謝啦,夥伴們。這種事情還是由旁人說出來比較戲劇化,自己說可就太自大了,是吧?另外,妳朋友說妳也不止是個火元素師,還擁有別的能力——雖然妳的樣子看起來實在不像。現在,我們該行動了。」

  「去哪?」伊薇躍躍欲試地問道,在吃飽後,過去的她好像回來了——那個充滿活力與幹勁的她。曾經她以為這樣的自己已經在黑暗的小巷中永遠死去,沒想到此刻又再度在體內甦醒。她感覺自己彷彿重生了。「要開始訓練了嗎?」

  「不是,」奇拉維深沉的藍眼裡閃過一絲幽默。「是去買菜。」

  「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