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一整天,奇拉維仍然沒有開始伊薇的魔法訓練,雖然他知道她不時就用期待的眼神瞄向他,卻總是裝作沒看到。反正有佩絲在,她是不可能來煩他的。

  奇拉維悠閒地靠在吧檯邊,看著伊薇穿著工作服忙東忙西的樣子,覺得非常滿意。

  “這個吵死人不償命的傢伙總算得到報應了。”

  「伊薇!我說拿鹽巴過來,妳知道鹽巴是什麼吧?」佩絲用和她聲音完全不相襯的語氣大聲怒吼,伊薇嚇得立刻飛奔去拿鹽巴罐。

  「她第一天就嚐到午餐時段的佩絲女王怒火了,是嗎?」萊恩同情地說道,走到奇拉維身邊和他一起靠在牆上。「可憐的女孩。」

  「我可一點也不覺得她可憐。」奇拉維冷漠地回答。

  「那是因為你沒血沒淚。」

  「喂!」佩絲憤怒的臉孔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柔順的金髮此時亂糟糟地夾在腦後。「你們兩個告訴我,在午餐尖峰時段,為什麼我會看到兩隻豬愣在牆邊沒事做?說啊!」

  「真是太抱歉了,親愛的佩絲女王。」萊恩用再自然不過的甜蜜口氣說道。「我正要去問妳會不會太累,可以讓我來接手廚房的工作。」

  「沒關係,貼心的萊恩,我還是堅持所有料理都要由我親手做。不過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佩絲立刻換上甜美的微笑,不過當她轉向奇拉維時,那笑容又立刻瓦解得一點不剩。「至於你這隻豬,還不快去給我幫忙!去把冰箱的甜點端出來,我要做最後裝飾。」

  奇拉維儘管再不甘願,也只能乖乖照辦。佩絲雖然看起來又瘦又小,但她的格鬥技巧絕對是全壇城數一數二的好,他可沒那個膽招惹她。

  在準備淪落成和伊薇一樣的低階僕人前,奇拉維看到了萊恩對他露出不知好歹的燦爛笑容。那個他媽的混帳,每次都用甜言蜜語逃脫了這種悲慘的為奴命運。

  「你也淪為僕人啦。」伊薇看到奇拉維走進廚房時說道,露出憐憫的眼神。

  「至少是比妳高等的僕人。」

  「喂,我有叫你們聊天嗎?」佩絲的怒吼傳來,奇拉維和伊薇嚇得趕緊埋首幹活,沒有再說任何話。

  一直到傍晚,他們才終於得以稍稍休息。晚上的酒吧沒有開放吃晚餐,客人們都只是來喝一杯而已,而這些帥氣的調酒工作由佩絲和萊恩一起做就綽綽有餘了。不過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佩絲顯然一點也不信任他們倆,不願意把粗活以外的工作交給他們。無論如何,得以喘息對於筋疲力盡的伊薇和奇拉維總是件好事。

  「要吃晚餐嗎?」奇拉維脫下那簡直沾汙他魔法師身分的工作服,拿起一個佩絲女王恩賜的冷掉捲餅拋給伊薇。

  「多謝。」她俐落地接住後回答,工作一整天的疲憊奪走了嘮嘮叨叨的力氣,奇拉維對此感激不已。

  安靜地吃完捲餅後,伊薇就上樓回她的房間了。奇拉維則離開屋內,來到後頭的庭院。這是一塊面積不小的土地,種了一些花花草草,但稍嫌稀疏了點。這樣安排是有原因的,奇拉維有時會在這裡和他的元素師們聚會,切磋魔法技能,因此才留了比較空曠的空間。

  他抬頭看著閣樓的那扇窗戶,其實說是閣樓倒也不高,畢竟平民的住宅頂多也三層樓而已,作為偽裝,酒吧看起來必須要和一般的民宅商店沒有分別。

  奇拉維拿著擊棍,挑起反抗,奮力躍起,衝向那扇窗戶,卻驚訝地發現窗戶已經上鎖了。

  “看來這傢伙至少還有一點常識。”他心想。

  他於是騰空站在窗戶前,一面維持心中反抗的鼓譟,一面又挑起一波驚嚇。他輕輕扯動對準了窗戶的擊棍,玻璃內的空氣就被他扯動了起來,形成一陣迷你的風。他加強扯動的力道,但保持驚嚇感不要過於強烈,這樣就會形成小規模卻十分強勁的風。不一會兒,窗戶的鎖閂就被他扯動,打了開來。

  他翻身進入房裡,停止飄浮咒,優雅地落地。

  房內,伊薇已經倒在床上睡著了,連工作服都沒有換,顯然被佩絲疲勞轟炸整個下午不是普通的累人。奇拉維可以聽到她深沉的呼吸聲。

  他走到床邊,看著她熟睡中的精緻五官和散落在臉旁的深咖啡色鬈髮,神情比清醒時多了一份焦慮和害怕,眉頭微微皺著。

  “看起來和早上無憂無慮的白痴樣怎麼一點都不像?”奇拉維心想。

  這時,伊薇似乎察覺到房內有奇怪的動靜,原本規律的呼吸變淺,眉間的皺紋也加深了些。然而除此之外別無跡象顯示她有注意到入侵者的到來。

  “不錯嘛。”

  奇拉維伸出手打算叫醒她,然而才剛碰到她的肩膀,女孩立刻跳下床,一手像持盾般地拿著枕頭,另一手則握緊了拳頭,擺出備戰姿態面向奇拉維。

  「少碰我和凱特,你們這些人渣。」伊薇低吼,眼中卻滿是恐懼。

  奇拉維被她的反應嚇到,愣了一秒鐘。「妳在夢遊啊?」

  伊薇聽到奇拉維的聲音,困惑地歪著頭,用力眨眨眼,看清眼前的人後,她瞬間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

  「是你啊。」

  「妳有被害妄想症嗎?」奇拉維問道。「一副緊張兮兮的模樣。」

  「沒什麼。」伊薇把頭撇向一旁。

  他懷疑地挑眉。方才她臉上深刻的恐懼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像是“沒什麼”。

  「妳確定嗎?妳的表情一副有怪物會扒了妳的皮、嚼碎妳的骨頭似的。我都不知道原來我長得這麼嚇人。」

  她將雙手抱在胸前,「哇。好生動的形容啊!」

  奇拉維沒有中計,依然死盯著她,表情傳達出的訊息顯而易見:“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她沒有要理會的意思,乾脆直接轉移了話題。「不過,你為什麼來我的房間啊?我不記得你有敲門。」

  他嘆了口氣,放棄繼續盤問的打算。要比固執的話,他懷疑有任何人能贏過這女孩。

  「我從窗戶進來的。」

  「噢,當然。」伊薇皺眉瞪著敞開的窗戶。「會飛的撬窗癖魔法師,你找我有什麼事?」

  奇拉維在聽到他的新綽號時不悅地翻了個白眼,「該訓練了。」

  伊薇立刻換上充滿活力的表情,「太棒了。我們從哪開始?要去什麼訓練場地之類的嗎?」

  「跟我來。」奇拉維走向窗戶邊,用手指比了比窗外。「爬上窗臺。」

  「什麼?」

  「我說,爬上窗臺。想學的話就照我說的做。」

  伊薇心不甘情不願地站到窗臺上,初冬寒冷的晚風讓她連打哆嗦。奇拉維把自己一對擊棍的其中一個塞進她手裡。

  「拿好,然後跳下去。」

  「什麼?」伊薇再次問道。「你瘋了不成?我可不會飛欸!」

  「妳不跳我可以幫妳。」奇拉維雙手抱在胸前,沒有要讓步的意思。

  「好啦好啦,」伊薇趕緊說道。「我跳就是了。」

  她的身子稍微往前探,看著樓下的庭園地板。雖然這個高度摔下去還有存活的機會,但至少也會斷個幾根骨頭。伊薇感覺自己的膝蓋在顫抖,她這輩子什麼不怕,偏偏最怕高了,就算只有三層樓也——

  奇拉維原本就少得可憐的耐心消失殆盡,他往前一步,毫不客氣地從背後推了伊薇一把。她大叫一聲,消失在窗口邊。

  奇拉維毫不遲疑地立刻跟著往下跳,三樓並不高,要是他失算了,明早要怎麼向萊恩他們解釋伊薇變成了殘廢?

  反抗在他心中咆哮,他往下加速,和驚恐得發不出聲音的伊薇並駕齊驅。地面很快地來到他們面前,卻還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奇拉維不甚滿意地搖搖頭,但依然趕在最後一刻拉住伊薇的手,緊急爬升。

  地面逐漸遠去,“反抗”在他耳邊狂吼,如此熟悉的情緒,就像“冷酷”一樣。他讓他們停在庭院的上空,直直地站立在空氣中。

  「諸神……」伊薇還是緊閉著眼驚恐地叨念著。「我還不想死啊……諸神……」

  「張開眼吧,沒事了。」奇拉維說道。

  「諸神……」伊薇還是狂亂地低語著,不過稍微打開一隻眼瞄了瞄周遭。「諸神啊……我在飛!」

  奇拉維不屑地翻了翻白眼。「是我在飛。因為我把魔法能傳給了妳,妳才能站在半空中的。」

  伊薇現在瞪大了眼四處看著,額頭上冒出汗珠。「那……我們可以先下去了嗎?我不太習慣待在這麼……高的地方。」

  奇拉維挑起一邊眉毛,慢慢一點一點地放開心中的反抗,讓他們緩緩下降,回到庭院地上。伊薇感激地嘆了口氣癱坐在地上。

  「原來妳會怕高啊?」奇拉維有些好笑地說道。「幹嘛不早說?」

  伊薇不滿地瞪著他,「你有給我機會說嗎?」

  他聳聳肩,「至少現在我們可以確定妳不是天行者,否則剛剛面臨生死關頭時妳應該要本能使用魔法自救才對。」

  「所以你差點把我摔成肉泥只是為了測試我?」伊薇氣急敗壞地問道。

  「我才不會把妳摔成肉泥,」奇拉維露出不贊同的表情。「這麼不信任我啊?」

  「我會信任你這種人就見鬼了。」

  「真叫人傷心。」奇拉維說道,儘管語氣聽起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好吧,該開始認真訓練了。」

  「這次沒有什麼可怕的測試了吧?」

  奇拉維沒有理會她,逕自說下去。「我先介紹一下魔法能的運作原理,妳對魔法瞭解多少?」

  「我只知道怨恨可以製造出火,」伊薇回答,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至少以前的我可以,最近我覺得自己的能力開始消失了。」

  「妳的能力並沒有消失。」奇拉維說道,示意伊薇把依然在她手中的擊棍交還給他。「我從頭說起好了。首先,要使用魔法能一定要有三個要素——魔法血統、情緒、還有壇石。當妳的魔法血統越純正,能夠使用的魔法種類就會越多,平民魔法師通常頂多只會有一種魔法能力——當我說一種魔法能力時,指的是一整個類型的魔法,比方說元素師,就包含了只能操控一種元素的魔法師或多種元素的魔法師,不過能夠操控兩種元素以上的人仍然算少數。這樣妳聽得懂嗎?」

  伊薇點點頭,「所以,你說過佩絲是電和水的元素師……」

  「她還是只能使用元素咒這種魔法,不過算是元素師裡面的稀有種。」奇拉維接道,開始往院子深處走去,示意伊薇跟著他。「接著來說說第二個要素,情緒,妳應該已經有大概的概念了。火元素咒的引發情緒是怨恨,其他像水元素咒是溫柔、風是驚嚇、電是擔憂……等等。每一種魔法能都是很深奧的一門課程,光是一種元素就需要花幾年的時間鑽研。因此,那些同時擁有多種魔法能的貴族通常會選幾種自己特別擅長的魔法來鑽研,而我們這樣的平民倒是沒有這種問題。」

  「可是你是全能元素師,」伊薇說道。「這樣你要花多久的時間練習啊?」

  「所以所有元素中,只有冰是我能夠完全精通的。」奇拉維一面撥開一串藤蔓一面說道,他們穿過綠色藤蔓形成的簾幕,進入一塊封閉而空曠的草地。

  「冰?那冰元素咒的引發情緒是什麼?」

  奇拉維蹙眉,「冷酷。」

  「原來如此,」伊薇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所以你的臉色才老是這麼難看。」

  他決定對付這傢伙最好的方式就是無視她,繼續講課。

  「最後,當妳完全學會如何掌控自己的情緒時,妳還需要介質來把情緒轉換成魔法能。」

  奇拉維從斗篷內袋裡拿出早上哈布給他的包裹,從裡面拿出一對和他自己那對差不多的壇石擊棍。

  「這是什麼?」伊薇問道。

  「妳聽過壇石吧?」奇拉維拿起那對武器,測試著它們的平衡。「整個壇城封地都在生產的石頭,卻沒有幾個居民知道它們確切的作用。這是因為貴族們對有關魔法的知識都十分保密,他們不大喜歡看到平民擁有比他們強的力量。」

  「那壇石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我以為它們只是種建材。」伊薇的表情專注,觀察著他手裡的石製武器。

  「壇石有分兩種——礫石和晶石。礫石就是妳所說的,可以當作建材的白色石頭。它們的功用是儲存魔法能,未經儲存的空礫石會吸收魔法師的能量,使我們的魔法能力變弱,但通常如果不是長時間接觸,失去的能量都會恢復。」奇拉維解釋道。「所以在執行任務時,我們會在臉上綁布條阻隔粉塵,那些礫石粉塵會在不知不覺間減弱我們的魔法能量。」

  他先將擊棍放在一旁的地上,另外從包裹裡在拿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白色石頭,交給伊薇。「這就是還沒儲存能量的壇礫石,妳試試看把魔法能存進去。」

  伊薇握住石頭,有些遲疑。「我該怎麼——」

  她突然打住,用驚嚇的眼神注視著手中的石頭,「嘿!它在吸走我的能量!」

  「感覺到了嗎?」奇拉維點頭說道。「在用魔法戰鬥時要很小心,如果有感覺到自己的魔法被吸走,就要立刻強迫自己恢復平靜。這樣一來魔法就不會繼續流失,妳試試看。保持平靜,不要有任何情緒。」

  伊薇閉上眼睛,片刻後她緩緩地開口:「我想它停止吸我的魔法能了。」

  「很好。」奇拉維拿回石頭,把它扔回包裹裡。「平靜下來,這是魔法課程的第一堂課。當妳想要停止魔法,或是停止魔法被礫石吸走時,就得讓自己恢復平靜。相對的,礫石既然可以吸走妳的能量,妳也可以吸收礫石的能量。試試這個。」

  他取出另一顆和方才那顆相仿的石頭,不過這顆石頭白色的細緻表面上還泛著幾絲銀色紋路。「看到它的花紋了嗎?那就表示它是已經存滿能量的礫石。現在,握住它,然後用妳之前召喚火焰的方式挑起情緒。」

  伊薇照他說的做了,熟練地讓怨恨填滿她眼底。一開始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然而持續內心的怒火幾分鐘後,她抬起一邊眉毛,「我剛剛被吸走的能量回來了。感覺有點像是睡了一場濃縮的覺,全身的力氣突然增強。」她偏著頭想了一會後又修正了自己的話,「不對,這種能量和真正的力氣不太一樣。比較抽象。」

  奇拉維難得地微微一笑,「妳對自己的魔法能很敏感,這是件好事。吸取壇石的能量可以讓妳得到額外的力量,不過依然是不久後就會恢復成原本的樣子。這樣,對於礫石的功能妳還有疑問嗎?」

  伊薇搖頭,將手中的石頭還給奇拉維。「我都了解了。那麼晶石又是做什麼用的?」

  奇拉維彎腰拾起自己剛剛放在一旁的擊棍,對伊薇積極的學習態度頗為滿意。「晶石的功用乍聽之下比礫石更容易明白,但是使用它的學問可複雜得很。當我接觸到了一顆壇晶石,心中的情緒就會被它轉換成實質的魔法能,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訓練處理細部的情緒,讓轉換出來的魔法能更多變。看著。」

  奇拉維平舉右手,對準了一旁的樹幹,猛然收縮一陣絕對的冷酷感。一個圓錐狀的鋒利冰刀快速地衝出來,夾帶驚人的力道深深埋進樹幹。

  伊薇低聲驚呼,「這就是為什麼這裡的植物看起來都這麼沒有生氣嗎?」

  奇拉維翻了個白眼,「總之,晶石能夠把妳的情緒具體化——當然,前提是妳要擁有相對應的魔法血統。看到我拿的這個武器了嗎?它裡面各包含一顆晶石,外面則用存滿能量的礫石包裹。這樣一來——」

  「就可以在攻擊的時候加強力量?」伊薇搶答道。

  「沒錯。」奇拉維點了點頭,很高興這傢伙在接受訓練時比在市集時要討人喜歡得多。「這對擊棍是我托哈布做的——他是採石場的工頭之一,有辦法掩人耳目提供我們壇石。我們之所以需要源源不絕的壇石來源,是因為晶石有所謂的轉換限度,一旦晶石超過限度,就等同於報廢了,需要換一個新的。再使用超限晶石的話會使魔法師本身變得極其虛弱,甚至致死。妳之所以會以為自己的能力消失就是因為這樣,之前妳用的那顆石頭已經超限了。」

  「這顆嗎?」伊薇從口袋掏出那顆海藍色的寶石問道。

  「妳還留著啊?」奇拉維皺眉問道。

  「別擔心,我不會用它的。」伊薇說道,將壇晶石收回口袋。「只是想留作紀念。」

  奇拉維不予置評地聳肩,「好吧。現在,這對擊棍是妳的了,但是拜託好好保管,晶石的產量很稀少,價錢不便宜的。」

  伊薇百般珍惜地接過她的新武器,研究了起來。「這也可以用在肉搏戰,是嗎?用比較重的前端打人應該會很痛,而且整體的平衡感也很棒。」

  「妳對打架似乎頗有經驗啊?」奇拉維好奇地問道。「剛剛被我嚇醒時妳的戰鬥姿勢也挺標準的。」

  伊薇尷尬地聳聳肩,似乎不想多談。「環境使然吧,我想。」

  他瞇起眼睛,但沒有再追問。「好吧,那麼該進入重頭戲了。讓我們來看看妳的程度如何。」

  他說著退到一旁,讓出空間給伊薇,接著比了個「請」的手勢。

  「讓我看看妳的怨恨之火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shley♡
  • 頭香啊!!!!
  • YA恭喜搶到超好搶的頭香一支(?!

    k.n.麵 於 2014/07/27 15:13 回覆

  • Fortunia
  • 喔喔喔棒棒棒
    整個充滿魔力的一章ˊˇˋ
    依薇感覺是個充滿潛力的女孩兒www
    我期待她打倒佛地魔(诶诶不同小說喇
    為甚麼奇拉維讓我想到骸骨的傑斯
    就是那種 酷酷的 壞壞的 帥帥的(嘿嘿嘿嘿我的菜
    佩絲好帥氣 (y)
    以後有她的打鬥場面嗎 好想看www
    啊佩絲讓我想到巨人裡的亞妮www(像嗎 好像不像xD

    這個如果出版我一定會買喇
    真的
    我除了白虎之咒沒有買其他奇幻類小說
    妳燃起了我對奇幻的興趣www
    各種各種期待
    麵麵大作家(诶诶我要去索取作家簽名好方便xD
  • 謝謝你啊哈哈XD
    充滿魔力嘛?因為是在魔法教學吧?XD
    其實我也很想看她打倒佛地魔,不過哈利也花了七年學習後才打倒他,所以就讓我們再等等吧?(?!!
    OMG傑斯嗎?XD
    老實說哦,骸骨之城我只看了一二集-.-"
    而且本人沒有很喜歡傑斯哈哈(其實也有可能是被電影選角影響
    不過我也沒有很喜歡我兒子,所以可能他們真的有像吧?(打量
    佩絲當然要讓她打啊~~不過目前還沒寫到-.-"
    可能她打起來會像亞妮哦,不過平時甜美樣比較像克里絲塔吧哈哈(大誤
    有點雙重人格這樣OAO"

    謝謝Fortunia這麼說><
    白虎之咒我現在才剛開始看orz
    但是我真的超愛奇幻,可能小時後被哈利波特影響太多,
    整個大愛那種魔法甚麼甚麼的XD
    要索取簽名??!哪有那麼容易~
    你得先拿你的簽名來換啊~(伸手((被打XD
    Fortunia根本多才多藝好不好,
    作家兼畫家<3
    整個藝術氣質有沒有,像我就是那種帶著呆呆黑框眼鏡宅在家用電腦的頹廢人物哈哈XD

    k.n.麵 於 2014/07/27 15:23 回覆

  • 馬卡龍*Frences
  • 這章錯過後面會接不下去欸欸幸運啊我看到了<<

    那個佩絲!!!完全反感不知道為甚麼 )x 我也要去練格鬥啦我們PK(喂 為甚麼她對萊恩這麼好啊啊原來甜言蜜語這麼好用(不是) 她不會喜歡來恩吧?! (夠了

    這章的奇拉維比較貼心一點點A__A 好啦也說不上是貼心 比較沒那麼看不起人 比較有耐心
    不對 好像還是很看不起人XD

    我期待他有天貼心的的表現A__A(就像divergent那個雪琳在爬梯子的時候theo從後面接住她不讓她掉下來((我沒看 是因為主題曲beating heart MV有這幕XD
    欸我也是戴著黑框眼鏡在家用電腦5個小時那種(唉
  • 對呀這章很重要ˊˇˋ在交代奇幻設定的意思

    齁你真的很討厭她噢QQ我要哭哭了,wait wait,你要跟他打嗎????
    噢帥啦,我的精神來了0ˇ0大家快來看喔,要打架要打架了~~~~(被揍
    她跟萊恩........也許會是一對吧哈哈(噢這是....劇透?

    他根本沒藥救好不好,你看你家阿強多乖,我真的不懂為甚麼他就是這麼顧人怨欸=.=
    害我一度很想拿刀砍他(砍的到才有鬼了.........

    恩...有啦他後面有貼心的表現,要先等伊薇融化他變成冰塊的心臟呀(大誤
    噢~~~~分歧者的橋段<3
    其實不瞞你說,自從電影選角出來之後,我對四號就無感了.___.
    覺得他們電影完全是師生戀的樣子耶QAQ

    哈哈我們都是宅宅嗎?XDDD宅女萬歲!!!!(?)

    k.n.麵 於 2014/08/11 14:13 回覆

  • Fei (緋)
  • 看完這篇後,才驚覺自己的自創中,還沒解釋關於能力方面的......(我設定有魔法學院可以訓練魔法,呃,很像哈利波特的霍格華滋學校,有很多關於比冰或火的課程,希望到時候不會搞得太複雜......魔法真是一門學問啊!)
    妳寫的好棒!訓練時的解說也很蠻容易懂。
    好喜歡這種題材!
  • 是呀,解釋魔法運作是奇幻中很重要的一環呢,我當初寫這章就很怕會太像在交代設定,對談就不自然了QQ
    緋的小說要看魔法學院裡的課程搂?到時候一定會更清楚的
    BTW我超愛霍格華茲XDDD(哈利迷
    魔法在設定的時候就要盡量控制不要太複雜,不然最後作者自己應該也會亂掉XD
    除非是像迷霧作者那種神級的,不然我們平民老百姓還是先從簡單一點的下手吧

    k.n.麵 於 2014/08/26 22: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