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l, 聽說今天是七夕情人節-3-

其實本麵原本是完全沒在過情人節的,大概是七夕過後兩個禮拜才再問:"欸今年七夕過了嗎?"的那種人XD

不過因為一個很重視七夕的小天后,所以就來跟大家說聲情人節快樂好了ˊˇˋ

為了慶祝節日,今天連發兩篇,但這兩篇都沒有甜蜜戲,所以不用想太多唷各位(被揍

好啦,要甜蜜得再等個....兩章左右吧XD

 

~~~~~~~

 

伊薇瞇眼望著空地另一端的四個靶心,吐出一口氣讓自己靜下心來。為什麼中間那個深色圈圈老是這麼小呢?根本不成比例啊!

她的手在身前舉起,擊棍的尖端瞄準目標。收縮“怨恨”。經過一個月的反覆練習,她不再像一開始那樣需要藉由回憶引發情緒。現在她只需要微微皺眉,大力吸一口氣,就能夠感覺到恨意開始沿著血管蔓延到全身、衝向她的神經末端。她只需要去感覺它們、控制它們,讓它們按照她想像的方式轉變成實體——

一個速度極快的火球衝向標靶,後座力讓她的身子往後傾。然後她很快又移動手臂,轉為瞄準右邊的另一個標靶。收縮怨恨、火球。怨恨、火球。怨恨、火球。

總共四發火球怒吼著燒向靶心,或者該說,燒向伊薇從十步外看起來像是靶心的地方。她的第一發根本連靶子都沒碰到,只燒掉了旁邊的一塊樹皮;而第二發和第三發也只擊中靶心到靶子邊緣的白色區域。

但在看見第四個標靶的成果時,伊薇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終於,在練習將近一個月後,她辦到了!

「正中紅心!」她舉起雙手興奮地宣布。此刻正朝她走來的佩絲露出替她高興的笑容,萊恩也向她豎起大拇指。難得酒吧休息一天,他們都來看她練習,而她也順利交出漂亮的成績單了。滿足感和成就感瞬間充滿她的胸口。

「誤打誤撞。」奇拉維立刻毫不留情地澆了她一頭冷水。

她橫眉豎目地怒瞪著他,「你知道,鼓勵對於初學者而言——」

「我完——全——不知道。」他慵懶地說,臉上的表情令伊薇很想用火球轟掉他的頭。「給我繼續練習。四分之一的命中率?而且還是誤打誤撞打中的?這樣的成績妳還想要我准妳參加任務?」

「別太刻薄,奇拉維。」佩絲語帶笑意地說道。「她的咒語力量很大。我當初練了半年才成功電焦一棵樹,但伊薇第一天就做到了。」

「她有種特別的暴力。」奇拉維點頭承認。「不過準頭真的很差。況且,魔法能的要訣在於“精準地”控制情緒,而不是比蠻力。」

萊恩抬抬眉毛,一手隨性地搭上奇拉維的肩膀,擺出過分刻意的沉思姿態。「說到暴力,我這輩子只看過一個平民魔法師和伊薇同樣擁有這種天生的暴力。」

伊薇的注意力立刻被挑起。

「而且他毀掉的樹我花了三天的時間才治療好,足足是伊薇的三倍!」萊恩繼續說道,依然笑嘻嘻地勾著一臉不爽的奇拉維,對著伊薇眨眨眼。她也對他報以燦爛的微笑。

「拜託,」奇拉維對著萊恩翻翻白眼。「別忘了是誰拚命研究治療咒的運作方式,你才有辦法治療那些“可憐的樹”——」

「對對對,你是團隊的開山首領,超級大英雄。等哪天你死了,我們一定會確保日後世世代代的元素師都尊你的名號為聖。」佩絲嘲弄地開玩笑道。「阿奇神?不錯。我喜歡。很符合你搞怪的風格。」

他們全部一起大笑,除了一臉陰沉的奇拉維。

「我“並沒有”打算走搞怪路線。多謝好意。」

「怎麼?我以為你的髮色就是為了搞怪。」萊恩無辜地打量著奇拉維,後者的眼神冷得像冰元素咒。「它們看起來像是佩絲的新調酒。你知道的,藍莓果汁加白蘭地。那種漸層非常美妙。」

奇拉維冷冷地挑眉,「我的髮色是“天生的”,跟藍莓一點關係都沒有。」

他們三人再度放聲大笑,沒有人理會奇拉維的白眼。

「好了,夠多廢話了。」奇拉維推開萊恩,瞪著伊薇。「繼續練習。在妳的命中率達到四分之三之前,不准來吃早餐。」

伊薇發出痛苦的哀號。

奇拉維和萊恩都離開庭院,只剩下佩絲站在空地旁的一棵樹下,淘氣地朝伊薇眨眨眼,「別灰心,多練習就會進步的。妳已經很有天份了。」

「但在這麼餓的狀況下我根本打不中!」伊薇嘟噥著抱怨道。

佩絲微笑,極淺的金髮在臉旁閃閃發亮。「那就隨便亂打吧,反正時間到了奇拉維不會不讓妳吃早餐的。他沒有嘴上說的那麼絕情。只是妳得忍受他那該死的冷嘲熱諷就是了。」

伊薇皺了皺眉,舉起手中的擊棍連看都不看就胡亂發射,燒掉了一叢灌木。黑煙和燒焦的味道一同飄散開來。

「我不確定是不能吃早餐比較可怕,還是被那個撬窗癖貴族血罵比較可怕。」她說道。

「其實阿奇人不壞,只是嘴巴不饒人而已。」

「你們認識很久了嗎?」她突然好奇地看著佩絲,後者臉上依然掛著淺淺的笑,模樣甜美,深色的眼睛卻閃爍著銳利的光芒。佩絲在沒有發飆的時候看起來就像這樣——一個美麗的洋娃娃。當然,如果忽略掉她手臂和鎖骨上那些疤痕的話。那是唯一透露她戰士身分的特徵。

「不算很久。我和萊恩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馬,一起在街頭長大。我在奇拉維十三歲的時候認識他,到現在也才五年。不過我和萊恩的確是陪著他經歷過了不少事。」佩絲甜美的笑容在說最後一句話時僵了一下。

「怎樣的事?」

「某些……讓他改變很多的事。」她無奈地搖搖頭,「我不該在他還沒同意的狀況下告訴妳這些,有點像在說閒話。妳只需要知道,我剛認識奇拉維時,他是個很開朗、很喜歡作弄人的搗蛋鬼。我們那時都直接叫他阿奇。」

伊薇驚訝地眨眨眼,她沒有想到奇拉維刺蝟般充滿敵意的個性,可能是來自於某些事的打擊。「好難想像。」

「的確,看他變成這樣挺叫人難過的。還有——他媽的這邊為什麼會有火!」佩絲突然尖叫咒罵道,方才洋娃娃般的氣質形象如遇水的顏料似的從她身上滑落。

「哇!」伊薇瞪著佩絲身後那片燃燒的灌木叢。「我沒發現它們燒起來了。」

佩絲怒瞪著她。伊薇膽小地瑟縮了一下。“怎麼翻臉跟翻書一樣快啊?”

最後,佩絲嘆了口氣,用不知何時出現在她手中的擊棍指向火焰。噴灑而出的水柱熄滅了火苗。

伊薇一臉欽佩地看著,「妳的魔法能好穩定。」

「對啊,」佩絲聽見她的讚美,馬上又露出了笑容。「我練習了很久,畢竟我不像奇拉維,擁有那麼多種元素咒。我只有水和電而已,它們是蠻方便的元素組合。水可以導電 ,兩者配合在一起,殺傷力就更大。」

伊薇偏頭思考著,「我不知道元素咒還可以這樣互相配合。」

「魔法能使用的技巧比妳想像的還要微妙有趣,等奇拉維教妳該怎麼更精細地控制情緒,妳會發現很多好玩的事情——看看這個。」佩絲再次舉起武器,瞄準伊薇練習的標靶。一道光芒刺眼的閃電衝了出來,在半途分裂成四道,分別打中了四個靶心,在上面燒出黑色的焦痕。

伊薇發出一陣驚呼。

「現在,妳的命中率是百分之百了。我們去吃早餐吧。」佩絲俏皮地比出勝利手勢。

「諸神啊!妳太強了,佩絲。」伊薇高興地抱住金髮女孩。「我好愛妳!」

佩絲吐了吐舌頭,「我只幫妳這一次,下不為例。」

 

「我不是說除非妳的命中率達到四分之三,否則別給我出現在餐桌旁嗎?」奇拉維瞪著一走進屋內便瘋狂覓食的伊薇,拉高音調說道。

「我知道啊。」伊薇啃著手中的煎餅回答,聲音糊在一起。「我有照你說的做啊。不信你自己去看標靶上的痕跡。」

佩絲在一旁點著頭,一面優雅地撕開麵包。「她說的是真的,我可以作證。」

「少來,」奇拉維嚴厲地瞇起眼。「妳們倆覺得我有這麼好騙嗎?下次我會叫萊恩負責盯妳,女孩。」

「不要叫我女孩。我下個月就滿十六歲了!」伊薇抗議道,卻因為嘴裡仍含著食物而顯得氣勢薄弱。

「我可不敢保證讓我盯伊薇會比較好。」萊恩把一份炒蛋再添到伊薇盤中,溫和地笑著。「你知道我的個性,奇拉維。面對一個火元素師,我能多有威嚴?」

奇拉維不高興地瞪著餐桌旁的大家,但他們全都泰然自若地繼續享用早餐。伊薇暗自竊笑,她一開始還有點害怕奇拉維那冷若冰霜的瞪視,但現在早就習慣了。她變得跟萊恩和佩絲一樣擅長無視他的怪脾氣。

安靜的晨間片刻突然被一串敲門聲打斷,桌旁的四人都轉頭望向外頭。

「誰啊?」萊恩隨意地問道,一面走去開門。門後出現的是一個身材高壯的採石場工人,穿著貼身的白色背心和寬鬆的長褲,一頭亂糟糟的頭髮涔滿了汗水。

「哈布。」萊恩疑惑了一下,然後立刻恢復成歡迎姿態。「進來吧。你這個時候怎麼會來?」

哈布甩甩汗濕的頭髮,進入酒吧,在桌邊的空位坐下,自動拿起一個麵包開始吃。自從伊薇第一天見過他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眼前這個男人看起來比當時少了一些活力,眼眶下也多了一圈黑眼圈。

「怎麼了,哈布?你看起來不太好。」她問道。

他只是咧嘴笑笑,伸手越過桌子揉揉伊薇的頭髮,「我沒事,小姑娘。不用擔心。」

「別裝了,哈布。」奇拉維說道。「連只和你見過一次面的伊薇都看得出來你很有事。而且我相信你現在出現在這裡也不只是為了吃免費早餐。」

採石工人嘆了口氣,「好吧,既然這樣,我就直說了。孩子們,我不能再提供你們壇石了。至少有好一段時間不行。」

所有人的表情就像是挨了一記重拳,除了伊薇,她只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哈布,不確定這代表了什麼。

「怎麼?」他挑眉。「阿奇沒有跟妳介紹我的工作嗎?」

「有啊。他說你是採石場的工頭,還提供我們壇石。」

「沒錯。」哈布的聲音帶著一份自豪。「妳知道的,越是禁忌的玩意,就越多人想要,所以我在工作的時候有一些小門路能弄到壇石——至少曾經有啦。」

「曾經?發生了什麼事?」佩絲輕聲問道,卻掩飾不了聲音裡的無奈。「又是波克多幹的好事?」

哈布無奈地抓抓頭髮。「算是吧。我輪完晚班直接過來,就是為了要告訴你們這件事——卡蒙被殺了。」

萊恩低呼一聲。

「卡蒙是誰?」伊薇愣愣地眨眼。

「公會的壇石提供者。」奇拉維冷冷地說。

「那這個公會又到底是在幹嘛的?」她再度提問,覺得自己好像什麼事都不知道。

一樣是奇拉維回答了她的問題,「公會是由各個魔法地下組織一起組成的。在壇城,他們等於是所有魔法師的官方政府,負責監督與保護各個組織。當然,前提是你要先加入他們。」

「公會的代表們都是非常強大的魔法師首領。」哈布補充道。「壇城的魔法地下組織都必須加入他們,否則就會被消滅——這是為了保證所有魔法師組織都會乖乖的,不會替大家引來危險。公會確保所有組織的行動都在一定的標準限度內,並保持各組織的實力平均、維持秩序……。總之,他們非常強大。他們的壇石來源死了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奇拉維冷哼一聲,「我不會把公會說得那麼偉大。不過卡蒙的死的確代表波克多的行動又更進一步了。」

「噢,何止更進一步,簡直是更進十步。你們以為我的黑眼圈是哪裡來的?」哈布打著哈欠抱怨道。「我們被要求比平常工作多三個小時!所有歸波克多管的採石場都是這樣。出入口的安檢也更嚴格了,所以我才說沒辦法再提供你們石頭——被抓到的下場太慘了。這種玩笑我可開不起。」

伊薇深深鎖著眉頭,“採石場的狀況一定比哈布說的還要可怕,能把像他那麼強壯的人累成這樣可不容易。”

“可是,還有一件事很奇怪。”

「我不懂,為什麼他們要那麼多壇石?我的意思是,以他們出產的數量,為什麼還要讓你們加班?被平民偷走個一兩顆又有什麼關係呢?」伊薇開口問道。

「這個嘛,我想不是數量的問題。」萊恩說道,「而是因為波克多非常討厭平民魔法師,他們不希望我們有管道拿到壇石。」

「為什麼要討厭平民魔法師?」

「這點我也很好奇,」奇拉維冷笑一聲,伊薇覺得自己從沒看過如此冰冷的笑容。「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不惜殺掉那麼多人?等我逮到他們,最好是給我一個夠好的理由——如果我有給他們時間解釋的話。」

奇拉維充滿恨意的語氣令伊薇渾身起了雞皮疙瘩,她轉向其他人,卻只看到萊恩和佩絲擔憂地互視,而哈布則朝她悲傷地搖了搖頭。

「總之,我該回去了。」哈布起身說道。「最近除非有要事,否則盡量不要來找我。不能讓其他人看到你們和一個採石場工頭走這麼近,這樣對我或你們來說都很危險。我還是會試著找出這次安檢程序的漏洞,只是會需要一點時間——」

「哈布,這樣很危險。你沒有欠我們,不需要冒生命危險幫忙。」佩絲不贊同地說道。

「就算賠了一條命,我也會幫你們。」哈布露出大大的笑容,看起來總算比較像是伊薇一個月前見到的開朗男人了。「再怎麼樣我也要活著看殺死海克特的傢伙下地獄去。別辜負了我的期待啊,阿奇。」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奇拉維的眼神冷酷而堅定,但是伊薇看到一旁的萊恩和佩絲都露出非常、非常擔憂的神色。

「那我先離開啦。諸神眷顧你們,孩子。」哈布爽朗的大嗓門逐漸消失在門外,留下他們四人,早上原本輕鬆的氣氛早已消失無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