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暗了,絢爛的晚霞投射在飄著石屑而霧濛濛的空氣中。壇城的傍晚,溫度降得很快,因為是位於內陸的山城,這裡晚上的空氣總是乾燥而冰冷。
  儘管如此,低溫並沒有阻止鎮上的工人在下班後到酒吧喝上一杯、和朋友小聚;年輕氣盛的有錢人家小孩也瞞著父母偷溜出門,到鎮上唯一的酒吧裡狂歡,享受青春。
『雙子酒吧
  典雅而不失設計感的招牌在暮色中擺盪。這店名是海克特取的,簡潔浪漫。來這裡的客人都知道,經營雙子酒吧的主人就是一對年輕的雙胞胎兄弟,聽說前幾年父母雙亡了,只留下這店面讓兄弟倆得以謀生。
  奇拉維對這酒吧的名字不甚滿意,他和他哥哥不一樣,沒有他那種浪漫和文采。相反地,他喜歡坦率、直接、不加修飾,對他來說,酒吧就是酒吧,有沒有名字都沒差。
  事實上,海克特不僅僅是文采比他好——他即便只比奇拉維早幾分鐘出生,卻總是比較聰明、比較細心、比較成熟,連體能似乎都比奇拉維要好一些。
  然而奇拉維並不介意,他和海克特的感情很好,兄弟倆常常幼稚地打成一團(雖然通常奇拉維都會輸)。而且反正他也不想當個像海克特那樣的人:有愛心、負責任、有能力。不,那樣的形象根本不適合他。
  同樣住在酒吧裡幫忙的,還有一個金髮女孩和棕髮男孩,佩絲和萊恩。他們曾是街頭流浪兒,卻被海克特收留。至於為什麼要收留他們?這又要扯到他們兄弟那不可告人的血統身分了。

 

  「奇拉維,你很閒啊?」海克特站在吧檯後招呼客人,挑起一邊眉毛看著他那閒閒沒事幹的老弟。
  「怎麼?難道你放心把你的寶貝調酒交給我來弄嗎?」奇拉維咧嘴一笑,慢慢從陰影處晃到吧檯後。
  他長得幾乎和海克特一模一樣,一樣奇特的深藍髮色,一樣的藍眸,一樣偏白的膚色。但若是仔細看,還是可以看出兄弟間的不同。海克特的五官比較柔和;奇拉維的則比較深邃。海克特笑起來臉上有淺淺的酒窩,給人溫柔親切的印象;奇拉維的笑則帶有一種狂放不羈,全身散發著壞小子的惡作劇氣息。
  「你這小子,」海克特伸手作勢揍他一拳,「什麼都不會做。去給我招呼客人!」
  「唉唷。」 奇拉維側身閃過他老哥,臉上依然掛著懶洋洋的笑容。「好吧,如果你的客人包括漂亮女孩的話,那我很樂意。」
  「死小子。」海克特踹了他一腳,奇拉維立刻痛得跳開。
  「喂喂你下手輕一點好不好?」然而海克特面不改色地繼續用一副無辜樣擦著玻璃杯。
  奇拉維不爽地抱怨幾聲,拖拖拉拉地在吧檯邊站好招待客人。晚上的酒吧沒有供應餐點,因此萊恩跟佩絲也在吧檯前幫忙,準備調酒之類的東西。可是自從海克特認定奇拉維完全沒有調酒天份後,他就只有乖乖站著招呼客人的份。
  但其實跟客人聊天也蠻好玩的,尤其是跟那些來酒吧狂歡的年輕女孩。
  「咦?所以你們真的是雙胞胎啊?」一個盛裝打扮的金髮女孩朝奇拉維開口,再看看旁邊的海克特。「諸神啊,真的好像哦!有什麼方法可以分出你們兩個嗎?像是胎記或疤痕之類的?」
  奇拉維打量了她一陣,那女孩的穿著看起來應該是商人的女兒,有著漂亮的紅金色直長髮,瓷器般的白皮膚,一雙魅惑的湖水綠眸朝他眨呀眨,長得很漂亮,是標準會跑酒吧的年輕小妞。
  「這個嘛,」奇拉維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妳只要記得比較帥的弟弟叫奇拉維,比較無趣的哥哥叫海克特。」
  女孩微笑,露出一口貝齒,「我猜你是那個比較帥的弟弟?」
  「太有眼光了,姑娘。」奇拉維故作紳士地彎身行禮,「我就是奇拉維,也可以叫我阿奇。但為了讓妳別搞混,基本上看到戴著帽子的就是我。」他順勢從懷裡變出一頂黑色貝雷帽,翻到頭上戴著。「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請問妳的芳名?」
  那女孩往前坐到吧檯前的高腳椅上,一襲漂亮的白裙垂落。她將裸露的手臂放到吧檯上,「你可以叫我莎凡娜。」
  「很高興認識妳,莎凡娜。」奇拉維邪氣地笑著,牽起女孩的手輕吻她的手背。「需要來杯飲料嗎?像妳這麼美麗的女孩,一定要讓我請妳一杯才行。」
  這時,海克特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朝他們的方向走來。
  「奇拉維,你是在接待客人還是在把妹啊!」他伸手要巴奇拉維的頭,卻被他閃開了。
  「老哥,你在淑女面前還這麼暴力真是太糟糕了。」奇拉維的藍眸閃著狡黠的光芒,令海克特覺得非常不妙。「莎凡娜,容我向妳介紹,這就是我那雖然沒那麼帥,可是頭腦非常聰明,對女生也很體貼的老哥。海克特。」
  「很高興認識你,我是莎凡娜。」女孩露出燦爛的笑容,伸出手讓海克特親吻。而海克特只好笨拙地彎腰,嘴唇輕觸女孩的手背。
  奇拉維在一旁幸災樂禍地看著這一幕。要說海克特有什麼時候會輸給他,那就是面對女孩子的時候了。雖然海克特聰明、風趣、溫柔,還擁有自己的酒吧,照理來說把妹應該要無往不利,但偏偏他每次面對女生都拘謹得像個木頭人。他自己的說法是沒有遇到能讓他心動的女孩,但奇拉維倒是很熱心地在替自己物色大嫂——雖然大多數時候的收場都是他自己和女孩玩得很開心就是了。
  趁著海克特被莎凡娜纏住,奇拉維溜到另一邊的吧檯,繼續打混摸魚兼把妹。萊恩和佩絲看到他,也只是送了幾個白眼過來,搖頭無奈地笑了笑。

 

  出乎意料地,那天以後,莎凡娜似乎繼續和海克特有來往。
  「欸,阿奇,」那時萊恩和他一起在市集採買酒吧需要的食材,「那女孩是在跟你揮手嗎?」
  奇拉維瞇起眼睛,在陽光下努力看向萊恩手指的方向,「可能吧。其實我不記得她是誰。」
  遠方一個身穿青蘋綠紗裙的女孩小跑往他們的方向,直接奔進奇拉維的懷裡,把他嚇了一大跳。
  「呃……小姐妳哪位?」
  那女孩困惑地抽身,仔細端詳了奇拉維的臉一會兒,在看到他壓得低低的貝雷帽時立刻尷尬地跳開。「哎呀,對不起,阿奇。我以為你是海克特。」
  奇拉維大笑著,「真奇怪了,通常美女們都是把海克特當成我跳到他身上,沒想到妳反而是要找我哥啊?那老頑固終於學會怎麼討女孩子歡心了嗎?」
  「真的很抱歉。」那女孩不斷向他鞠躬道歉,臉上泛起紅暈。「我下次會注意的。」
  「咦?」萊恩在一旁開口了,「妳是酒吧的客人吧?我記得前幾天看到妳在吧檯跟海克特聊天。」
  奇拉維聞言仔細地打量著女孩,「原來如此啊,妳是莎凡娜嘛!」
  「是啊,沒想到你記得我啊?」莎凡娜羞赧地笑著說。
  「這話太傷我的心嘍,」奇拉維擺出受傷的表情,一手按上心口。「這麼美麗的姑娘我怎麼可以輕易忘記呢?」
  萊恩淡淡地在一旁補槍:「你剛剛明明跟我說不記得她是誰的。」
  「喂喂!兄弟這樣當的啊?居然出賣我!」
  莎凡娜發出銀鈴般動人的笑聲,「其實是阿海,他說你從來不會記得一個女生的名字超過一晚。」
  奇拉維用鼻子哼了一聲,「那傢伙連女生的名字都記不住,有什麼資格說我啊?」
  「那妳跟海克特到底是什麼關係呢,莎凡娜小姐?」萊恩彬彬有禮地笑看著女孩,臉上的表情像是心裡已經有數。
  「就是啊,妳該不會喜歡他吧?」奇拉維也好笑地看著她。
  莎凡娜只是臉紅著微笑,「真不好意思了,兩位,我爸爸要我去幫忙顧店。改天再聊吧。」
  然後她便揮著手跑開了。
  「一定有鬼。」奇拉維一面輕壓帽緣向女孩道別,一面朝萊恩低語。「兄弟,打個賭,一年後我就得叫那女的嫂子了。」
  「是嗎?海克特才十六歲,要結婚太早了吧?」萊恩懷疑地說。
  「喔,相信我。我老哥不談戀愛則已,一旦談起來啊,絕對是專情到底,超有責任感。他大概以為吻過一個女孩就得對她負起終生責任了。」
  「你把這說得好像很糟似的。」
  「還不夠糟嗎?」奇拉維假裝驚恐地問道。
  「你啊。」萊恩無奈地搖搖頭,「真該跟你哥學學。」
  「才不要!誰要變成他那種連把妹都不會的呆瓜啊?」
  萊恩只是嘆了口氣,然後轉過頭去隱藏笑意。

 

  回到酒吧後,可以想像地,奇拉維把他哥煩到快死了。
  「海克特——」他跳上吧檯,坐在那兒,阻擋海克特擦桌子的動作。「告訴我啦!那女的跟你到底什麼關係?」
  「讓開啦你這傢伙,」海克特帶著笑意地咆哮,「我要擦桌子。」
  「除非你告訴我你跟莎凡娜有沒有在一起。先說喔,你最好別想騙我,本少爺的愛情雷達可是非常準的。」
  「什麼跟什麼啊。」海克特無奈地手插腰看著他老弟,「好吧,你要聽是吧?我的確喜歡她啊,怎樣?」
  「嗚呼!」奇拉維歡呼著跳下吧檯,衝向正在掃地的萊恩和佩絲,一手一人抱住他們。「感謝諸神,我們海克特終於談戀愛了!感謝諸神!」
  那天,他們開了香檳幫海克特慶祝,佩絲甚至忍痛貢獻她做的鮮奶油讓他們拿來砸海克特,三個人把海克特整得慘兮兮,玩得不亦樂乎。
  但到了傍晚,他們三個又煞費苦心地將男主角打理一番,逼他在平時的襯衫外頭再加上一件帥氣筆挺的西裝外套,等待女主角的光顧。
  當莎凡娜踏入酒吧走到吧檯前時,奇拉維立刻蹦蹦跳跳地捧著一個花環上前去,萊恩和佩絲也放下手邊的工作往這邊聚來。
  「各位!」 奇拉維大喊著吸引酒吧客人的注意,「麻煩各位注意一下這裡!我們酒吧優秀的老闆海克特——記得,是海克特,不是我喔——他有話要跟我們美麗的莎凡娜小姐說,大家可以來聽一下他要說什麼嗎?」
  「奇拉維!」海克特滿臉通紅地咒罵他老弟,然後轉向萊恩跟佩絲,「連你們兩個也出賣我,這些不知好歹的傢伙——」
  「哎呀!美女當前,還說這些什麼沒營養的話呢?」奇拉維堆滿笑容看著他臉紅的兄弟,貝雷帽俏皮地往後方反戴著。「快點吧,海克特。有喜歡的女孩就要大膽告白啊!」
  於是,海克特就在眾人的起鬨中向莎凡娜告白,而她也在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答應和他在一起。
  「恭喜你們!」佩絲尖叫著推出一個大蛋糕開始分給在場的各位。也許其他城鎮的人會認為,一個酒吧老闆戀愛了有什麼值得這樣慶祝?但只有生在他們鎮上的人才懂得,海克特終於找到喜歡的女孩子是件多麼讓人感動的事。
  奇拉維笑盈盈地將花環獻給莎凡娜,「恭喜妳啦,美麗的大嫂。下次最好確定認對人再抱下去哦,不然我老哥會揍我的。」
  「你說什麼?」海克特立刻轉過頭來,「莎凡娜抱過你?」
  「欸欸她自己撲上來的不關我的事啦!」奇拉維立刻大聲替自己辯護,同時躲到萊恩背後。「萊恩可以幫我作證,我真的沒有怎樣好不好!」
  「萊恩,到旁邊去,別阻止我教訓那臭小鬼——」
  他們兄弟便這樣分分擾擾鬧了一整個晚上,每個人都笑到累癱了。那是奇拉維記憶裡最接近完美的一天。

 

  當時的他真的以為,這樣的生活能一直持續下去,莎凡娜會成為他的大嫂。他們的人生會一路快快樂樂地過完。
  他真的曾經這麼天真地以為……

 

~~~~~~~

 

如果有人看到這篇文的話,很抱歉現在才發QQ

還有本麵要被趕去睡覺了(並沒有人想知道!!)

所以明天再來跟你們喇咧........

真的萬分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