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說好要日更的QQ

可是昨天斷了一天

因為昨天真的太悲劇惹 從早就跑去學校社團開會跟練習

下午跟晚上連補了兩堂課(數學加化學 根本整死人OAQ

反正我想如果真的日更的話大家應該也會覺得煩XD

今天就換個口味PO個歌詞文吧

 

必須說,我很喜歡很喜歡這次這首歌(雖然我寫得沒有很好

是1R所有哥裡面我最喜歡的一首

但文的內容可能和歌詞沒有那麼符合

我用的是很不同的角度去詮釋

這篇文主要是想挑戰寫出 我這個年紀的一些情感

那種心態不完全成熟 卻漸漸要進入成熟的社會時

會做出的一些舉動

包含了 一些滿腔熱血維護正義的行為

大概也只有在這個年紀 我們才能對自己的作為如此自信滿滿

也只有在這個年紀 我才能忠實寫下這樣的狀態

所以雖然故事裡的人名比較西式

但其實是一篇在寫 很接近我生活周遭的故事(不過絕對不是真人真事 大家別誤會#

那麼 廢話就先說到這了=)

 

歌:

 

~~~~~~~

 

  約翰羅爾斯,<正義論>——
  平等權:『每個人都有同等的權利去將對等而基本的自由最大化。』
  差異原則:『使社會中處於最劣勢的成員獲得最大利益。
 
  ♦♦♦
 
  芙兒站在學生議會的講台上,憤怒地瞪著那張冷漠的臉龐,先前寫好的稿子早已在她指間皺成一團。
  「妳他媽的有沒有同理心啊?」她脫口而出,台下觀看質詢的觀眾立刻詫異地轉頭看她,站在她旁邊的連恩也拉住了她的手腕。
  「冷靜,芙兒。」他小聲提醒。
  而夏洛緹依然一臉淡漠。她清了清喉嚨,拿起麥克風,「抱歉,副主席,我只是接受邀請來參加會議,並不是義務接受妳的質詢。由於妳剛剛已經涉及使用攻擊性的主觀字眼,我想我有權提出離席申請?」
  芙兒深吸口氣,直直盯著質詢台上那個冷酷美麗宛如雕像的女孩。
  「離席申請,」她終於說道,「准許。」
  她手中的講稿已經被撕碎成一堆紙屑,她滿腔的怒火都在尖叫著這不公平,一點都不公平。她想到了珞絲無助流淚的樣子,想到了維爾。這女人似乎就是有辦法奪走她在乎的一切。
  憑什麼?
 
   ♠♠♠
 
  今天初夏的太陽比往年毒辣得多,除了把操場跑道蒸得發燙以外,也順便把學生們的耐心蒸得一點不剩。
  芙兒覺得心情很煩、非常煩、煩透了。
  主要原因是明明已經接近週末,正值假期在不遠處向她招手的美妙時刻,她卻必須壓榨頭腦面對模擬考,還有下學期即將到來的恐怖升學考試,讓自己不要陷入沒有大學念的窘境。有什麼辦法?從一年級的第一次考試起,她就是靠珞絲考前借她的筆記低空飛過,這下八成也只能靠她了。
  珞絲,她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雖然嬌小的個子和不擅交際的個性很難讓人印象深刻,但每次段考她的成績總是名列全校前3名,沒有一次失常。她明年會考上讓人羨慕的名校早已是大夥公認的事實。
  這種乖寶寶會和芙兒成為姐妹,也是件蠻令人訝異的事。
  芙兒哼著歌,忽視內心的煩躁感,走在放學時刻的校園裡,舔著拿來消暑兼消氣的冰棒,身邊走過一群背著大概十公斤的書包、正走向圖書館的用功孩子。
  她從眼角餘光注意到,人群中正迎面跑來一個熟悉身影。於是她迅速地跨一步站到他面前,咧嘴一笑,彈響了手指,「走廊上禁止奔跑,先生。」
  「唉,芙兒,原來妳在這,」連恩一面喘著氣一面說,「我找妳很久了,快點過來。」
  「什麼?找我幹嘛?」
  「妳來就是了,」他著急地拉她往前跑去。
  「到底怎麼了?」
  「是珞絲,她蹲在辦公室外的走廊上哭了快半個小時。」
  芙兒不禁失笑,「怎麼可能?珞絲在哭?」
  「是真的!不然妳以為我幹嘛這麼緊張?」
  她懷疑地噘起嘴,她所認識的珞絲可不是會當著眾人在走廊上哭的女孩。珞絲耶!臉皮超薄的珞絲!怎麼可能?
  她對連恩這番話保持著懷疑的態度,直到她被拉著跑過轉角,踏入辦公室前的那條走廊,看到的畫面才終於讓她相信——一個嬌小的人影靠在牆邊,肩膀不時抽動著,縱使背對著芙兒的方向,那頭紮得整整齊齊的黑色卷髮卻不可能被認錯。
  「妳怎麼了,珞絲?」芙兒震驚地問,走到黑髮女孩身後,小心翼翼地伸手搭著她的肩。
  聽到她的聲音,珞絲立刻轉過身來,不發一語地抱住了她,把臉埋進她的肩膀,放聲大哭。
  那時走廊上的一切,芙兒看在眼底,到處都是投射在她們倆身上的疑惑目光、刺耳的哭聲、悶熱潮濕的空氣。
  還有,在不公之下受盡委屈的、濕黏的淚。
 
  ♤♤♤
 
  「所以妳打算怎麼做?」傍晚的練團室裡,連恩抱著他的吉他,一面調音一面問道。
  「直接去找她理論吧,」芙兒回答,漫不經心地轉著鼓棒,「那個什麼……夏洛緹·布魯克林的。」
  「但是妳能對她說什麼?」他問,抬起頭看著她,「夏洛緹每次考試都是校排第一,而畢業獎學金的申請規章寫得很清楚,只有一個名額,採計的比序也只有學業成績。夏洛緹拿到獎學金又沒有透過任何不正當的手段……」
  「對對對,這些我知道,」她不耐煩地打斷他,「但是你知道嗎?我調查過她了,她的家境要供她上大學根本沒有問題——父親是知名的國際律師,母親是州議員——拜託!這種程度,別說上大學了,養她一輩子搞不好都行。可是珞絲呢?她已經申請過很多校外的獎學金了,都沒有成功,這次校內的畢業獎學金是她最後一次機會。她排名第二,只要夏洛緹放棄申請,她就一定是第一順位。反正對夏洛緹來說拿不拿獎學金根本沒差,可是對珞絲來說,那是她上大學的唯一希望。」
  「行了吧,」連恩無奈地瞄她一眼,「這裡不是學生議會,妳跟我說得口沫橫飛也沒有用。」
  芙兒哼了一聲,「反正,夏洛緹·布魯克林要是還有良心的話,就會把獎學金讓給珞絲。你捨得看像珞絲這麼優秀的女孩沒有大學讀嗎?這是攸關人生的事欸!」
  「好好好,就說妳對我這麼激動也沒用了。」連恩好笑地看著她,「不過,需要幫忙就說一聲吧。」
  「謝囉,」她調皮地眨眨眼,「就知道咱們偉大的主席最有義氣了。」
  他送她一個白眼,「要是我不幫妳的話,妳會聯合學生代表們把我弄下台吧?」
  「我哪敢啊,」芙兒大笑。
  「你們在說什麼啊,」米歇爾突然湊到他們身旁,「看芙兒又這麼激動,讓我猜猜?妳終於要向學校爭取通過減少段考次數的提案了?」
  她扮了個鬼臉,「我有那麼神就好了。」
  「話說回來,」米歇爾乾脆地和他們一起盤腿坐在地上,「咱們的主唱一直不來,要怎麼練習啊?」
  「不知道,」她拿鼓棒戳了戳連恩,「你的女朋友呢?」
  連恩正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打算聳肩時,練團室的門便碰的一聲被打開。
  「嗨,艾蜜,」米歇爾立刻開朗地喊道,「妳再差一分鐘就可以破上次連恩的遲到紀錄了。」
  連恩立刻抗議,「那次是你們自己太晚告訴我要練團,我在忙議會的事欸!」
  「是啊,反正議會永遠都最了不起嘛。」艾蜜莉刻薄地瞪了她男友一眼,將包包甩到椅子上,「還有,米歇爾,你敢再那樣叫我試試看。」
  「怎麼啦,」芙兒抬起眉毛,「一來火氣就這麼大?」
  艾蜜莉翻了個大白眼,「沒事啊,趕快練習吧,練團室可不是免費的。」
  他們三人面面相覷,芙兒懷疑地瞪著連恩,他則是扮了一個鬼才曉得的無奈鬼臉給她。
  「搞什麼啊?她是妳女朋友欸!」芙兒用手肘捶了他一下,「還不快去安撫一下。」
  連恩痛呼了一聲,然後才一面瞪著她一面朝艾蜜莉走去,從背後環抱住他美麗的女友,把臉埋進她頸間小聲說了些甚麼。
  芙兒看著他們小倆口的身影,再轉頭和米歇爾對看一眼,發現他正譴責地瞪著她。
  「妳不該那樣勸連恩的。」他彷彿是在這麼說。
  她聳肩微笑,和米歇爾不約而同地從口袋拿出墨鏡戴上。
 
  ♤♤♤
 
  「真的嗎?」珞絲張大眼睛,「妳有辦法說服夏洛緹放棄獎學金嗎?她為什麼要放棄?」
  「這個嘛,我想她那麼聰明的人會明白,妳比她更需要這筆獎學金的。」芙兒的眼睛閃爍自信,興奮地衝到走廊上,趴在欄杆上往下看。
  「怎麼了?」珞絲跟上她,趴在她旁邊的欄杆。
  「妳看著就好了。」芙兒說,「我要為妳未來的幸福人生而努力。」
  出現了——芙兒觀察了好幾天,如今已經對那修長優雅的身形十分熟悉——那是個平凡無奇的女孩,一頭深棕色的頭髮在腦後綁成包包頭,臉上脂粉未施,整個人清爽乾淨,連制服裙的長度都沒有短於學校規定。要不是這次發生的獎學金事件,芙兒絕不會對這種乖寶寶形象的人多加留意。
  但是仔細觀察後她知道,夏洛緹絕對不像她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樸素。她唯一的飾品——也就是手腕上的錶,是瑞士知名品牌製造的限量款;還有她的書包和錢包,都是些芙兒聽都沒聽過、一搜尋之下才發現貴得嚇人的牌子;就連她的臉,雖然沒有化妝,但白皙透亮的膚質顯然是經過長期細心的保養才有的成果。
  夏洛緹走到川堂靠近芙兒的這一側,從一群有說有笑的小圈圈旁走過。
  「欸,你們有聽說嗎?」小圈圈中的一個女孩拉高音調說道,「我們這屆的畢業獎學金居然不是被珞絲領走耶。」
  芙兒微笑著看到夏洛緹慢下腳步,走近那群吵鬧的學生。
  「妳是說珞絲莉·弗洛伊德?」一個男孩問道,「可是我聽說她要是沒領到獎學金,就唸不起大學了。」
  「真可惜啊,那麼用功的珞絲,」那個女孩再度嘆道。
  「妳認識她啊?」另一個男孩問道。
  差不多了。芙兒心想,看著夏洛緹慢慢走離那群人,自己則偷偷地朝剛剛談論珞絲的那兩人豎起大拇指——他們其實正是艾蜜莉和米歇爾。接著她轉身從教學大樓的另一側飛快奔下樓。
 
  她在下一棟行政樓的川堂追上她。
  「夏洛緹·布魯克林!」
  棕髮女孩回過頭來。
  「嗨,我是芙兒·克拉克,不曉得妳知不知道,法文課時我的位置就在妳後面的後面的右邊的……」
  「我知道妳,」夏洛緹語氣禮貌地打斷她,眉頭卻微微皺起,「妳是學生議會的副主席。」
  「噢,對,」她眨眨眼,但很快又展開熱情的笑顏。
  「妳找我有什麼事嗎,克拉克小姐?」
  「是這樣的,」芙兒乾脆地說道,「我希望妳——不,我請求妳,放棄獎學金吧。只要妳放棄,獎金就會輪到第二順位,那女孩比妳更需要這筆錢。她很認真、很努力,可是沒有獎學金,她畢業後就只能開始過著打零工養家的生活。所以我拜託妳——」
  「憑什麼,」她打斷她,「要我讓出獎學金?」
  芙兒只能啞然地瞪著她。
  「獎學金,本來就是靠實力爭取的,既然妳的朋友那麼需要這筆錢,她就應該更努力打敗我,贏得全校第一的成績。而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就讓派姐妹來求我,還去放出那種惱人的謠言。」
  芙兒瞪著她半晌,只吐得出一句話,「珞絲她沒有。」
  「那麼就是妳雞婆地擅自幫她了?」夏洛緹面無表情地說道,接著,不等芙兒回答,就轉向踏入一旁的走廊離去。
  「等一下!」芙兒大喊,「這不公平,妳什麼都不懂,珞絲她平常放學都要打工到晚上,課業必須靠自己熬夜努力。可是妳呢?身為有錢人家的小孩,我打賭都是家教幫妳把功課顧得好好的吧?妳也不用擔心半點經濟問題,妳知道妳手上那支表是別人幾個月的薪水才換得到的嗎?妳怎麼能把那些話說得這麼理所當然?」
  夏洛緹停下腳步,但依然背對她,開口時的聲音比方才多了一絲憎惡,「妳調查過我?」
  「只差沒有查到妳是個這麼冷血可惡的人。」芙兒的語氣也不甘示弱。
  她沒有再說半句話,沉默地站了一會就離去了。芙兒這時才發現自己的指甲深深刺進了掌心,她惱怒地鬆開拳頭。
  等著吧,她怒火中燒地想,妳這被寵壞的大小姐,我會讓妳明白什麼叫作正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