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說好要日更的QQ

可是昨天斷了一天

因為昨天真的太悲劇惹 從早就跑去學校社團開會跟練習

下午跟晚上連補了兩堂課(數學加化學 根本整死人OAQ

反正我想如果真的日更的話大家應該也會覺得煩XD

今天就換個口味PO個歌詞文吧

 

必須說,我很喜歡很喜歡這次這首歌(雖然我寫得沒有很好

是1R所有哥裡面我最喜歡的一首

但文的內容可能和歌詞沒有那麼符合

我用的是很不同的角度去詮釋

這篇文主要是想挑戰寫出 我這個年紀的一些情感

那種心態不完全成熟 卻漸漸要進入成熟的社會時

會做出的一些舉動

包含了 一些滿腔熱血維護正義的行為

大概也只有在這個年紀 我們才能對自己的作為如此自信滿滿

也只有在這個年紀 我才能忠實寫下這樣的狀態

所以雖然故事裡的人名比較西式

但其實是一篇在寫 很接近我生活周遭的故事(不過絕對不是真人真事 大家別誤會#

那麼 廢話就先說到這了=)

 

歌:

 

~~~~~~~

 

  約翰羅爾斯,<正義論>——
  平等權:『每個人都有同等的權利去將對等而基本的自由最大化。』
  差異原則:『使社會中處於最劣勢的成員獲得最大利益。
 
  ♦♦♦
 
  芙兒站在學生議會的講台上,憤怒地瞪著那張冷漠的臉龐,先前寫好的稿子早已在她指間皺成一團。
  「妳他媽的有沒有同理心啊?」她脫口而出,台下觀看質詢的觀眾立刻詫異地轉頭看她,站在她旁邊的連恩也拉住了她的手腕。
  「冷靜,芙兒。」他小聲提醒。
  而夏洛緹依然一臉淡漠。她清了清喉嚨,拿起麥克風,「抱歉,副主席,我只是接受邀請來參加會議,並不是義務接受妳的質詢。由於妳剛剛已經涉及使用攻擊性的主觀字眼,我想我有權提出離席申請?」
  芙兒深吸口氣,直直盯著質詢台上那個冷酷美麗宛如雕像的女孩。
  「離席申請,」她終於說道,「准許。」
  她手中的講稿已經被撕碎成一堆紙屑,她滿腔的怒火都在尖叫著這不公平,一點都不公平。她想到了珞絲無助流淚的樣子,想到了維爾。這女人似乎就是有辦法奪走她在乎的一切。
  憑什麼?
 
   ♠♠♠
 
  今天初夏的太陽比往年毒辣得多,除了把操場跑道蒸得發燙以外,也順便把學生們的耐心蒸得一點不剩。
  芙兒覺得心情很煩、非常煩、煩透了。
  主要原因是明明已經接近週末,正值假期在不遠處向她招手的美妙時刻,她卻必須壓榨頭腦面對模擬考,還有下學期即將到來的恐怖升學考試,讓自己不要陷入沒有大學念的窘境。有什麼辦法?從一年級的第一次考試起,她就是靠珞絲考前借她的筆記低空飛過,這下八成也只能靠她了。
  珞絲,她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雖然嬌小的個子和不擅交際的個性很難讓人印象深刻,但每次段考她的成績總是名列全校前3名,沒有一次失常。她明年會考上讓人羨慕的名校早已是大夥公認的事實。
  這種乖寶寶會和芙兒成為姐妹,也是件蠻令人訝異的事。
  芙兒哼著歌,忽視內心的煩躁感,走在放學時刻的校園裡,舔著拿來消暑兼消氣的冰棒,身邊走過一群背著大概十公斤的書包、正走向圖書館的用功孩子。
  她從眼角餘光注意到,人群中正迎面跑來一個熟悉身影。於是她迅速地跨一步站到他面前,咧嘴一笑,彈響了手指,「走廊上禁止奔跑,先生。」
  「唉,芙兒,原來妳在這,」連恩一面喘著氣一面說,「我找妳很久了,快點過來。」
  「什麼?找我幹嘛?」
  「妳來就是了,」他著急地拉她往前跑去。
  「到底怎麼了?」
  「是珞絲,她蹲在辦公室外的走廊上哭了快半個小時。」
  芙兒不禁失笑,「怎麼可能?珞絲在哭?」
  「是真的!不然妳以為我幹嘛這麼緊張?」
  她懷疑地噘起嘴,她所認識的珞絲可不是會當著眾人在走廊上哭的女孩。珞絲耶!臉皮超薄的珞絲!怎麼可能?
  她對連恩這番話保持著懷疑的態度,直到她被拉著跑過轉角,踏入辦公室前的那條走廊,看到的畫面才終於讓她相信——一個嬌小的人影靠在牆邊,肩膀不時抽動著,縱使背對著芙兒的方向,那頭紮得整整齊齊的黑色卷髮卻不可能被認錯。
  「妳怎麼了,珞絲?」芙兒震驚地問,走到黑髮女孩身後,小心翼翼地伸手搭著她的肩。
  聽到她的聲音,珞絲立刻轉過身來,不發一語地抱住了她,把臉埋進她的肩膀,放聲大哭。
  那時走廊上的一切,芙兒看在眼底,到處都是投射在她們倆身上的疑惑目光、刺耳的哭聲、悶熱潮濕的空氣。
  還有,在不公之下受盡委屈的、濕黏的淚。
 
  ♤♤♤
 
  「所以妳打算怎麼做?」傍晚的練團室裡,連恩抱著他的吉他,一面調音一面問道。
  「直接去找她理論吧,」芙兒回答,漫不經心地轉著鼓棒,「那個什麼……夏洛緹·布魯克林的。」
  「但是妳能對她說什麼?」他問,抬起頭看著她,「夏洛緹每次考試都是校排第一,而畢業獎學金的申請規章寫得很清楚,只有一個名額,採計的比序也只有學業成績。夏洛緹拿到獎學金又沒有透過任何不正當的手段……」
  「對對對,這些我知道,」她不耐煩地打斷他,「但是你知道嗎?我調查過她了,她的家境要供她上大學根本沒有問題——父親是知名的國際律師,母親是州議員——拜託!這種程度,別說上大學了,養她一輩子搞不好都行。可是珞絲呢?她已經申請過很多校外的獎學金了,都沒有成功,這次校內的畢業獎學金是她最後一次機會。她排名第二,只要夏洛緹放棄申請,她就一定是第一順位。反正對夏洛緹來說拿不拿獎學金根本沒差,可是對珞絲來說,那是她上大學的唯一希望。」
  「行了吧,」連恩無奈地瞄她一眼,「這裡不是學生議會,妳跟我說得口沫橫飛也沒有用。」
  芙兒哼了一聲,「反正,夏洛緹·布魯克林要是還有良心的話,就會把獎學金讓給珞絲。你捨得看像珞絲這麼優秀的女孩沒有大學讀嗎?這是攸關人生的事欸!」
  「好好好,就說妳對我這麼激動也沒用了。」連恩好笑地看著她,「不過,需要幫忙就說一聲吧。」
  「謝囉,」她調皮地眨眨眼,「就知道咱們偉大的主席最有義氣了。」
  他送她一個白眼,「要是我不幫妳的話,妳會聯合學生代表們把我弄下台吧?」
  「我哪敢啊,」芙兒大笑。
  「你們在說什麼啊,」米歇爾突然湊到他們身旁,「看芙兒又這麼激動,讓我猜猜?妳終於要向學校爭取通過減少段考次數的提案了?」
  她扮了個鬼臉,「我有那麼神就好了。」
  「話說回來,」米歇爾乾脆地和他們一起盤腿坐在地上,「咱們的主唱一直不來,要怎麼練習啊?」
  「不知道,」她拿鼓棒戳了戳連恩,「你的女朋友呢?」
  連恩正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打算聳肩時,練團室的門便碰的一聲被打開。
  「嗨,艾蜜,」米歇爾立刻開朗地喊道,「妳再差一分鐘就可以破上次連恩的遲到紀錄了。」
  連恩立刻抗議,「那次是你們自己太晚告訴我要練團,我在忙議會的事欸!」
  「是啊,反正議會永遠都最了不起嘛。」艾蜜莉刻薄地瞪了她男友一眼,將包包甩到椅子上,「還有,米歇爾,你敢再那樣叫我試試看。」
  「怎麼啦,」芙兒抬起眉毛,「一來火氣就這麼大?」
  艾蜜莉翻了個大白眼,「沒事啊,趕快練習吧,練團室可不是免費的。」
  他們三人面面相覷,芙兒懷疑地瞪著連恩,他則是扮了一個鬼才曉得的無奈鬼臉給她。
  「搞什麼啊?她是妳女朋友欸!」芙兒用手肘捶了他一下,「還不快去安撫一下。」
  連恩痛呼了一聲,然後才一面瞪著她一面朝艾蜜莉走去,從背後環抱住他美麗的女友,把臉埋進她頸間小聲說了些甚麼。
  芙兒看著他們小倆口的身影,再轉頭和米歇爾對看一眼,發現他正譴責地瞪著她。
  「妳不該那樣勸連恩的。」他彷彿是在這麼說。
  她聳肩微笑,和米歇爾不約而同地從口袋拿出墨鏡戴上。
 
  ♤♤♤
 
  「真的嗎?」珞絲張大眼睛,「妳有辦法說服夏洛緹放棄獎學金嗎?她為什麼要放棄?」
  「這個嘛,我想她那麼聰明的人會明白,妳比她更需要這筆獎學金的。」芙兒的眼睛閃爍自信,興奮地衝到走廊上,趴在欄杆上往下看。
  「怎麼了?」珞絲跟上她,趴在她旁邊的欄杆。
  「妳看著就好了。」芙兒說,「我要為妳未來的幸福人生而努力。」
  出現了——芙兒觀察了好幾天,如今已經對那修長優雅的身形十分熟悉——那是個平凡無奇的女孩,一頭深棕色的頭髮在腦後綁成包包頭,臉上脂粉未施,整個人清爽乾淨,連制服裙的長度都沒有短於學校規定。要不是這次發生的獎學金事件,芙兒絕不會對這種乖寶寶形象的人多加留意。
  但是仔細觀察後她知道,夏洛緹絕對不像她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樸素。她唯一的飾品——也就是手腕上的錶,是瑞士知名品牌製造的限量款;還有她的書包和錢包,都是些芙兒聽都沒聽過、一搜尋之下才發現貴得嚇人的牌子;就連她的臉,雖然沒有化妝,但白皙透亮的膚質顯然是經過長期細心的保養才有的成果。
  夏洛緹走到川堂靠近芙兒的這一側,從一群有說有笑的小圈圈旁走過。
  「欸,你們有聽說嗎?」小圈圈中的一個女孩拉高音調說道,「我們這屆的畢業獎學金居然不是被珞絲領走耶。」
  芙兒微笑著看到夏洛緹慢下腳步,走近那群吵鬧的學生。
  「妳是說珞絲莉·弗洛伊德?」一個男孩問道,「可是我聽說她要是沒領到獎學金,就唸不起大學了。」
  「真可惜啊,那麼用功的珞絲,」那個女孩再度嘆道。
  「妳認識她啊?」另一個男孩問道。
  差不多了。芙兒心想,看著夏洛緹慢慢走離那群人,自己則偷偷地朝剛剛談論珞絲的那兩人豎起大拇指——他們其實正是艾蜜莉和米歇爾。接著她轉身從教學大樓的另一側飛快奔下樓。
 
  她在下一棟行政樓的川堂追上她。
  「夏洛緹·布魯克林!」
  棕髮女孩回過頭來。
  「嗨,我是芙兒·克拉克,不曉得妳知不知道,法文課時我的位置就在妳後面的後面的右邊的……」
  「我知道妳,」夏洛緹語氣禮貌地打斷她,眉頭卻微微皺起,「妳是學生議會的副主席。」
  「噢,對,」她眨眨眼,但很快又展開熱情的笑顏。
  「妳找我有什麼事嗎,克拉克小姐?」
  「是這樣的,」芙兒乾脆地說道,「我希望妳——不,我請求妳,放棄獎學金吧。只要妳放棄,獎金就會輪到第二順位,那女孩比妳更需要這筆錢。她很認真、很努力,可是沒有獎學金,她畢業後就只能開始過著打零工養家的生活。所以我拜託妳——」
  「憑什麼,」她打斷她,「要我讓出獎學金?」
  芙兒只能啞然地瞪著她。
  「獎學金,本來就是靠實力爭取的,既然妳的朋友那麼需要這筆錢,她就應該更努力打敗我,贏得全校第一的成績。而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就讓派姐妹來求我,還去放出那種惱人的謠言。」
  芙兒瞪著她半晌,只吐得出一句話,「珞絲她沒有。」
  「那麼就是妳雞婆地擅自幫她了?」夏洛緹面無表情地說道,接著,不等芙兒回答,就轉向踏入一旁的走廊離去。
  「等一下!」芙兒大喊,「這不公平,妳什麼都不懂,珞絲她平常放學都要打工到晚上,課業必須靠自己熬夜努力。可是妳呢?身為有錢人家的小孩,我打賭都是家教幫妳把功課顧得好好的吧?妳也不用擔心半點經濟問題,妳知道妳手上那支表是別人幾個月的薪水才換得到的嗎?妳怎麼能把那些話說得這麼理所當然?」
  夏洛緹停下腳步,但依然背對她,開口時的聲音比方才多了一絲憎惡,「妳調查過我?」
  「只差沒有查到妳是個這麼冷血可惡的人。」芙兒的語氣也不甘示弱。
  她沒有再說半句話,沉默地站了一會就離去了。芙兒這時才發現自己的指甲深深刺進了掌心,她惱怒地鬆開拳頭。
  等著吧,她怒火中燒地想,妳這被寵壞的大小姐,我會讓妳明白什麼叫作正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Lorna
  • 現在是搶頭香大作戰嗎(不是#
    不過這幾天麵麵產文好快噢Q Q 為什麼大家都有這種神奇力量(?)能高效率產文rrr
    Lorna我又要去蹲角落了###

    感覺這篇很伸張正義的感覺啊♥
    芙兒真的很照顧珞絲的感覺!!!! 有會幫忙打抱不平的朋友真好qwqqq
    然後像夏洛緹那種⋯⋯有錢但沒有同理性心的人就是超級惹人厭(翻桌#
    沒叫你主動捐錢去救濟弱勢就不錯了好嗎連放棄一筆小小的錢都不願意(つД`)ノ
    幸好我們班上不太有這種人lol(雖然一個個都有錢的沒天理OAO
    咳咳當然話是這麼說可是夏洛緹好像也不是省油的燈吶ˊ__>ˋ
    期待最後下篇會怎麼結尾:))
    話說這篇的名字都好優美的充滿文藝(?)氣息A______A
  • Dave&Hayley
  • 快快幫我告訴珞絲說 去申請《紐約時報》獎學金吧!
    提供『每年一萬兩千美元的獎助學金,直至大學畢業。』
    (他們是唯一對『讀大學要花多少錢』比較『有概念』的單位xD)
    只消她寫一篇文章 描述自己為了取得優異的成績
    所曾經努力克服過的生活上的困難與阻礙
    例如每天都要決定要去哪條走廊、哪個公園,或是哪個屋頂或地鐵站過夜?!
    說偏了…總之期待下回的『什麼叫作報應』
    誒~不對!是…『什麼叫作正義』xD
  • Esme
  • here i am, and you didn't tell me you post a new work..

    先說,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首歌,也沒有看過他們的MV
    所以這篇文跟這首歌我都是第一次嘗試,我就直接搭在一起了
    and it's fucking awesome.
    開頭的地方配上樂曲的前奏真得很有氣勢ㄟ,可以想像芙兒穿著皮鞋在走廊上走向富家女的樣子,it's must be very diva.
    不過我說麵啊,妳是不是真得很討厭段考啊?連載文章裡面都說出妳的心聲了
    如果學生主席真的可以推動學校減少段考的次數,那我真的要對這單位五體投地了..
    我們學校的學生會根本就只是學校的爪牙,連投票都過不了,主席也只是虛位元首,全都由學生議會在操控的,看的比滿清歷史還要精采
    喔對了那個練團室,那是伏筆嗎?好突兀的場景喔,哈哈,感覺有很多故事會接著發聲
    no matter what, 期待妳的續集...如果有的話

    說到這,我今天下午剛好也再打小說,而且我可能要繼續寫我之前跟妳說的speak now,同時我也有再想dead的續集,然後是我昨天跟妳說的分手日記...我可能真的會去買本日記本來寫哈哈
  • 筱喬
  • 我聽過這首!!xD
    那時候是隨便查了一下1R的歌 然後有人很推這首
    於是我就下載下來聽了ww
    還蠻喜歡他那種飄飄的感覺(?)

    我發現我越來越退步了xD
    沒辦法邊聽歌邊閱讀欸怎抹會這樣QQ

    夏洛緹是不是跟珞絲有仇啊哈哈哈
    一定是她嫉妒她 不然就是珞絲跟她曾經有什麼過節ww
    不然她這抹有錢QQ 上大學對她來說很容易啊

    說到上大學就整個讓人緊張欸
    我爸媽都說大學學費要自己付qwq
    我爸是說如果上私立就自己付學貸
    但如果上到……好像淡江還真理吧(?)就支助我
    考到國立我就不用自己付了xDD
    這時候媽媽就站出來說 為什麼!!她上大學就已經成年可以滾出去了!!
    大概是這個樣子qwq
    怎麼覺得爸爸對我比較好(這時候就是要多拍拍爸爸的屁屁(#

    後面這段整個離題欸哈哈哈
    期待麵麵的下章喲♥♥
  • 悄悄話
  • Fortunia
  • 麵麵我來了(飛撲)好久沒看到妳發文了ww
    好懷念妳的筆風啊:3
    話說我沒聽過1R這首(掩面逃)但Native這張專輯倒是聽到快爛掉XD
    覺得1R曲風有點變了是不是OAO聽這首有點懷舊的港覺(?)但是都很好聽

    然後是說 這次探討的東西挺酷的"正義"阿
    老實說我是個很怕麻煩社會上有不合理的事情我也是想說不想管它的那種人 好佩服芙兒阿OAO珞絲妳真的上輩子做了很多好事有人幫你出頭(拍肩
    然後好萬惡為什麼獎學金只有一個名額啊QQ夏洛緹你走開啊有錢人湊什麼熱鬧(飛踢她(不是
    (最近蠻討厭Charlotte這個名字為什麼叫這個名字的人都不好心)(離題)
    我記得國外的大學學費都很貴哄O.O (之前看康熙來了聽到的XD)

    然後期待結局會不會夏洛緹會不會良心發現:D蠻好奇劇情要怎麼逆轉的(點頭
  • 蘋果網頁設計
  • 們會於全大和爾上他果下和,太隻上時定別著會。

    網◎頁設計沒♀有◇RWD會﹋失□去競爭力♀
    請〇利﹉用~RWD+SEO找回﹂您﹍網◎站☆競爭力○,﹉免﹎費◎電話0800-800-﹌807
    www.aseo.com.tw
  • 25國語言翻譯公司
  • 你用做果對過打便說地是人自出就她上,在們,大,了夫以

    125國語☉言~翻☆譯□公﹉司

    射﹂手座數﹉位翻﹉譯○公♀司§

    提♀供德﹎文翻〇譯中◇文等〇服務♂

    電§話♀: 02-2369-﹋0937

    LINE-ID: t77260932

    翻﹉譯◎公司﹂|0rz.tw/24ri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