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呼呼來公布解答吧~

其實我在打這篇文的時候是禮拜五,所以就以目前的答對人數來統計唷

(反正到明天這段時間應該是不會有人再來答題啦ˊˇˋ)

好啦,廢話不多說,以下是歌詞文的解答:

 

沒錯,就是Ed Sheeran的Give Me Love

好啦,我知道我這篇真的沒有寫的很到味XD

不過還是有一個人猜對唷,就是可愛的Ashley~

至於Fortunia,我在這邊得說聲抱歉,因為我後來去查Lego House的歌詞,

發現我的文真的很有那首的fu XD

不過因為我寫歌詞文,通常不只是就歌詞的內容下去寫,而是會把旋律氛圍那入考量

感覺Lego House沒那麼悲傷耶哈哈

不過還是非常,超級,無敵感謝大家來支持我的小小白癡活動ˊˇˋ

對你們的感謝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自從開始用部落格,交到了很多很棒的網友,生活也精采好多~

現在破五千了,算是一個里程碑吧,

以後上高中也要繼續加油才行!!

總之謝謝一直以來一起努力創作,互相打氣的朋友們,我愛你們~~~<3

應該不需要一一點名吧?XD

好啦不然這樣,想聽我肉麻話的人,下面留言講一下,我就說給你聽(應該沒有人想聽你這噁心鬼=.=

還是不要再廢話好了,以下是答應的壇城番外,是萊恩和佩絲的故事,

這篇當作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陪伴,禮拜天再發一篇是Ashley幫大家爭取到的XD

那來看文吧:

 

~~~~~~~

 

  我翻開筆記本,十七年來第一次,試著寫下我和的故事。
  我不擅長用言語表達,待會在故事裡你們就會知道,事實上,在我十三歲之前,總是叫我小啞巴。很直白。像我們這種沒受過正規教育的小孩也只取得出這樣的綽號。
  但文字也沒有好多少,相信你從我的字跡就看得出來。嘿!你讀得懂這些字吧?我是說,我的字,應該、還沒有、那麼慘、對吧?拜託說對。
  總之,我必須找個方式將這個故事紀錄下來。因為某件事就要發生了。某件非常、非常危險的事。某件可能會讓我送命的事。我和我的朋友們,還有,即將面對一場空前殘暴的腥風血雨。我並不畏懼死亡,也不害怕戰鬥。我是戰士。一直都是。
  然而我發現,我真的害怕。害怕我和的故事會就這麼消失。如果我在接下來發生的事中死去,也許這本筆記本中的紀錄能給他活下去的力量。而如果是他死去……嗯,我不曉得。也許這些文字能幫我記得他,記得我們之間的一切。在他的死亡替整個宇宙染上灰色顏料之前,在我因為戰鬥殺戮而不再是我之前,一切原本的樣子。
  所以我們來到主題了,一切原本的樣子:

 

  從我對這個世界有印象以來,就是在街上謀生。整個世界對我而言,就是這樣子:垃圾堆、老鼠、霉味和各種更糟的氣味、小蟲子、黑不隆咚的小巷。
  我靠垃圾堆裡的東西維生,完全沒有人教我,我就是直覺地知道該怎麼找到過期的罐頭、沒那麼腐敗的肉、烤焦的麵包殘骸。我是天生好手。彷彿那些是我與生俱來的本能。彷彿我從出生就是在街道上。而街道是我的母親,她養育我,培養我在街頭求生的能力。
  但擁有這種能力不見得是好事。因為我的街道母親把我生得太過瘦小,每次找到食物,總是會被住在同一條巷子裡的人搶走。他們都比我高,比我壯,非常凶狠,而且喜歡成群結隊。沒辦法,不交出去就會被打。因此我的童年無時無刻不被飢餓佔據,也因為這樣,我永遠都一樣瘦小,一樣好欺負。這是從一開始我就注定逃不掉的惡性循環。
  要不是有,我早在那段日子就死了。他長得也並不高大,但他很聰明。只比我大一兩歲,卻比我聰明非常、非常、非常多。是他想辦法分散其他人的注意力,我們才得以保留一些些找到的食物,也才沒有餓死在陰暗髒亂的小巷裡。
  我對的印象就是那時候開始的,幾乎和我開始對世界有印象的時間點差不多。他有一頭像所有街頭小孩一樣沾滿灰塵髒污的頭髮,顏色難以分別,我一開始以為是黑色,但後來證明是深棕色。他還有一雙很特別的黑色眼睛,像夜晚的天空那麼黑,卻又蘊含了星星的明亮。那是很聰明的眼睛。
  而且很愛笑。如果他沒有餓到沒力氣動的話,都會嘗試和我說話。但是我從來沒有回應。就像我說的,我在街道上出生,街道教我如何生存,但她沒有教我如何講話。真正的街頭小孩都是像我這樣。他那多餘的語言能力只表示他來自別的地方,並非一開始就屬於街道。
  總之,我們合作。我不曉得為什麼選擇幫我,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樣搶我的食物。也許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太瘦小,如果和一樣瘦小的人聯手,也許我們能變得沒那麼脆弱。
  因此,就這樣,我的世界除了一開始說的那些東西外,又多了這些:被奪走的食物、強勢的惡棍、飢餓、聰明的男孩、一點點勉強能維持生命的食物、還有明亮的黑色眼睛。
  當我們長大一點後,那些孤兒院的人開始抓走一些孩子。他們挑那些比較強壯、總是搶走我最多食物的那種。像我和這麼瘦小的,他們連看都不看一眼。被挑走的孩子們都一臉驕傲,殊不知他們即將前往的地方比街頭可怕幾十倍。
  當然,那時的我也並不知道孤兒院有多麼可怕,不知道他們壓榨童工的方式和裡面可怕的衛生及秩序。反正,我對於留在街頭沒什麼意見。那裡對我而言幾乎像是家。況且在那些強勢的惡棍被帶走後,我們的生活就好過多了。
  等我們長得更高更壯後,我們開始學會偷竊。
  的腦袋,和我的身手(自從終於能吃飽——哪怕是吃垃圾堆翻出來的東西——後,街道賦予我的絕佳體能天賦終於顯現出來。我能夠跑得比任何憤怒的店家主人都快一倍!),我們偷遍大街小巷,無往不利。
  「說真的,」在我又一次照的計畫偷到了珍貴的新鮮麵包時,他像平時一樣露出溫暖的笑容找我攀談。「妳實在是很神奇。我一開始還懷疑過妳到底聽不聽得懂我說的話,妳知道嗎?但看看妳,每次的計畫都執行得完美無缺。要不是妳我絕對會餓死在街上。雖然妳真的偶爾可以和我講講話的。」
  滔滔不絕地說著。我則安靜地聽著,一面把偷來的麵包分成兩半,一半藏進我們的食物儲藏點,一半再分成兩份,將其中一份遞給他。
  「謝謝。」 笑著接過,我注意到他臉上浮現淺淺的酒窩,注意到他不知何時起已經長得比我高出一個頭。我得仰起臉才能直視那雙熟悉的黑色眼睛,一直是我世界一部分的黑色眼睛。「真的,小啞巴。要不是妳,我絕對會餓死。」
  我安靜地靠著巷子牆邊坐下,啃起我的麵包。說得不完全正確。要不是有他,我根本活不過小時候被惡棍欺負的那段日子。就算是偷竊,要是沒有他完美無缺的觀察和規劃,我也絕不可能餵飽自己。
  事實是,我們沒有彼此,就無法存活。幾乎是從出生起,我們就是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現在的我知道,有些女孩會覺得這樣的念頭很浪漫。但讓我告訴你,當你睡在硬邦邦的巷弄地上,因為冬天的嚴寒而害怕自己會不會一睡不醒;當你半夜被飢餓感逼醒,抱著自己顫抖不已的身子想要尖叫,當你的處境是這樣的時候,任何事都和浪漫扯不上半點關係。
  我們的關係,比較像是互利共生吧。
  「小啞巴,妳到底會不會講話呢?」邊吃麵包邊漫不經心地說著。經過這麼多年——那時的我們至少認識彼此七、八年了吧?我大概在十一、二歲的年紀——他早就習慣自言自語,不期望我真的會回答。他仍然繼續說話的原因大概是害怕自己會忘記怎麼說話。
  「我很好奇妳的名字到底是什麼?」繼續漫不經心地說著,黑色明亮的眼睛盯著小巷上空那塊小天空。「其實不蠻妳說,我有在心裡試著猜過妳的名字。莎拉?喬伊?瑪莉亞?蘇菲?但搞不好妳根本沒有真名,對吧?那說不定我能幫妳取一個。」
  我慢慢、小口小口地吃著手中珍貴無比的麵包。已經吃完了,正滿足地打量著我。
  「我想想,凱莉?妳喜歡這個名字嗎?搖頭或點頭。」
  我沒有照他說的回應,但我的確聽得懂他說的話。因此我皺起眉頭。這名字太糟糕了。
  想必從我臉上看出了我的心思,「好吧。那麼……愛莉絲?」
  不太好。
  「瑪莎?」
  爛透了。
  「賽琳?」
  想都別想!
  「妳還真挑欸!」 抱怨,眉頭深深鎖在一起,轉回去瞪天空試圖想出更好的名字。

  還在沉思,試圖幫我取一個名字,雖然目前為止他取名字的品味實在很爛。
  不經意地抬起手搔著下巴,深邃的黑眼閃閃發光,腳在地上打著輕快的拍子。「艾莉森?海倫?愛波?潔西塔?」
  這時我已經吃完偷來的麵包,雙手環胸打量著
  「佩絲。」
  猛然轉過頭,夜空般深沉的眼睛對上我的眼,直勾勾盯住我。我這才意識到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我說話了。
  「嘿!」的臉上綻放一朵點綴著酒窩的笑容。「妳說話了,小啞巴!」
  我不自在地把腳縮到胸前抱著。
  「既然我說話了,你就不該再叫我小啞巴。」
  諸神啊,我的發音好彆扭!
  咧嘴一笑,「好吧,所以佩絲是妳的名字?」
  我點點頭。示意我多作解釋,但我沒再說話。老實說,我也不曉得這名字究竟打哪冒出來。它就這麼在我意識到之前滑出了我舌尖,反正聽起來比他取的那些好多了。
  「那麼,很高興認識妳。佩絲。」笑得像是發現了什麼奇蹟似的。「我也該介紹一下自己,妳可以叫我萊恩。」
  於是,有了名字。萊恩。
  這種感覺很奇怪,一個自從我有印象以來就一直存在的有了名字。就好像我突然告訴你太陽其實叫做戴維,空氣叫做梅麗塔這樣。
  很奇怪。
  但也挺有趣的。

 

  兩年後,我和萊恩生命中的大貴人出現。
  海克特讓我們到他的酒吧幫忙。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好人,對每個人都親切風趣,很愛笑,還有一頭令人印象深刻的藍色頭髮。那時我和萊恩不曉得我們魔法師的身分,所以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特別收留我們。
  事後想想,他這麼做其實很冒險,但海克特就是這種人。當他知道自己有能力保護別人時,他絕不會袖手旁觀——儘管波克多那時已經開始獵殺平民魔法師了。這種的行為簡直像是嫌他們自己的處境還不夠危險似的,居然敢收留兩個非親非故的魔法師,而且還是在沒有魔法師公會保護的狀態下——海克特一向不喜歡公會,如果他在天之靈知道奇拉維做了什麼,一定會氣瘋。
  奇拉維是海克特的雙胞胎弟弟,諸神在上,他們兩兄弟雖然長得非常像,個性卻是南轅北轍。海克特很成熟穩重,幽默又值得信任,是個天生的領導者和保護者,像個父親般照顧我們這群無依無靠、擁有危險血統的傢伙。
  但奇拉維呢,他是個吊兒郎當的王八蛋。我還記得剛認識他時,他老喜歡作弄我,在市集上想辦法讓我出糗。最後我忍無可忍,讓他當著整個市集的人面前挨了我一拳——我還記得那時萊恩和海克特狂笑不止的樣子。
  「我的諸神啊!」奇拉維倒在地上哀號。「我以為妳是瘦弱的街頭流浪兒!」
  我不發一語瞪著他,甩甩拳頭——指節泛紅,但沒什麼感覺。
  不過,某人的下巴可就非常有感覺了。
  「我說過她不是好惹的吧?」萊恩在大笑間吐出這句話。我發現自己很喜歡他笑的樣子——那熟悉的黑色眼睛瞇成一條線的樣子,臉頰上酒窩的位置。我原以為脫離隨時需要擔心生命危險的街頭生活後,我們對彼此的依賴感會消失,沒想到我們的關係反而更加緊密。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
  「下次瞄準他的鼻子,如果我們倆有一個人的鼻子是歪的,以後應該就不會再有人認錯了。」海克特開玩笑道。
  「那個鼻子歪掉的會是你,海克特。」奇拉維邪惡地咧嘴笑道,接著便撲向他哥哥,作勢揮拳。
  海克特發出介於大笑和大吼之間的聲音,身手矯健地接下攻擊。老實說,在之後奉首領奇拉維的命令,肩負起格鬥教練這工作後,我發現沒用魔法的奇拉維打得實在不太好,只比寧可禱告而不揍人的萊恩和尚好一點而已。因此你可以想像,這時的海克特多麼輕易就把他弟壓制在地。
  「你太弱了,老弟。」海克特假裝兇狠地威脅道。「現在我要把你的鼻子打斷。」
  他們兄弟倆齊聲大笑。
  以前的奇拉維很常笑,笑起來有種玩世不恭的瀟灑。但那都是在以前。現在的他簡直是個在冰櫃裡待了一個禮拜,會走路會說話的屍體。
  那天晚點,我們四人分頭走。我和萊恩去打聽波克多的近期行動——儘管那時我們不是地下組織的一員,還是需要這些資訊才能保護自己;而奇拉維和海克特則繼續採買酒吧的用品。
  就在那一天,海克特死了。
  而我認識的那個愛笑的奇拉維,也死了。只剩下一具冰冷、對陌生人總是充滿敵意的復仇機器。
  他很悲痛,我看得出來。萊恩試著和他談過,但沒有用。他不願意面對悲慟,而是用冷酷和憤怒壓抑住了自己真正的感受。他的復仇慾望遲早會害死他的。
  伊薇來了之後,我才又有了希望。也許她能夠幫助他面對心底的陰影。海克特的死是場不公平、令人憤怒的悲劇,但我們還是得面對,並且放下。不是嗎?海克特會希望我們活得快樂,而不是為了復仇引火自焚。他會告訴我們要找回快樂,替他在這個世界繼續微笑、繼續愛人。我和萊恩靠著彼此做到了這點。希望伊薇也能幫助奇拉維做到這些。

 

  可是……

 

  可是復仇的種子已經埋下。
  現在我們都陷入了危險。
  而我只希望,我們能活過這場浩劫。
  奇拉維不能死、伊薇不能死、我也還不想死。
  但最重要的是,萊恩絕對絕對不能死!
  他是我的全世界、我的整個人生。如果他死了,我不曉得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也許我會變成像奇拉維那樣的冰冷殭屍,拚命想要復仇。
  求求諸神,萊恩一定要平安度過這場腥風血雨。我們都要平安度過這場血戰。
  求求你。

 

~~~~~~~

好嚕,希望沒有讓你們失望優ˊˇˋ

下一篇會有某奇和某海的出現(這是預告)

最後來宣傳一下我和裘伊最近合作的一部小說:

榮光的墮落 THE DEGENERACY OF GLORY

 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點進去看看唷ˊˇ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