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這禮拜終於有產文了~

內心的喜悅澎湃激動真是難以形容啊(你可以再假掰一點

雖然不是正文,也不是劇場,也不是番外,但怎麼樣也是一篇文嘛

我已經當了好幾周的無產階級(?)了說(跪倒

這篇文是要獻給大家的(準備刀子和祭壇((欸不是#

感謝前陣子我樂天神經短路時大家給我的加油打氣

Esme還寫了一篇偉大的歌詞文給我很大的當頭棒喝

(Hall of Fame的歌詞文耶,勵志指數百分百好嗎!)

馬卡也給我超多鼓勵的,那篇夢想文也很有當頭棒喝的效果

還有小伊的關心真的超溫暖的,超謝謝你

還有所有的大家,都超謝謝你們,

能夠認識你們這群朋友是我夢想路上最美麗的奇蹟

現在慢慢找回了步調,我會繼續和大家一起努力的=D

大家遇到挫折時也要記得你們當初教訓(#)麵麵我的話哦!

我們不會被打倒的=)

 

然後是關於這篇練筆產生的原因

禮拜五上社課時,指導老師教我們打一首歌叫作"我只是想要"(是中文歌沒辦法,誰叫我們手語也有分國籍呢- -"

((其實他讓我們選歌時我真的超想選英文歌但是....好啦我離題了,大家對手語有興趣的話我們私下聊(((呃不是#

其實它的歌詞跟我文的內容講的好像是完全不一樣的故事,但是...

反正我的專長就是把故事扭曲成根本來完全不同嘛XD

而且聽到那旋律的當下這故事不知為何就浮現在腦中,所以就想說寫下來

只是好像被我寫的有點混亂,太久都呈現低產量狀態所以文筆退化了吧

還請大家多多包涵這樣

(然後我得承認,寫完這故事後要取名真是一大難題,最後勉強生出了一個非常鳥的名字也請各位包容Orz

 

~~~~~~~~~~

 

 如果不是非西洋歌不聽的人也可以聽看看這首歌優,其實有種中文歌特有的催淚~

(只是個人覺得MV品質欠佳#

想學這首的手語可以來找我優(招手((是說我自己明明也還很不熟#

 

~~~~~~~~~~

 

is here: 

  冰霜的寒氣,滲入了行人腳下的石板路裡,結冰的路面走起來滑溜溜的。無孔不入的寒風也鑽進了人們裹得緊緊的大衣裡,逼得他們直打哆嗦,把他們的氣息給凍成了陣陣白煙。

  布萊恩就是在這樣的天氣裡回到鎮上,並看到喬伊絲躲在那男人的懷裡,啜飲著一杯冒煙的熱香草拿鐵。

  原本他看到這一幕就想直接轉身離開了,但是一種直覺讓他停下了腳步。
  她的表情。

  回憶裡的喬伊一直是個甜美的女孩。記得以前他從背後抱著她的時候,她總是笑得好甜蜜,一雙明亮的湖水綠眼睛彎成新月的形狀。她的笑容像是天使,像是逐漸凋零失溫的世界裡,一朵盛開綻放的向日葵。

  沒錯,向日葵。如果喬伊絲是一朵花,肯定就會是向日葵。

  然而此刻,在那男人的懷中,她的眼睛是紅的,還有幾滴淚水眼眶裡打轉,模樣令人不捨。他差點忍不住衝過去,伸手抹去她臉頰上的淚滴。他想要大聲責怪那男人,為什麼讓她哭?他可以接受喬伊不愛他,可是絕不允許有任何人讓她傷心落淚,絕對不可以。

  可是,他還是沒有衝過去。因為他看到,那男人臉上同樣鐫刻著難以承受的悲傷,而且,他知道這男人絕對不會讓喬伊哭泣的,否則他也不會這麼輕易地放手。

  眼前,在一整排的白楊木下,他彷彿可以看到一對男女的哀傷絕望,幻化為綿綿不絕的雪花,從晦暗的天空落下,在寒風裡交織成一首狂亂的舞。

  「喬伊......」布萊恩站在一段距離外喃喃自語著,他多麼渴望抱著她的溫度,多麼強烈地嫉妒那個擁有她的心的男人。

  可是他無能為力,只能放手。

  「你的時間快到了。」雪倫低沉冷漠的嗓音在他背後響起,提醒他。

  布萊恩搖搖頭,「至少等今天結束,拜託。」

  雪倫手雙手抱在胸前,走到他身邊,「為什麼?我不懂,看到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你不心痛嗎?不怨恨嗎?」

  他露出苦笑,「有什麼好恨的?我只要她幸福就夠了。」

  她瞟了他一眼,堅毅的灰眸中閃現了一絲情感。

  可是再度開口時,那沉穩的嗓音依舊淡漠而不帶感情,「真沒見過像你這種癡情的傻子。」

  布萊恩只是笑笑,手插在風衣的口袋裡,在人行道旁的長椅坐下,「你知道嗎?這條街再往前走一點有個公園,我和喬伊常常去那裡散步。公園裡有一座湖,冬天湖水結冰時,她總會吵著要和我一起去溜冰。可是一到冰上,她就像是長了翅膀的天使一樣,優雅地從我身邊溜走,留我一個人笨拙得像根木頭似的站在原地,呆得要死,那時候我真的很不喜歡陪她去溜冰﹔還有,喬伊很喜歡向日葵,有一次我們一起去向日葵田採花,她的笑容比任何一朵花都要美,我們一起在花田裡的合照現在還放在我的公寓裡,用我自己做的木相框裝著。」

  雪倫不領情地低頭研究著一個樣式復古的懷錶,「抱歉,我對你失去的那些甜蜜時光沒有興趣。」

  「是嗎?可是,你也失去了某個人吧?」他溫和地問道,卻還是害她失手將懷錶掉到了雪地裡,「就是那邊那個男孩,對吧?」

  她直勾勾地瞪著他,表情難以捉摸,「你怎麼知道的?」

  「你看他的那種眼神,我很熟悉。」

  她皺緊眉,堅定的抿起唇,「不可能,我早就放下他了。」

  布萊恩並沒有反駁她的說法,反而靜靜的點頭,「是啊,我們除了放下還能怎麼辦?我只是想確定她現在很幸福,這樣就夠了。」

  「可是還是很心痛,對吧?」她毫不留情地一語道破,「我看得出來你對她的依戀,布萊恩,這樣是不行的。你得要學會繼續往前走,不能這樣日復一日躲在角落看著他們。」

  「我知道,」他溫和的神情終於蒙上一層陰影,「可是我就是沒辦法克制想要看到她的渴望,即便是看到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真是白癡。」雪倫冷冷地批評道,「都甚麼時候了,還沒辦法克制自己的感情嗎?」

  他沒有回答。

  周遭寒冷的雪花,漸漸地,在時間漩渦中褪去,留下了一片模糊的銀灰色,那是淚水的顏色。

 

  ***

 

  嘿

  我真的真的好抱歉

  看到你因為我哭泣,我整個人像是被撕裂了

  嘿

  別哭了,好嗎?

  聽我說,答應我

  你一定要過著幸福的日子

  ──即便陪在你身旁的不是我

 

  ***

 

  他的時間就快到了,布萊恩在心裡倒數著。

  再一個小時,他就要放下一切的羈絆,離開這裡。

  心臟像是被火燙的刀子剖開了,好痛好痛──如果說他還感覺得到痛的話。

  可是至少現在他確定了,喬伊過得很幸福,即使他不在她身旁,她也可以好好的過。

  帶淚的微笑,他輕輕用手觸碰那冰冷的玻璃,試圖抹掉上頭的霧氣,看清亮著溫暖燈光的屋內,在沙發上相互依偎的那兩個身影。

  可是,不,霧氣還在。

  或者,那其實是他眼裡的淚水?

  「剩一個小時了。」雪倫不通人情地在他耳邊提醒,「你還在執著甚麼?」

  「我沒有在執著,」他回答,「只是想在這裡留給她最後的祝福。」

  她冷冷地微笑,「有差嗎?她根本聽不到。」

  「她會收到的。」

  「真蠢。」

  布萊恩移開盯著窗戶的近乎執著的視線,轉頭絕望地看著雪倫,「可是我很擔心,如果我離開後她過得不快樂怎麼辦?」

  她緊抿著唇,眼神銳利地回瞪著他。直到最後才嘆了口氣,「你放心吧,凱是一個很好的男生,你的喬伊也是很好的女孩。他們在一起會很幸福的。」

  一陣沉默,然後是布萊恩幾近破碎的聲音:「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你都不怕他忘記你嗎?你不怕他忘不了你嗎?」

  雪倫抬起手,撥開被狂風吹到臉上的長髮,灰眸在街燈的照耀下顯得滄桑疲憊,「我怕啊,可是怕又如何?你只能想怎樣對他們而言才是最好的,然後繼續往前走。說起來簡單,下定決心要離開時卻還是很痛苦。但是,如果你不往前走的話,她會永遠無法放下你的,你知道嗎?」

  「那可不可以,至少讓我最後一次擁抱她?就算是在夢裡也好?」時間的壓迫感逼得他開始懇求,他真的沒辦法就這樣離開,他做不到。喬伊那如向日葵般燦爛的笑臉不斷在他腦海中浮現,他彷彿還感覺得到她在懷裡的溫度,他怎麼能就這樣離開?他不想要就這樣被遺忘啊!

  「不可以。」雪倫厲聲拒絕道,「你那麼做只是讓她更痛苦而已,還不懂嗎?都已經死了,你怎麼還這麼自私?」

  淚水無聲地滑落,他明白自己提出的要求有多自私──可是,不是都說死後就沒有感覺了嗎?為甚麼他還是得承受這樣無止盡的痛苦?

  「會停止的,」她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稍微放緩聲音說道,「只要你夠勇敢,繼續向前走,那些痛苦會走的。為了她,拿出你的勇氣來吧,布萊恩。」

  他閉著眼仰起頭,感覺到風颳在臉上,卻沒有半點寒冷的感覺。

  勇氣,他需要勇氣。

  他可以做到的,他有足夠的勇氣,至少他是這麼想的。

  等時間一到,他就會離開的。等時間一到……

  滴、答、滴、答……

  他彷彿聽到雪倫的懷錶在倒數著他最後的時間。

  沒有關係的,他夠勇敢,他做得到,他不會讓喬伊對他失望。

  知道她現在過得很好,很幸福,有人照顧,這樣就夠了吧?

  一定要趕快忘記他,不要再為了他流淚。

  知道嗎?

  「我還剩多少時間?」他問道。

  雪倫伸出一隻手放在他肩上,聲音頭一次顯得柔和:「別擔心,還沒到。」

  時間還沒到,還沒。在這最後的時刻,雪花仍綿綿不絕地落下,在他們周遭糊成一片銀白,那是祝福的顏色,是他給她最後的溫柔。

  滴、答、滴、答……

  還沒到,他的指尖緊緊扣在窗台上,不再試圖抹去玻璃上的霧氣,而是閉上眼,用他整個靈魂感受著玻璃另一頭的她。

  明天早上,人們會驚奇地發現,一朵燦爛的向日葵在雪地裡,充滿生命力地綻放。

  她會知道那是他給她的祝福。

  滴、答、滴、答……

  玻璃上傳來的溫度正一點一滴地從指間流失了。

 

  「別擔心,時間還沒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