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以為這麼久沒發文,應該不太會有人來看QQ
結果昨天晚上一發,早上來看居然就有三個人留言(大家都是夜貓子啊
整個感動到落淚QQ
話不多說,
以下是內含本麵認為非常白癡劇情的
第十八章ˊˇˋ
 
~~~~~~~
 
  離開樹林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面高高聳立著的壯觀岩壁。在這一整片死灰色的岩壁底部,半隱藏在山谷凹縫中,一片被圍牆和高塔包圍住的工地,就是採石場的所在處。
  因為已經收工了,所以聽不見工人們用鐵鍬鑿擊石壁的敲打聲。然而這裡空氣中的粉塵之多,彷彿他們眼前籠罩著一片永不散去的白霧。奇拉維打從心底討厭這些石屑,它們削弱他的魔法,而且讓人呼吸困難,味道十分刺鼻。因此他習慣性地拿出黑布綁在臉上,同時遞給伊薇一塊一模一樣的布條。
  她瞄了他一眼,搖搖頭,「不用了。」
  他抬起一邊眉毛,「為什麼?那些粉塵會減弱妳的魔法。」
  「可是我們又不可能在採石場用魔法,那裡不是貴族管轄的地方嗎?」她說,「而且那樣把臉矇起來會不會太明顯了點?好像在宣示我就是可疑人物,快注意我。的樣子。」
  他忍不住露出了微笑,那種只有伊薇有辦法逗他露出的笑容。
  「你笑什麼?」她試著用冷淡的眼神瞪著他,然而那雙真誠的冰藍色眼眸從來就不擅長隱藏真實的情感。
  「沒什麼。」他搖頭,眼裡仍然閃爍著笑意。
  她再瞪了他一眼,然後別過頭去,不再看他。
  奇拉維的心情十分矛盾,伊薇剛剛在樹林裡說的那些話仍停留在他腦海裡。她的坦白讓他發現自己有多害怕,他擔心著自己會再次害所愛的人陷入危險,卻忘了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他以為自己保護伊薇的作法是對的,沒想到反而不經意地傷害了她。
  儘管如此,他仍然確定,留在組織裡對她而言不是好事。他自己深陷在這樣來自手下和自己的壓力裡就算了,伊薇絕對不能被捲進來。
  而矛盾的點就在於,即便他知道她不能留下來,他還是沒有辦法輕易地就這麼讓她從身邊離開。這種矛盾的情緒簡直要讓他抓狂了。情緒,向來被他操之在掌的工具,此刻卻脫離了掌控,像是脫韁的野馬一樣在他心底掀起可怕的混亂。
  所有他能夠做的,只有藏起這些情緒。一如既往。
  「等等,」他們來到離採石場不遠處的時候,奇拉維拉住了伊薇的手,阻止她繼續往前。「走這邊。」
  她懷疑地看著他指的方向,「你確定嗎?採石場明明在那一邊啊。」
  「但是我們不能就這麼大喇喇地闖進去,不是嗎?妳剛剛不是還嫌我像可疑人物?」
  她撇了撇嘴角,「好吧。」
  奇拉維繼續拉著她踏上比較少人跡的那條路,走這條路,採石場會位於他們的右手邊,被一小片稀疏的楊木林擋住。這樣一來,採石場圍牆上的那些守衛便看不到他們。
  「奇拉維?」踏上這條小徑後不久,伊薇開口。
  「怎麼?」
  「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他先是疑惑地皺起眉,接著才想起自己還拉著她的手腕。
  可是他不想放開。
  「你沒聽到嗎?我說請你放開我。」她動了動被拉住的那隻手提醒道。
  奇拉維轉頭看著她,深藍色的眸子閃過一抹無法察覺的調皮,他用沒有抓著她的手握成拳狀,在肩膀正前方前輕敲了兩下。
  伊薇看他的眼神彷彿他瘋了似的,「你在幹嘛?」
  一抹幾乎看不見的笑意攀上他的嘴角,「這是一種採石場工人溝通的方式。」
  「甚麼?」
  「採石場白天上工時,不是會發出很吵的敲打聲嗎?所以裡面的工人工作時都得戴著耳塞保護聽力。可是當他們需要在這樣的情況下溝通時,就需要一些除了扯著嗓門大吼以外的方式。」
  伊薇恍然大悟地點點頭,露出感興趣的神情,「好特別喔,可是你怎麼會知道?」
  「哈布告訴我的,」他回答,「他不只是組織的壇石來源,也是我和海克特的養父,從小就是他和瑪第雅把我們當作親生小孩在照顧。當初海克特打算開店時,他們也幫了不少忙。」
  「原來是這樣。」伊薇歪頭思考著,「那這個到底是甚麼意思?」她一面問一面學奇拉維方才的動作,在肩膀前用拳頭敲兩下。
  這下他真的按捺不住臉上的笑意了,「『做不到』。」
  伊薇愣了一下,接著皺眉,似乎正在絞盡腦汁回想他們原本的話題是甚麼。奇拉維笑看著她苦思的模樣,還有當她恍然大悟時憤怒的表情。
  「你──」她舉起手要打他,卻被他閃過了。於是她只好乾瞪著他,讓怒火在眼底宣示著不滿。
  「我警告你,放開我的手。」
  他偏著頭,收起笑意,一臉無辜地搖搖頭,「我不是說了嗎?做不到。」
  她惱火地試著要抽回手,卻沒有成功,「你煩不煩啊?」
  「妳剛剛不是還說喜歡我嗎?那我牽妳的手有甚麼不好?」他用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說道。
  伊薇的臉立刻泛起紅暈,「我…………我真的沒有見過像你這麼王八的人欸!」
  他沒有回答,只是更堅定地拉著她的手。
  她吸了口氣,似乎打算再說些甚麼,然而卻被奇拉維警告的眼神打斷。
  空氣中那股龐大的魔法能靜電像一面牆一樣地撞上他,這麼龐大的能量,絕不會是出自平民魔法師之手,甚至連獵魔者的魔法都不見得有這麼強。他警戒地拉著伊薇,迅速躲到一旁的林子裡,藏在不會被小徑上的人看見的地方。
  他們才在一棵勉強遮得住兩人的楊木後頭藏好,那人便出現在小徑上。
  他的臉看起來不過四十多歲,頭髮卻已經泛著幾絲灰,往後梳得整齊俐落,嘴上的鬍子也被修剪得一絲不苟,像是用尺量過般分毫不差。他穿著剪裁簡潔的黑色套裝,衣服上連一絲最微小的皺褶都沒有,全身上下唯一算得上配飾的東西是手裡的那把黑檀木權杖,上頭鑲著閃爍的白色壇晶石,而在權杖的最頂端,刻著一個奇拉維再熟悉不過的圖騰──一個由葡萄藤和毒蛇纏繞而成的複雜三角形。
  波克多的家徽。
  「發生甚麼事了?」伊薇背靠著樹幹,看見他的表情,用氣音問道。
  奇拉維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指輕輕按住她的唇示意她安靜。他眼神如冰一般地盯著那人,武器不知不覺間已經在手中就位,殺意像毒藥般在他的血液裡流竄。
  是伊薇輕輕拉他袖口的動作喚回了他的理智。
  "你會被看到的。"她用唇形說道。
  這下他才發現自己幾乎半個人都暴露在那名貴族的視線範圍內,猖狂的怒火和恨意使他忘了要隱藏行蹤這回事。
  下一秒,貴族轉過頭來,一雙如禿鷹般陰險的淺藍色瞳孔直直望向奇拉維的方向。與此同時,魔法能的靜電再度襲來。
  他一度以為是那個貴族用魔法發動攻擊,甚至已經做好了要決一死戰的準備。
  直到伊薇把手放在他肩上阻止他輕舉妄動,他才意識到那貴族並沒有看到他,空氣中隱隱躁動的靜電也不是出自於他的攻擊,而是來自於伊薇的保護咒。
  奇拉維訝異地瞪大眼看著她,他記得他們還沒有練習過隱形保護咒,她怎麼有辦法這麼自然地藏住他們的行蹤?
  當他再度抬起頭時,那貴族已經離開了,小徑恢復原本空無一人的狀態。於是他離開樹幹後方,拉起伊薇的手,和她一起回到小徑上。
  「剛剛發生了甚麼事?」她神色不安地問道。
  他搖搖頭,努力收拾自己紊亂的情緒,「那是……波克多公爵。」
  「誰?」
  他望著她的眼神殘存著憤怒,「波克多家族的掌門人,握有壇城最高權力的人。」頓了一會後,他又用細微的聲音補充道:「他也是當時下令殺海克特的人。」
  伊薇啞口無言地呆愣著,「他……
  「這些不是重點,」奇拉維像是突然驚醒般地說道,「我在想甚麼?波克多公爵居然親自出現在採石場,一定發生了甚麼事。」
  他緊抓著伊薇的手,眼神洩漏出罕見的恐懼,兩人對望一眼,心照不宣地同時全速奔往不遠處聳立著的慘灰色高塔。
 
 
  §
 
 
  採石場工人們結束了勞累的一天,紛紛擦乾汗水,咬牙忍著痠痛的肌肉,踏上回家的方向。
  他們大多數都懷抱沉重的心情,因為最近工地的氣氛變得越來越緊繃,工頭們的鞭子也越來越不留情,尤其是對那些以罪犯身分被送進來服役的人們。今天更是破了首例送來一位女孩子,一個看起來纖細脆弱的女孩,卻被那些沒有人性的工頭們拿鞭子抽打,逼她搬那些至少比她重上三倍的東西。
  有工人試著出手幫忙,卻被無情地架走。之後,就再也沒人敢再吭一聲了。
  莫瑞和其他工人們道別,走上人比較少的一條小徑。他是二號採石場內飽受折磨和驚嚇的工人之一,此刻,他的心情比其他任何人都還要沉重。因為,今天那位出手幫忙小女孩卻被工頭架走的工人,是和他交情最好的兄弟。
  「諸神哪,」莫瑞喃喃說道,無奈地抬頭望著灰濛濛的天,空氣中的石屑和粉塵使得周遭的世界看起來更黯淡了,「諸神,祢們還在眷顧著這個世界嗎?為甚麼祢們要讓哈布那樣好心腸的傢伙受到這種懲罰?」
  說完話的下一秒,一雙手猛的攫住他髒兮兮的背心,一個穿著斗篷,用布矇住半張臉的年輕男子瞪大了眼激動地盯著他,「你剛剛說甚麼?你認識哈布嗎?」
  莫瑞被嚇了一跳,他很確定方才這條小徑上明明只有他一個人。他遲疑地上下打量著這位陌生人,「你是誰?」
  陌生人依舊激動地質問著他,無視於他提出的問題,「你快說,哈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雖然錯愕,他還是堅定地搖搖頭,「除非知道你的身分,否則我不會告訴你任何事的。」
  那陌生人迫切的模樣,像是不惜訴諸武力逼他說出哈布的下落似的。然而一個剛剛莫瑞沒有注意到的女孩阻止了他。
  「你冷靜點,」女孩說道,雖然沒有那個抓住莫瑞的男子激動,但從聲音裡仍能聽出她的焦慮。
  接著她轉向他,「對不起,我們真的是哈布的朋友。可以請你告訴我們他到底在哪裡嗎?我們去工地裡找過了,但都沒有看到他。」
  莫瑞立刻皺起眉頭,這些陌生人在說謊,他很確定。除了工人外,沒有人可以隨意進出採石場的。更何況,他從來就不知道哈布認識這些奇怪的人。
  他張口想要拒絕透露訊息,但一開始抓住他衣領的那男子緊緊瞪著他的眼神,讓他明白,如果不告訴他們些甚麼,這兩人是不會罷休的。
  「好吧,」他嘆口氣,一面在心裡詛咒著這不順利的一天,「哈布今天為了幫助一個新來的勞役受刑者,被懲罰了。他們把他拖走後就沒有再回來過。」
  「懲罰?甚麼意思?他怎麼了?」女孩問道,一雙淺藍色的眼裡充滿焦慮。
  「我不知道,好嗎?」莫瑞兩手一攤,「公爵親自下令要他們架走他的,我想是凶多吉少──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知道哈布是個好人,發生這種事我比誰都難受。」
  兩位陌生人在他面前擔憂地對看了一眼,男孩看起來十分沮喪,女孩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然後再度向莫瑞開口:「謝謝你告訴我們。」
  接著兩人便轉身離開。
  莫瑞一臉困惑地站在原地,望著他們的背影,總有些事令他覺得怪怪的。
  然後他會意過來了──那雙眼睛,剛才那女孩看著他的那雙眼睛,總覺得曾經在哪裡見過
  一陣寒意攀上了他的背脊。
 

  §

  火焰燃燒著,像是擁有自己的生命一般,跳躍,閃爍,舞動,散發出光和熱。
  伊薇眼神漠然地盯著那團火瞧,那團受到她的控制、懸在半空中的火球。她已經學會在潛意識中用情緒控制魔法能,因此儘管火球穩定地燃燒著,她的情緒卻沒有特別顯著的起伏,不過是講話時口氣會稍微暴躁點罷了。
  她嘆了口氣,讓火球落在剛剛堆起的乾柴上,收起情緒,放手讓火焰自己舔舐著木材。她把擊棍放回腰間的刀鞘旁時,摸到了口袋裡那顆圓形的石頭。
  拿出來一看,是她在孤兒院時用來燒死那群人的那顆壇石。她已經很久沒有把它拿出來細看了,剛到酒吧的那段日子,每當她覺得不安,或是想念老友的時候,就會拿它出來看一看,往日在街頭上和凱特共患難的時光就會浮現在眼前,安撫她的情緒。
  然而此刻,那壇石深沉的藍色光澤,卻只讓她想到了一雙眼睛——一雙總是冷漠中帶著悲傷的眼睛,一雙偶爾會在她面前露出頑皮笑意的眼睛。還有那雙眼睛對她的心造成的影響。
  已經很晚了,然而大夥們──奇拉維、萊恩、佩絲,還有焰──仍然一起沉默地盯著那團火。他們聚集在平時伊薇練習魔法的庭院裡。可是今晚,訓練已經不再是他們最迫切需要面對的問題。
  「瑪第雅呢?」萊恩打破了沉默,伊薇幾乎可以看到周遭的沉寂因為他的聲音而破裂,碎成一地。「還有他們的孩子,都安頓好了嗎?」
  奇拉維點點頭,臉上淡漠的表情在火光映照下更顯得冷酷,「我拜託莎凡娜先收留他們了。」
  佩絲聽了立刻抬起頭來,「莎凡娜?你確定她的精神狀況可以照顧好他們嗎?」
  「瑪第雅能夠照顧好孩子們,他們只是需要安身的地方。」奇拉維回答,「而且他們去陪莎凡娜也好,她孤單一個人太久了。」
  說完,大夥再次陷入沉默,火焰燃燒的劈啪聲被沉默放大得清晰可聞。
  伊薇再往火的方向挪一挪,想驅走包圍著她的寒意。秋天已經在不知不覺間籠罩了整個壇城。冬天也很快就要來了。
  「所以說,」這次換焰受不了沉默,開口問道,「哈布他……死了嗎?」
  萊恩立刻反駁:「我們還不能就這麼確定──
  「對,」奇拉維冰冷的聲音硬生生打斷萊恩的話,「他死了。認清楚現實吧,萊恩,公爵親自下令把他帶走,他存活的機率有多大?」
  萊恩沮喪地垂下肩膀,沒有像往常那樣堅持他的樂觀主義。不,這種時刻,懷抱不切實際的希望對他們反而是一種傷害。
  「他死了。」奇拉維再說一次,然而聲音極輕,像是自言自語,「就像海克特一樣。」
  大夥聽了,只能啞口無言地別開頭。伊薇從眼角餘光瞄到萊恩和佩絲默默牽起彼此的手。
  這個動作對這群人而言似乎象徵一種方式、一種確定自己身邊的人依舊安然無恙的方式。她想起了下午奇拉維牽著她走在小徑上的時候,他是不是也只能透過這種方式告訴她,他仍在她的身邊?
  儘管他們不久後就得要分開?
  「首領,」焰再度開口,他是所有人裡頭看起來最鎮靜的,伊薇猜測是因為他和哈布的交情並不深,「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也許想要對波克多發動攻擊。但是,記得嗎?再過幾天就是競技大會了。」
  佩絲疲憊地點頭附和,「焰說得對。我們得先應付眼前這一關,再來處理哈布的事。」
  奇拉維嘆了口氣,掃了在場的所有人一眼。「我知道。」他的視線停留在伊薇身上,「關於伊薇的去處,也還是一個問題。」
  焰瞪大他那雙紅銅色的眼睛,「伊薇不會留在我們的組織裡嗎?」
  佩絲也挑眉驚訝地看著他,只有萊恩一臉早已預料到的表情。
  奇拉維微微點頭,視線依舊沒有離開伊薇,「我們都知道組織裡的成員們過著怎樣危險的生活——在哈布之前,我們已經死過多少人了?你們都心知肚明。可是伊薇是無辜被捲入的,她不曾自願要加入,也不像我們大多數人曾發過毒誓要毀滅波克多。不能因為她是貴族血,就強行要她加入我們。」
  一陣沉默。
  「更何況,公會也一定會想方設法阻止她正式成為我們的一員。」他補充道。
  焰緩緩吁了口氣,似乎在消化奇拉維的這個決定,「那麼……這件事還是先不要告訴組織裡其他的人比較好,是吧?」
  「當然。還有哈布的事情也要先瞞著他們。」
  佩絲眼神銳利地看著奇拉維,「我明白你想保護伊薇遠離危險,但是你有問過她自己的想法了嗎?」
  所有人幾乎同時轉頭看向伊薇的方向,她不自在地撥了撥頭髮,瞄了奇拉維一眼,再轉過頭回去盯著她的火焰。
  「我怎麼想重要嗎?」她淡淡地問道。
  奇拉維抱歉地看著她,「妳的想法很重要,但是妳的安全更重要。」
  她冷冷地哼了一聲。
  看到他倆的互動,萊恩和佩絲心照不宣地露出一種這傢伙又來了的無奈表情。
  「總之,」奇拉維用就事論事的口氣說道,「妳在這最後幾天要繼續練習魔法和格鬥,然後在競技大會上,我們會幫妳選出一個好的首領。基本上,只要是腦筋還正常的首領都會願意收留妳──
  「所以,」伊薇把玩著她從地上撿起的枯葉,打斷奇拉維的話,「你的腦筋不正常。」
  一旁的焰發出介於笑聲和咳嗽之間的尷尬聲音,萊恩和佩絲則是完全沒有要掩飾笑意的意思。
  「對,我腦筋不正常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奇拉維冷冷地回道。
  「很好,」她撕碎了手中那篇乾枯的葉子,鬆手讓那些碎屑落到火裡,抬起頭看著他,「我告訴你,你可以拒絕收留我,但是你沒有權力幫我決定我該去哪裡,既然你和你的組織不歡迎我,我之後的去處也就不需要你的干涉。」
  「伊薇──
  「好了,」她沒有給他反駁的機會,直接轉身走向空地邊緣,「我知道今天對你們而言都不是個好過的日子,很抱歉在這裡煞風景,但是我還得練習魔法能,先走了。晚安,各位。」
  奇拉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黑暗的樹影中。
  「我得說,阿奇,你還真是個大白痴。」佩絲一針見血的評論在他背後響起,「你明明喜歡她,她也喜歡你,真不懂你到底在想甚麼?怎麼還是像以前一樣不長腦袋啊?」
  他沉默不語。
  「不對,我看你以前還比現在聰明些。」她繼續說道,尖刻的語氣中卻包含著擔憂,「你這樣是在傷害伊薇,不是在保護她,知道嗎?諸神,你想想要是哈布還在的話會怎麼跟你說?你覺得他會贊成你把伊薇趕走嗎──
  「佩絲!」萊恩出聲阻止道,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奇拉維全身一僵,瞪著火堆的那雙眼像是颳過一場冬日冷冽的風暴。
  「我永遠不會知道哈布到底贊不贊成,」他緩緩地說道,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因為他已經死了。」
  接著他就像伊薇一樣,頭也不回地離開。
  而空地中央的那堆火,毫無預警地在眨眼間熄滅,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一片黑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n.麵 的頭像
k.n.麵

麵之國度

k.n.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Lorna
  • 我一定要搶搶看麵麵的頭香xd
    是說上一篇的心得還沒留⋯(被打#
  • 哈哈沒關係呢 知道Lorna願意來看就很開心了
    是說每次看到有人秒搶頭香就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3

    k.n.麵 於 2015/08/02 09:38 回覆

  • 悄悄話
  • Fei (緋)
  • 很嚴肅但也很甜滋滋的感覺♥
    看著伊薇和奇拉維的互動好可愛啊 感覺很像一個愛生氣的可愛女孩和一個類似冰木頭但偶爾會笑的男孩...之組合XDD
    伊薇我挺妳!我相信妳可以用妳的熱情去融化南極冰層的!

    (然後故事越來越甜了,我快融化了,有沒有聽到融化的聲音?)
  • 前面甜甜的後面很嚴肅●w●
    前面那個肩膀前面敲兩下其實是手語哦哈哈
    差別只在於真正的手語是在肩膀前往"旁邊"敲兩下(用文字好難表達)
    意思是"不能"(跟做不到其實也差不多意思嘛哈哈
    奇拉維以前的個性畢竟是playboy嘛 所以還是殘存一點本性在XD
    我有時候想如果寫個海克特沒有死的壇城版本 應該會變成言情小說吧(O.O!!


    (呵呵但正文的甜大概也僅此而已了 後面我的愛情細胞又拋棄我了((掩面#

    k.n.麵 於 2015/08/02 09:45 回覆

  • 馬卡龍*Frences
  • 我剛剛是不是看到妳說 正文的甜大概也僅此而已了 後面我的愛情細胞又拋棄我了
    不要啊~~~~愛情細胞 出動攻擊麵麵!!! (好可怕

    那個採石場手勢真的很...還害我跟著做欸!!!! (羞羞臉
    我真的握拳跟著敲敲
    感覺跟白癡一樣哈哈哈哈(不要不要看我!!!!((遮臉

    "你明明喜歡她 她也喜歡你" A___A
    怎麼辦我陷在這一句出不去了(夠了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奇拉維你是跟我好久不見了是不是
    你在給我冷漠下去我會暴走ˋˊ (伊薇不要拉住我
    到時候你會步上哈布的後塵(好可怕
    話說喀喀帕司呢 (突然想到這名字XDDDD
  • Fortunia
  • 唔唔唔唔伊薇和奇拉維真的要分開了嗎QAQ好不捨啊
    作者大人妳身為他們的媽媽(?)忍心拆散自己的兒女嗎!!!(激動啥XD
    我覺得他們坐在火堆旁邊團聚討論未來好有玩命關頭的感覺耶www不覺得嗎
    就是...明明沒有任何血脈關係卻是 一家人的感覺啊
    麵麵妳有追玩命嗎
    阿奇就是唐老大 伊薇就是莉蒂 萊恩就是布萊恩(咦 名字一模一樣XD) 然後佩絲可能是蜜雅吧我也不知道XD

    天那我超期待兩人以後的發展www(我發現大家好像都是在期待愛情故事XD)(我也是很期待劇情主軸發展的wwww)(XD)
    恩...我真的覺得好像在看魔幻版玩命關頭
    大概在幾分鐘後的劇情就會開始打打殺殺爆破飆車這些超熱血畫面了吧XD (不要亂套劇情

    然後老話一句 期待下一章www
  • Lorna
  • 我終於來補留言了xddd
    超開心麵麵復出的:)期待壇城好久了♥
    這章奇拉維太可愛了A______A不放手哈哈哈(突然想到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伊薇現在應該很想放火燒我lol
    奇拉維: 反正你喜歡我就讓我握一下又不會怎樣(無賴口氣(不是###
    真難為伊薇上一章先告白了xd 拉拉(?)你就快體諒一下伊薇Lorna拜託你了ww
    是說我上次問裘裘奇拉維有幾個綽號裘裘叫我直接來問麵麵你xdd求解A______A
    然後後面哈布出事實在是Q Q一個好人就這樣ˊˋ(還是其實只是大家想多了他還沒確定死亡#
    奇拉維最後那句因為他已經死了也太狠qwq一定要再對讀者捅一刀嗎(?
    還有前面那貴族一直讓我想到前面那個猥瑣的公會老頭lol
    總之坐等下一章啦♥(霸住位置(x
  • Julie
  • 佔位~♡(#
    今天一整天看完心情舒暢是吧(?)麵的文筆真的好棒* *((怎麼有人從第一章就這麼熟練呢?
    用情緒控制能力真的好酷>///<問麵奇拉維知道伊薇是貴族的時候...她是用什麼系的能力(* *
    特別關心這點XDD((身為貴族蠻有一番風采的##
    我知道下一篇一定是強吻(y)←別亂猜A______A多描寫一點男方的嘴唇(欸不是
    啊哈哈極度花痴狀A///A(敲碗!!!!
    雖然我倆不熟但支持妳:))
    最後補一個問題好了...那個...之前把伊薇揍的很慘(?)還吻她←不要跟我說那是初吻(#
    那個首領(忘記名字了抱歉XD)他是美男嗎??(不重要的話題##